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壹號人物》我用千萬賭未來 黃培閎

二十五歲的黃培閎是台灣排球界最亮眼的新星,被稱為「排球界的林書豪」。去年,他遠赴西班牙職業排球隊打球,是台灣有史以來首位拿到職業合約的旅外排球員。

為了這個夢想,黃培閎放棄了國內某企業提供的一千二百萬台幣合約,這或許是他這輩子都賺不到的一筆錢。但在台灣當球員的出路只剩下教職,他願意走向沒人走過的寂寞路途,用千萬賭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最近黃培閎返國參加六月舉行的世界聯賽,這是台灣第一次參賽,因此備受矚目。
▲最近黃培閎返國參加六月舉行的世界聯賽,這是台灣第一次參賽,因此備受矚目。



一年前的某天,黃培閎手裡握著一紙「簽約六年,給付薪資一千兩百萬台幣」的合約,心中反覆想著要對出資老闆說的話。

台灣有六支企業贊助的男子排球隊,每年比賽四個月,稱為「企業聯賽」。其中一家企業老闆開出高薪想簽下黃培閎,並承諾無論球隊倒閉或易主,都保證領得到這一千兩百萬元。這是極為優渥的條件,因為企業聯賽中,球員的最高月薪只有兩萬五千元,乘以四個月球季,算算一個球員的年薪不過十萬元。

那天,黃培閎走進企業總部,鼓足了勇氣向那位老闆說了心裡的話,並堅定拒絕了那份優渥的合約,老闆聽了,心服口服。

▲排球中的舉球員負責戰術,要把球傳給最適當的攻擊手,是球隊的靈魂人物,黃培閎多年來一直擔任舉球員,非常稱職。(中華排球協會提供)
▲排球中的舉球員負責戰術,要把球傳給最適當的攻擊手,是球隊的靈魂人物,黃培閎多年來一直擔任舉球員,非常稱職。(中華排球協會提供)



台灣的排球校隊很多,但始終發展不起來,畢竟我們深受美國職業運動的影響,看重棒球、籃球,相形之下,歐洲人熱愛排球的傳統,卻離台灣好遠好遠。

二十五歲的黃培閎,國小三年級因為好動,誤打誤撞加入排球校隊,一路讀到師大運動競技研究所畢業,他最大的夢想是出國打排球。其實黃培閎拒絕合約的同時,根本還沒找到任何一支國外球隊,天真的他只好土法煉鋼一隊一隊詢問,終於發現西班牙職業球隊有缺額,他積極申請,成為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個拿到職業合約的旅外排球員。只是他沒人脈、沒經紀人,這份旅外合約的價碼很低,但黃培閎不介意,他想先出國闖了再說。

▲黃培閎個性內斂沉著,自我要求高,採訪中難得見他大笑。他總是最早到球隊熱身,也總是最後一個離開球場。
▲黃培閎個性內斂沉著,自我要求高,採訪中難得見他大笑。他總是最早到球隊熱身,也總是最後一個離開球場。



台灣首位 職業排球旅外選手

黃培閎身高一八八公分,理個光頭,走在路上很醒目,但他卻說:「真的要出國看看,才知道自己多矮。」處在西班牙球隊,每個選手都是精心挑選出來的,黃培閎瞬間成了小矮人。確實,以前出國比賽,遇上人高馬大的歐洲選手,心裡就弱了半截,但旅外後才赫然發現,台灣球員有紮實的訓練基礎,根本不輸歐洲選手。

在台灣,人稱黃培閎為「排球界的林書豪」,他是傑出的舉球員,曾多次代表台灣出賽,二O一五年榮獲亞洲男子俱樂部排球錦標賽最有價值球員和最佳舉球員,從十六國選手中脫穎而出,打破歷史紀錄。

瀏覽黃培閎的臉書,有許多在西班牙愜意的生活照,但看不見的那一面是極為辛苦的,他每天至少花六小時練球和體能訓練,為了彌補身高的不足,他總是提前半小時到球場熱身,也一定最後一個離開,令其他歐洲選手刮目相看。

▲黃培閎在西班牙所屬的職業排球隊勝出,登上當地媒體。(翻攝自臉書)
▲黃培閎在西班牙所屬的職業排球隊勝出,登上當地媒體。(翻攝自臉書)



黃培閎坦承,旅外要犧牲的東西太多,包括沒有朋友、沒有家人、用不流利的語言溝通、遇到急難也沒資源處理。有次黃培閎的妹妹繳不出大學學費,又不好意思跟家裡開口,只好求助遠在西班牙的哥哥,但黃培閎無法匯款,只好緊急拜託台灣的好友協助,這是隻身在外的無助感。

太矮太弱 差一點被淘汰

黃培閎是苗栗人,六歲時爸媽離婚,由阿公阿嬤帶大他和妹妹。他的家境清苦,靠阿公阿嬤種點菜拿去市場賣,勉強維持生計。黃培閎的爸爸黃文泉做防水工程,為了養家,天天早出晚歸,但工作不穩定,曾連兒子高中的午餐費兩千元都繳不出來,黃爸爸說:「九月十七是培閎的生日,從小到大,我沒好好為他過一次生日,心裡很虧欠。」

九月十七日出生,是黃培閎命運的關鍵密碼。由於學制的緣故,九月十七日出生的他比一般人早讀一年,因個頭矮小、力氣太弱,從小學到高二都是球隊中表現最差的那一個。

▲黃培閎由阿公阿嬤撫養長大,爸爸長年在外工作,但時常抽空去看兒子打球,是黃培閎的精神後盾。(黃培閎提供)
▲黃培閎由阿公阿嬤撫養長大,爸爸長年在外工作,但時常抽空去看兒子打球,是黃培閎的精神後盾。(黃培閎提供)



不過,黃培閎的國中教練吳建勳看見了他的潛力,「培閎願意付出,每次練完球,大家巴不得衝去喝水、休息,只有培閎默默收拾完場地才去休息。還有,他意志力堅強,有次他球沒打好,我罰他去角落伏地挺身,然後我就忘了,三小時後才發現他還撐在那裡,姿勢都沒變。我猜是因為他體恤阿公阿嬤和爸爸的辛苦,所以總是很自律,不想讓人操心。」儘管校方多次建議淘汰黃培閎,但吳建勳始終把他留在球隊,並堅持由他當舉球員。

舉球員是排球隊裡專門負責戰術的那一位,他要把球傳給最適當的攻擊手,可說是球隊的靈魂人物。吳建勳發現,球隊訓練很苦,年輕的球員難免鬧彆扭,但黃培閎從不發脾氣,也從不說放棄。令我不解的是,一個孩子屢遭挫折,為何還願意堅持下去?原來,黃培閎從小因為爸媽不在身邊,跟阿公阿嬤又有代溝,他常感到孤零零,「幸好我加入了球隊,跟著大家同甘共苦,我不再覺得那麼孤單了。」所以黃培閎最熱愛排球的一點,就是團隊合作。

聽黃培閎談排球,好像在聽羅曼史:「籃球靠一個人就能上籃得分,但排球一定得靠團隊合作,那種說不出的默契是相當美的。還有,排球是打在內心世界的,因為排球不像籃球可以持球,所以必須在零點幾秒內決定球要傳給誰,心裡是不斷在衝突交戰的。」

▲2015年亞洲男子俱樂部排球錦標賽在台北市舉行8強賽事,台灣贏南韓闖進4強,黃培閎(中)也榮獲最有價值球員和最佳舉球員。(蘋果日報)
▲2015年亞洲男子俱樂部排球錦標賽在台北市舉行8強賽事,台灣贏南韓闖進4強,黃培閎(中)也榮獲最有價值球員和最佳舉球員。(蘋果日報)



勇闖一條 不尋常的路

「台灣首位旅外排球員」,聽起來好風光!但教練吳建勳說:「這其實是個相當大的冒險。棒球選手不打大聯盟,回台灣還能打職棒;但排球選手一旦老了、表現差了,國外球隊不要你,回台灣能幹嘛?」

曾有個活生生的對比案例:多年前,日本職業排球隊要以三年一千萬台幣,簽下台灣排球員吳智民,當時高三畢業的他竟放棄旅外的機會,選擇留在台灣讀大學體育系。如今吳智民是高中體育老師,領一份安穩的薪水,平凡過日子。

在台灣,排球員若要生存,只有教職一路。但近年來教職缺額越來越少,要先考到教師證,然後去各學校參加教師招考,若沒有職缺,就只能代課當個流浪教師。

▲旅居西班牙打球,打開了黃培閎的視野,他發現台灣選手雖然身高比不上歐美人,但球技和心理素質絕對不輸他們。(黃培閎提供)
▲旅居西班牙打球,打開了黃培閎的視野,他發現台灣選手雖然身高比不上歐美人,但球技和心理素質絕對不輸他們。(黃培閎提供)



黃培閎不甘心變成流浪教師,所以他冒險走了一條沒人走過的路。問他旅外打球,最大的收穫是什麼?「西方人想到什麼就直接講,比方說,『你這顆球怎麼那麼低?再給我高一點。』他們不怕得罪別人,直接的表達讓我覺得有點兇,但同時也在訓練我一種比較有侵略性的表現方式。生活上的衝擊也蠻大,他們會花時間喝一下午的咖啡,或坐在草地上天馬行空的聊天,他們享受生活的態度深深影響我。」

最近黃培閎返國參加世界聯賽,這是台灣第一次參賽,先到希臘、再到哈薩克。學弟劉鴻傑發現:「培閎去西班牙後,變得很有自信,常鼓勵我們說,台灣排球選手絕對有能力跟歐美選手一較高下。」學弟們深受激勵,因為他們從沒想過,自己也能跟歐美選手相提並論。

回到拒絕合約的那一天,黃培閎究竟跟那個老闆說了什麼?「我說,我可能這輩子都賺不到一千兩百萬,但有些夢想不趁年輕去完成,就沒機會了…那時候我心裡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跟老闆說,我想跟別人不一樣。」黃培閎用千萬賭一個不一樣的未來,回過頭看,他感到很值得。

撰文:賀照縈 攝影:蘇立坤 設計:裴惠娟

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害人害己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