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週二成功學】火腿王的獨子 他義無反顧扛家業 卻險遭…

啣著金湯匙出身,張裕屏曾經出入有司機,吃飯有廚子。接班後,他捲起袖子親力親為。(資料照片)
啣著金湯匙出身,張裕屏曾經出入有司機,吃飯有廚子。接班後,他捲起袖子親力親為。(資料照片)

清晨,屏東「台畜」肉品加工廠裡,豬隻嘶吼聲陣陣傳來,董事長張裕屏蹙起眉頭,「拍好我們趕快走吧!」

台畜全名─台灣農畜產工業,大家或許陌生,對於台畜火腿,卻是耳熟能詳。近半世紀歷史的台畜,是全台第一家現代化電宰廠,生產第一支自動化西式火腿,如今產品從西式火腿到中式肉鬆、貢丸、東坡肉都有,年營收十三億元。

一九六七年,前屏東縣長張豐緒號召地方仕紳,與日人合資創立台畜,開啟台灣農畜加工的歷史。

張豐緒娶高雄陳家第三代陳田錨的妹妹陳秋蟾為妻,連任兩屆屏東縣長後,小蔣時代,攏絡台籍勢力,張豐緒更由南而北、從地方走入中央,任台北市長與內政部長。

「他從不主動爭取,名聲還不錯。」而父親隨遇而安的處世態度影響張裕屏頗深。張裕屏回憶兒時,父、母親每天都很忙,根本沒時間管他,「我出門有司機,吃飯有廚子。」

一九九〇年代,台灣冷凍豬肉輸日年產值達二十億美元、二十幾萬公噸,不少外銷日本的豬肉加工廠,像是立大、台方翻身成了股票上市公司。

同業大鳴大放的黃金年代,台畜因當時主導權握在擁有五成股權的日方手裡,卻始終固守屏東鄉下,漸顯老態。當時張裕屏剛回國不久,曾在親戚的汽車公司幫忙,「公司只剩六、七十歲的老員工,日本人問我要不要回來幫忙,反正都是工作就來的。」

沒想到上班沒幾個月,考驗隨即而來。台畜加工肉品部經理,因不滿日本人管理,領著員工出走,另創品牌「富統」對打。而原本火腿、培根獨占早餐市場的台畜,在富統削價競爭下,市場被瓜分。

張裕屏看上商機更大的傳統中式肉品加工市場,開發肉鬆、香腸等產品。「早期肉鬆都是傳統市場的豬肉攤兼著賣,台畜是第一家CAS廠生產的肉鬆。」

正當張裕屏慢慢穩住台畜陣腳時,一九九七年台灣爆發口蹄疫,而這場風暴來得又急又猛,「台灣五成以上豬肉外銷日本,突然間全沒了!同業至少倒一半,台畜因為還有火腿、肉鬆等肉品加工內銷,勉強支撐。」

當時日本人因亞洲金融風暴自顧不暇,決定賣掉台畜持股。父親是創辦人,母親掛名董事長,張裕屏義無反顧扛下重擔。對內先求止血,改直營為經銷;對外,集中火力,發展自有品牌。

從品牌生鮮豬肉「台畜黑毛豬」,到中式東坡肉、萬巒豬腳;西式德國豬腳、熱狗等。台畜從火腿壯大成肉品大軍,進軍各大通路、賣場,站穩台灣龍頭。看上外食人口增加,又跨足餐飲通路,攻下晶華、瓦城等客戶。其中,德式香腸還獲得有肉品界米其林之稱的iTQi評鑑二星。

台畜從西式火腿起家,近年開發的德式香腸,還獲得肉品界米其林獎之稱的 iTQi評鑑二星。(資料照片)
台畜從西式火腿起家,近年開發的德式香腸,還獲得肉品界米其林獎之稱的 iTQi評鑑二星。(資料照片)



二岸開放後,大陸瘋MIT,台畜也與白肉雞龍頭大成集團在上海合創肉品加工廠,讓台畜火腿、熱狗成功打進上海7-ELEVEN。近年更引進世界各地的頂級肉品來台販售,像是西班牙伊比利豬、日本鹿兒島黑豬、和牛等,要當台灣的肉品一哥。

張裕屏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挑起台畜重擔後,卻開啟了人生的災難旅程。從員工出走,到口蹄疫業績驟降五成,面對難關,他一步步闖過。別人看台畜是落難公子,但他始終相信,台畜只是龍困淺灘!(撰文:林鳳琪。本文節錄自2011年11月17日出刊之壹週刊《企業人》。)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