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民眾捐款左手給右手 盧秀燕政治獻金流入自家人公司

參選台中市長的國民黨立委盧秀燕,被爆料過去政治獻金的宣傳支出有超過半數流入自家人開設的傳播公司。圖/壹週刊、蘋果日報
參選台中市長的國民黨立委盧秀燕,被爆料過去政治獻金的宣傳支出有超過半數流入自家人開設的傳播公司。圖/壹週刊、蘋果日報

國民黨提名資深立委盧秀燕參選台中市長,挑戰現任市長林佳龍。盧秀燕邀請初選競爭對手、立委江啟臣擔任競選總幹事,江卻遲遲不肯答應,就在黨內團結可能牽制盧秀燕選情的關頭,本刊接獲爆料,盧歷屆選舉的政治獻金用途玄妙,尤其花在選舉宣傳支出時,有超過一半的錢都流向特定兩間傳播公司——羚羊和忽必烈。

特別的是,這兩家公司是盧的家人開的,疑似「左手拿給右手」洗錢,把外人捐的錢放入自家口袋。爆料者也指出,盧踏入政壇20多年來,財產申報資料原本負債3千多萬,至今不僅債務全還,還有高達1千6百萬元資產,顯然生財有道。

國民黨台中市長黨內初選民調在二月初出爐,立委盧秀燕僅以0.6個百分點的些微差距擊敗對手江啟臣,獲得參選提名。只是,盧、江在初選時廝殺激烈,雙方陣營埋下嫌隙,盧要挑戰「屠龍」,黨內裂痕是一大隱憂。

盧秀燕一贏得初選民調,立刻就向江啟臣遞出橄欖枝,邀他出任競選總幹事,試圖拉攏關係,不料江卻讓盧碰了軟釘子,至今已超過一個月,江還是沒有正面回應,僅說要等盧建立競選架構,清楚定義總幹事的功能之後再說。

甚至,江啟臣日前接受聯合報專訪時,意有所指地講,要幫忙就是一定要選贏,「不是幫假的」。隱隱透露國民黨本土派陣營並不信任盧秀燕是在選真的,也讓初選期間台中地方上流傳盧「沒有真的要選」的耳語更耐人尋味。

就在盧秀燕憂心黨內整合的關頭,本刊接獲爆料指出,盧過去幾屆立委選舉,佔政治獻金支出約六成的宣傳費用,逾半數流向自家人開設的傳播公司,且一再故技重施,疑似將政治獻金慣性流入自家人口袋。

根據盧秀燕的政治獻金申報資料,2004年第六屆立委選舉,總支出為1560萬餘元,其中宣傳費用720萬餘元,分別給羚羊傳播公司80萬元、忽必烈傳播公司303萬元;2008年第七屆立委選舉,總支出近3500萬元,其中宣傳費用2200萬餘元,羚羊佔475萬元、忽必烈1000萬元;2013年第八屆立委選舉,總支出3000萬餘元,宣傳費用2000萬餘元,羚羊佔180萬元、忽必烈500萬元、臨安1000萬餘元;2016年第九屆立委選舉,總支出3300萬餘元,宣傳費用2000萬餘元,羚羊佔420萬元、忽必烈660萬元。

簡單來說,盧秀燕幾次選舉的宣傳支出,高度集中在羚羊、忽必烈這二家傳播公司,款項相加已超過宣傳總支出的半數。啟人疑竇的是,這兩家公司竟然和盧秀燕、盧的丈夫廖述嘉關係匪淺。

爆料者指出,忽必烈公司登記地址在台中市博館路九十二號四樓,正好就是盧秀燕服務處,而且忽必烈董事長廖瑞芳、經理人廖瑞華,就是廖述嘉的姊姊,更令人側目的是,羚羊公司董事長盧秀玲,就是盧秀燕的妹妹。

可議的是,臨安有限公司在第八屆立委選舉時,拿了盧秀燕一千多萬元的宣傳費用,約佔總宣傳支出的五成三,一年多後卻突然消失,變更為另外一家鑫德機電有限公司,營業項目主要為建材、室內裝潢工程相關,讓人相當納悶。

四屆立委選舉以來,盧秀燕支付給羚羊、忽必烈、臨安的總金額高達4600萬餘元。本刊細究盧歷屆選舉的政治獻金會計報告書,發現若是支付其他公司的宣傳費用,或刊登媒體廣告,金額多半較小,也常有千元、百元等尾數;支付羚羊和忽必烈的金額,皆為數目較大的整數,往往以十萬、百萬為單位。

早在2016年立委選舉時,盧秀燕的對手、台聯候選人劉國隆,就曾在選前四天開過記者會質疑此事,只是當時選情差距懸殊,並未引發外界關注。當時盧秀燕陣營僅說這是「政治口水」,不願回應,但也沒有直接否認。

對於爆料者的指控,盧秀燕透過助理回應表示,基於選戰之時效性及保密性,相闗業務交由信任之公司執行,在選戰中極為普遍,亦為現行法律所允許。至於臨安公司是單純合作廠商,與盧秀燕無關係。

盧秀燕說,歷次選舉皆如實申報,完全坦蕩蕩,禁得起台中市民25年的檢驗;但林佳龍和他的市府團隊,卻禁不起3年的檢驗。

盧秀燕表示,要提醒大家林佳龍可能輸掉這場選舉,再加上千億海水採礦MOU騙局,選情告急,才無所不用其極。在台中,先是違反行政中立,施壓各區公所,在公務網路平台上攻擊秀燕,不僅基層公務員反彈,更讓民眾不滿,街頭巷尾熱議不休,引發軒然大波。

 

(撰文:鄭宏斌)

忽必烈傳播公司的登記地址就在盧秀燕服務處。圖/讀者提供
忽必烈傳播公司的登記地址就在盧秀燕服務處。圖/讀者提供

忽必烈傳播公司的登記地址就在盧秀燕服務處。圖/讀者提供
忽必烈傳播公司的登記地址就在盧秀燕服務處。圖/讀者提供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