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太陽花二審無罪 言論自由新挑戰

立委黃國昌(左一)指出,太陽花學運案中,有罪的是馬政府。
立委黃國昌(左一)指出,太陽花學運案中,有罪的是馬政府。

三一八太陽花學運案高等法院上午審結,合議庭判處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等被告無罪,由於一、二審皆判黃等人無罪,根據《速審法》規定,除非有特殊上訴事由,否則全案幾可宣告無罪確定,不過也讓人懷疑,如未來有反對派人士佔領總統府,法院是否比照辦理?

 

高院判無罪理由,主要認定黃國昌等人是為了反對服貿協定而占領立法院,屬於言論自由範疇,且當時情勢緊急,黃等人是為了阻擋服貿協定過關才闖進立院,檢方也只針對黃等人違反言論自由部分追訴,因此雖然合議庭不採信黃等人主張的「公民不服從」抗辯理由,仍判決無罪。

 

有法界人士認為,太陽花學運受到不少民眾支持,也促使政黨輪替,高院雖在本案放寬言論自由門檻,判決黃國昌等人無罪,但黃等人佔領立院行動畢竟已對國會和社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至於學運所得是否大於所失,則見仁見智,但有無必要將言論自由尺度無限上綱,可受公評。

 

再者,高院也認同當時立院將在三天後召開院會,無足夠時間或有效方式阻擋服貿協議生效,因此黃等人佔領立院屬於最後必要手段,問題是,如上述無罪理由成立,若未來反對人士例如統促黨也比照辦理,選擇在蔡英文總統敲定政策前夕,發動群眾包圍總統府、還闖入佔領,癱瘓總統府運作,這時法院是否也應判無罪?如不判無罪,法官的尺度又在哪裡?

 

服貿協定是否為黑箱作業,社會自有公評,集會遊行、妨害公務和言論自由間的法律界線,如立法者和執法者無法清楚畫出一條清楚的楚河漢界,就有待審判界形成共識、並透過判決清楚地告訴人民。

 

(撰文:項程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