財經

〈股后變身記1〉缺貨加併購題材 千元國巨軋空續漲
【壹特報】

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直言,被動元件將缺貨到2019年無解,激勵股價再創歷史新高。
國巨董事長陳泰銘直言,被動元件將缺貨到2019年無解,激勵股價再創歷史新高。

被動元件龍頭廠國巨(2327)過去由於股本過大稀釋每股獲利,股價一度僅3元,成為名符其實的雞蛋水餃股,然在沈寂十多年後,期間歷經4次減資,且去年下半年開始,因供需吃緊缺貨順利漲價,配合併購題材發酵,股價一飛沖天成為台股股后。

而本週二(6/5)股東會上,董事長陳泰銘表示,產業供需問題直到2019年還是無解,後續還會有併購,更讓國巨今日股價衝破1200元大關,以1230元作收,再創歷史新高。

市場人士指出,今年元月國巨股價已漲到350元附近,儘管2月初一度拉回到312元,但之後便上演軋空戲碼,股價一路攻堅,即使股東會強制回補日後也未見拉回,直到突破千元大關後,才見到融券餘額開始減少,但目前還有近2000張融券仍未回補,且國巨下週一(6/11)將舉辦法說會,在除權除息強制回補前,多方仍可發動攻勢,續漲有望。

提醒投資人,國巨近期融資快速攀升,且軋空行情將隨融券強制回補後告終,市場激情過後,股價終究還是會回歸基本面,不要盲目追高。

國巨董事長陳泰銘指出,由於供需持續吃緊,不排除以價制量。換言之,後續可能續續漲價。(攝影:林玉偉)
國巨董事長陳泰銘指出,由於供需持續吃緊,不排除以價制量。換言之,後續可能續續漲價。(攝影:林玉偉)

被動元件原本已是成熟發展的產業,但因村田製作所(Murata)、太陽誘電(Taiyo Yuden)等日本廠商,近年開始聚焦車用、工業及高階智慧型手機市場,逐步停產標準化產品,釋出市場規模約達20%,客戶開始轉單到國巨、華新科以及中國風華高科等被動元件廠。

面對訂單大增,國巨順勢調漲產品價格,以MLCC為例,去年就連續調漲了4次,漲幅達8~30%不等,推升國巨獲利表現,去年第3季單季每股盈餘(EPS)達5.07元,刷新歷史記錄,股價應聲漲到300元大關。另,國巨每股盈餘表現能如此亮麗,也跟過去連續4次減資,股本瘦身逾8成有絕對關係。

國巨曾是股價3元多的雞蛋水餃股,沈寂十多年後,去年開始走高,如今已突破千元大關。
國巨曾是股價3元多的雞蛋水餃股,沈寂十多年後,去年開始走高,如今已突破千元大關。

陳泰銘表示,儘管同業分別宣布將擴產10~15%不等,但是光是上游生產製程設備交期就要14~18個月;也就是說,現在擴產的產能最快也要到2020年才能開出來,MLCC的供需缺口到2019年無解。目前國巨訂單出貨比(BB值),其中MLCC仍是大於2,晶片電阻更是大於3;而當需求大於供給時,國巨的做法將會是以價制量,再不然就是配貨供應。

此外,國巨也在2016年重啟併購、擴張版圖,首先是5月旗下鋁質電解電容廠智寶(2375)入股凱美(5317);接著20171月旗下電感廠奇力新(2456)宣布整併旺詮、飛磁與向華科技的四合一案。今年以來,國巨集團更已宣布4件併購案,每次都順利推升股價上攻。

儘管被動元件廠宣布擴產10~15%不等,但新產能要等到2020年才能開出。
儘管被動元件廠宣布擴產10~15%不等,但新產能要等到2020年才能開出。

所謂的「軋空」是指公司股價上漲,而原本放空的投資人又被迫回補、造成虧損的情況。至於投資人為何會放空?可能是因為認為股價已漲太多,預期未來即將下跌,所以才先「融券賣出」股票,想等到股價下跌後,再「融券買回」股票,賺取價差。

依規定公司股東會、除權除息前,融券都必須強制回補,因此每家公司每年至少會有2次強制回補日。而每次融券強制回補,都有可能出現軋空的情況。要是被軋空的投資人很多,由於被迫融券買回股票的過程中,會造成強大的買氣,將再推升股價向上,也就形成所謂的軋空行情。

另外,許多績優股或是籌碼集中股在除權息前,股價往往會被多方拉抬,逼使先前放空的投資人要用比較高的價格買回,這也是最常見的軋空行情。

為何軋空行情常發生在績優股與籌碼集中股上?因為績優股上漲時較易獲得市場認同,吸引大量買盤,已放空者會在憂心虧損擴大下,使得融券大量回補,進而推升股價;而籌碼集中的股票下跌不易,因此除權息前較容易拉抬,產生軋空行情。

至於判斷是否出現軋空行情的關鍵指標則是融券餘額。一般來說,融券餘額是表示每日收盤後尚未回補的融券數量,也就是未來強制回補前的潛在買氣,而融券餘額越高,軋空的可能性越高。但是單看融券張數並不精準,建議綜合日平均成交量、券資比[(融券餘額/融資餘額)x100%]以及大戶持有比率等一起判斷會更準確。(撰文:魏鑫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