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三個高淑華 菜市場「就世主」的故事

5月初,媒體上竄起一個爆紅素人,高淑華,今年40歲,自稱「就世主」,還宣稱寫了人類史上第2本聖經、會說數百種語言。

她的本業是在菜市場賣化妝品,旗下有150個業務。離過一次婚的她,目前有個交往14年的男友。高淑華開口閉口都是「愛」,她說她要傳愛,就算散盡財產也在所不惜。

本刊採訪了媒體眼中的她、婆媽心中的她、親友口中的她,3種角度,3個高淑華。

二○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一點半,在台北市信義區,數千名穿著黃色背心的人,浩浩蕩蕩向國際會議中心移動,他們的背心上印有大大的「愛」字。記者至少問了二十幾個人來這邊做什麼?大多說:「不知道」、「有人叫我來」、「親戚叫我來」。好不容易有個年輕人願意告訴我:「我三重來的,陣頭叫我來的,說可以領五百。」

走進國際會議中心一○五室,牆壁上貼了一張巨大的「愛」字海報,黃底紅字,無懼的展現配色上的俗氣。台前,一個身材纖細,一頭褐色濃密的長捲髮,穿著金色晚禮服的女人正在測試麥克風。

▲高淑華自稱「就」世主,而非「救」世主,她說「救」字太負面,所以改用成就的「就」字。
▲高淑華自稱「就」世主,而非「救」世主,她說「救」字太負面,所以改用成就的「就」字。



表定記者會早應開始,但場內空蕩蕩,只有《壹週刊》和《蘋果日報》兩家媒體,女人神情有些焦慮,幾分鐘後,主辦單位從場外調度一百多個年輕人把座位填滿。女人宣布「全球國際聖事記者會」開始:

媒體眼中的跳針新秀

「我叫高淑華,我聽到一個聲音告訴我,我是『就世主』,我要傳愛!愛!因為地球已經有危急,我才必須站在這個台上,讓全球媒體知道什麼是愛!那個聲音帶領我寫了二十萬字,裡面都是地球人的機密。」她不顧場內的年輕人偷偷竊笑,繼續說:「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是個大騙局…地球人會基因突變是因為回教徒可以娶四個老婆…」

現場雖有一百多人,但一片死寂,媒體還是只有兩家。高淑華突然摔麥克風,哭著說:「誰支持我?愛在支持我。外面那些人哪裡來的?全都是我花錢動員來的。為什麼人們都不相信愛?」五秒鐘後,她撿起麥克風,收拾好情緒繼續說:「但,還有你們願意聽我講愛,我好感動,我們一起喊『我愛你』…」高淑華帶大家高喊了數次我愛你,她越喊越高亢,這三個字彷彿她的氮氣,能讓消風的氣球又充飽了氣。

▲高淑華自創品牌的化妝品,主要在全省各菜市場擺攤販售,購買者以婆婆媽媽居多。
▲高淑華自創品牌的化妝品,主要在全省各菜市場擺攤販售,購買者以婆婆媽媽居多。



真理大學宗教文化系教授張家麟說:「從精神病理學的角度來看,她有可能是神經病;從神祕主義的角度,她也有可能是通靈者。」

第一次專訪時,她雙眼布滿血絲,說這陣子每天只睡二、三小時。妳有躁鬱症嗎?「我看過精神科也做過體檢,報告都正常。」家人擔心妳嗎?「他們都相信我,支持我。」妳自稱「就世主」,又說末日快來了,那妳要怎麼辦?「我沒怎麼辦,我只是一個傳愛的器皿。」妳年薪多少?「我不想說,但我二、三年前已經把退休金賺到了。」

婆媽心中的成功女王

四十歲、似真似幻的高淑華,究竟從哪來?做什麼?記者聽說她在傳統菜市場賣化妝品,於是前往某菜市場探詢,一個十坪大的店面裡,陳列許多瓶瓶罐罐,牆上貼三張印有高淑華相片的大海報,一個年近五十的女人在顧攤位,「妹妹,妳皮膚好好喔,有幾個男朋友啊?」我馬上被她逗笑了,「妳這麼漂亮怎麼不上點妝氣色更好?妳的唇色有點黑吼?這支可以讓妳的唇色粉嫩嫩。」十句話不到,我已經坐下試用口紅了。

▲高淑華的記者會場外聚集數千人,她坦承,人都是她花錢動員來的。
▲高淑華的記者會場外聚集數千人,她坦承,人都是她花錢動員來的。



十二年前,高淑華和現任男友開始在菜市場租攤位賣自製化妝品,如今她手下已有一百五十個業務。記者又前往高淑華的公司總部,它隱身在新北市中和的小巷弄裡,四十坪的辦公室沒什麼裝潢,擠滿了二十幾個女人,有的打電話、有的在理貨,高淑華的辦公桌也在這群女人間,她每天清早五點起床,調度全台近千個菜市場攤位。

賣自製化妝品談何容易?原來高淑華二十三歲曾開過美容沙龍,對化妝品有概念。問她如何能在菜市場闖出一片天?「勤勞,就是勤勞,早期創業時,我從早市賣到黃昏市場,累了就舖個紙板睡在馬路上。另一個訣竅就是讚美,從客人身上一百個缺點裡找到一個優點,真心的讚美她。」

網路上對高淑華的化妝品有正負評價:「我媽在菜市場買來給我用,我覺得很好用」、「他們的業務很盧,我不太會拒絕,只好買了」…

▲高淑華的公司隱身在新北市中和的巷弄裡,沒什麼裝潢,旗下業務多是身世坎坷的女性,有單親的、失婚的、家暴的。
▲高淑華的公司隱身在新北市中和的巷弄裡,沒什麼裝潢,旗下業務多是身世坎坷的女性,有單親的、失婚的、家暴的。



高淑華手下的業務都是女人,有單親的、失婚的、新住民、翹家女孩、酒店小姐…高淑華跟她們打成一片,也定期幫她們上心靈成長課程,常呼的口號是:我一定會成功,我一定會有錢,我一定會快樂。後來我才知道高淑華的背景跟這群女人很像,而她們仰賴這些信條,一路走到現在。

劉蘭琪是原住民,本來和先生揹債好幾百萬,「九年前我在菜市場看到徵人廣告,我就去了,我很胖,七十幾公斤,但經理(指高淑華)不嫌我醜,還是給我機會。」王錚是新住民,從山東嫁過來後一直被夫家瞧不起,兩人離婚後,王錚在報紙看到廣告前來應徵,「經理不因我是新住民而輕看我,有次我女兒開刀,經理二話不說借我五萬塊。」王錚工作十三年,買了房,女兒也讀高中了。

▲專訪時,高淑華穿了一套黃色禮服來,說要呈現最完美的狀態,並要求在攝影棚內受訪。
▲專訪時,高淑華穿了一套黃色禮服來,說要呈現最完美的狀態,並要求在攝影棚內受訪。



故事到此,我心生疑惑:高淑華事業成功、感情穩定,她的故事足以畫下完美句點了,為何還要開浩大的記者會、發表極具爭議性的言論?

親友口中的好強女人

高淑華出生在新北市深坑鄉的深山,到市區要走兩小時,爸媽務農,家境清苦,家裡六個孩子,她排行第五。高淑華回憶:「印象中,我爸媽每天都在吵架,貧賤夫妻百事哀,這句話是真的。」

高淑華的小妹說:「我是我姐帶大的,三餐都是她料理,她不但幫爸媽種田種菜,假日還要挑很重的涼水去賣給登山客,貼補家用。」

▲高淑華(穿紅衣)跟媽媽的合照,她家境清寒,生長在新北市深坑的深山。(高淑華提供)
▲高淑華(穿紅衣)跟媽媽的合照,她家境清寒,生長在新北市深坑的深山。(高淑華提供)



高淑華的國小同學兼好友吳秀如告訴我:「她從沒得到一般孩子的快樂,比方說,她沒有課外讀物,連《三隻小豬》的故事都不知道;她家第一次全家出遊竟是她二十歲時,只去了木柵動物園;她國中就去迪化街打工,一個小女生站在椅子上叫賣,校內的演講跳舞比賽她一定主動參加。她是個積極想成功的人,為什麼?因為爸媽重男輕女,她想證明自己不比哥哥差。」

高淑華高工畢業去日產公司賣汽車,不到五年就當上頂尖業務,存下一千萬,「那年我才二十三歲,為了想賺更多,就去開美容沙龍、也開過自助餐、飲料店、做股票,這樣亂投資,不但賠光一千萬,還負債八百萬。」

她二十二歲因懷孕而結婚,但婚姻並不幸福,高淑華在自傳《怎麼辦》一書中寫到,先生常常情緒失控,她生產完的隔天,先生只來看了一眼。三年婚姻,她總是報喜不報憂,直到簽離婚協議書時,家人才知情。

內心深處渴慕被愛

好友吳秀如說:「她早婚,就是太想得到愛,但她前夫很長一段時間沒工作,天天在家打電動,以前她上班上到一半,還要趕回家買中餐給老公吃。」儘管人生坎坷,但高淑華的小妹和好友都沒看高淑華哭過。

▲高淑華2歲時打翻了家中的油燈,引起火災,因被燒傷截去右手2根手指。
▲高淑華2歲時打翻了家中的油燈,引起火災,因被燒傷截去右手2根手指。



高淑華受訪時坦承:「從小到大,我得到的愛很少。小時候看爸媽吵,婚後我不懂夫妻相處,也跟先生吵。我兒子的監護權歸男方,我們只在一起生活兩年就分開了,連『我愛你』都沒對兒子說過。」七年前,高淑華接觸心靈成長課程,講師帶著學員高喊「我愛你」。課後,高淑華撥了一通電話給兒子,終於說出「媽媽很愛你」,她感到多年來背負的愧疚有了一絲絲出口。

眼前這個自稱具有神祕能力、會說靈語、能預知宇宙奧祕的女人,很遺憾的,記者無法驗證她是真是假,只能大膽猜測,她口口聲聲迫切的想要傳「愛」,也許反映了她內心對於「被愛」的渴慕吧。

撰文:賀照縈 攝影:李智為 設計:陳郁菁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