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紅包場歌手當年不認子 如今兒子竟成她舞群

還記得曾在台北西門町紅極一時的紅包場文化嗎?雖然紅包場歌廳隨著老兵逐漸凋零而沒落,但不少歌手仍靠此維生。

在紅包場歌廳翻滾超過三十年的資深歌手今子嫣更是為了討生活,也為了維持人氣,直到近幾年才敢坦承離過婚、有兒子的事實。特別的是,叫了她二十多年「AUNT」的兒子陳力豪並未因此而不諒解,現今還常帶著朋友到紅包場為她伴舞。

家境貧困的今子嫣,十多歲就踏進演藝圈;曾參演多部電視連續劇,1980年代轉入紅包場發展,快速累積人氣,擁有不少老兵粉絲和各方支持者,也曾受邀長期赴新加坡商演。

經人介紹,她與從事仲介業的前夫結婚,卻因為怕影響人氣,對歌廳隱瞞結婚事實。但這段婚姻並未維持太久,今子嫣說:「當時他(前夫)造成我們家人極大的恐慌,因為債主都來家裡討債,也不知怎麼的,他腳踝那邊都插一把短刀。」後來,二人協議離婚,兒子由今子嫣撫養,「這讓我得更加努力唱歌來養家。」

她又說:「在那樣的環境和年代,離過婚的女人會被指指點點,加上生怕客人知道我生過小孩,就不願再捧我的場,因此我完全沒對外人提起過我結過婚和有孩子的事。」

她很愧疚地說:「我真的是一個很自私的媽媽,這麼多年來都不准兒子喊我媽,而要他喊我大姊『媽媽』,外出也不讓他牽我的手。」兒子學校的母姊會、懇親會,她一律缺席,「當時的我根本不想去面對,很怕和兒子一起出現,會被客人撞見。」

不過,相較她的自責,兒子陳力豪卻用正面態度看待:「二十多年來,我雖和媽媽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媽媽在外完全不能提起我這號人物,還好我的成長過程中,一直有外公外婆陪著,他們彌補媽媽沒有辦法給我的愛,也告訴我媽媽從十多歲就撐起家計,後來又為了養我和外公外婆而在紅包場討生活,她有不能認我的苦衷。」

媽媽在台上表演,兒子陳力豪在台下用手機為媽媽留下紀錄。(攝影:楊弘熙)
媽媽在台上表演,兒子陳力豪在台下用手機為媽媽留下紀錄。(攝影:楊弘熙)


幾年前,陳力豪堅持不再喊今子嫣「AUNT」,而喊她「媽媽」。今子嫣說:「剛開始我很不習慣,但現在紅包場客群已經轉變,不再只是老兵,也有許多家庭客和太太小姐,因此我都大方對外介紹『這是我兒子』。」

原本在健身中心工作的陳力豪,偶爾也會陪同媽媽表演。他說:「我第一次站上舞台幫媽媽伴舞,就感受到她是多麼用心想做好她的表演工作。外界難免以異樣眼光看待紅包場歌手,但我從不瞭解到支持,越投入越能體會媽媽的無奈和辛苦。」(撰文:謝祝芬)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