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投訴】寄貨摔壞 台灣宅配通理賠拖整年

本刊透過客服及相關人等轉達採訪此案的需求,截稿前,皆未獲台灣宅配通的任何回應。搭配圖為台灣宅配通松山營業所。(湯興漢攝)
本刊透過客服及相關人等轉達採訪此案的需求,截稿前,皆未獲台灣宅配通的任何回應。搭配圖為台灣宅配通松山營業所。(湯興漢攝)

案情:
任職於新竹專修特殊程式及工業主機公司的張小姐,2016年11月委託台灣宅配通(下簡稱宅配通),運送一台完修的設備至台東,送達後客戶表示主機無法開機,她懷疑宅配通在運送過程中出了問題。

張小姐說公司維修的是特殊且昂貴的設備,主機出貨前會將完修且正常運作的相片傳給客戶,修復的零件會貼上專用保固貼紙,仔細包裝,待業主確認後才將六萬多元的維修費用匯給公司,更遑論當初寄送時,他們還請宅配通貼上精密儀器等注意搬運的貼紙,貨物價值也填上10萬元,出貨前的所有檢查、整理非常確實。

當客戶通知有問題時,公司很憂心,若是該主機毀損不僅要退回維修費用,還可能要賠償客戶每日五、六位數的營業損失;為釐清責任,便設法協調宅配通將主機送回新竹公司。

狀況一 運送主機疑遭撞擊
張小姐表示,取回主機時看到外箱角落有撞擊痕跡,箱內CPU脫落、針腳嚴重變形,且主機板CPU座受損、PCI卡鬆脫露出金手指等誇張情況,但客戶已經很不滿,只能搶修主機,配合客戶指定的業者送回。

等回頭要和宅配通協調時,客服起初說因爲台灣路況不佳,所以無法理賠,待張小姐提出相關證據後,改口會將案子上呈;但幾個月過去,只傳了一張LINE截圖說主管指示張小姐他們不應該自己維修,應將毀損主機運回宅配通。但起初分明就拜託宅配通先行核實狀況,是他們不願處理,一下推託宅配單是舊的,又說張小姐很久沒託運了,之後又改口說後續處理程序不對,就是沒有一句道歉。

狀況二 談賠償推託沒誠意
張小姐說,每次詢問宅配通,他們都說案子已上呈,有結果會主動聯絡便沒下文,就算找上總公司,該主管說要親訪,但不只人沒到,連電話解釋也沒,甚至總公司根本查不到他們的案件紀錄,包括來回二趟的宅配單號及發票;客服甚至反問她,確定委託的是宅配通嗎?

因此他們決定向新竹縣政府申訴,協調會上宅配通表示僅能在3萬元內協調,無法賠償6萬多元維修費,在場的消保官建議宅配通應增加賠償超過3萬元,但對方僅願賠數千元。

去年7月宅配通總公司的理賠經理要求張小姐重寄資料,他們準備了42張書面及錄音、錄影光碟等;結果同樣石沉大海,說法包括是資料已轉出、不知何人承辦、南下出差、辦公室沒人等。

宅配通的態度始終是「我沒有說不賠,但要再討論」,但一年多過去,張小姐的公司覺得宅配通就是不想賠,不願負責。最終決定向本刊投訴,提醒其他託運的民眾,盼不要有人再發生類似糾紛。

回應 未有回覆
本刊聯繫當初和投訴人協調的台灣宅配通理賠經理,其表示該案仍在處理中,他無法代表公司受訪,亦不願告知可找誰處理,並以不能透露個資為由,拒絕留下該公司的任一電子信箱及傳真號碼;本刊要求代轉總公司表達採訪的要求,但至截稿前仍沒有答覆。
同時間,記者也透過客服提出採訪需求,同樣沒有回應。

專家 致損壞應賠償
律師康鈺靈表示,根據《民法》第634條的規定,運送人對於運送物之喪失、毀損或遲到,應負責任,此外,關於金錢、有價證券、珠寶或其他貴重物品之寄送,民眾可參考《民法》第639條規定;託運人若於託運時已報明價值,當物件壞損時,運送人仍應以所報價額為限,負擔賠償責任,換言之,本案託運人若已於寄送時報值,其所報價額應為損壞賠償之上限,宅配通應賠償。

康鈺靈另表示,此案雖運送人於託運單上註明賠償上限之條文,但參考《民法》第649條規定,運送人(宅配通)仍須證明託運人(民眾)有明示同意託運單上所註明之賠償上限,否則這個記載可能不生效力,若雙方就該部分有所爭執,最終仍須經過法院審視相關證據再來判定確認。(撰文:古韵婷)

張小姐他們在寄送該台主機時不但寫明是電腦,甚至有報值,該加強貼上的相關貼紙更沒少貼,無奈最終主機仍發生損壞爭議。(投訴人提供)
張小姐他們在寄送該台主機時不但寫明是電腦,甚至有報值,該加強貼上的相關貼紙更沒少貼,無奈最終主機仍發生損壞爭議。(投訴人提供)

張小姐說請宅配通寄送主機卻遭摔壞,他們也備齊相關證物給宅配通了,怎料這齣爭議拖一年多竟沒下文,讓他們很傻眼!(投訴人提供)
張小姐說請宅配通寄送主機卻遭摔壞,他們也備齊相關證物給宅配通了,怎料這齣爭議拖一年多竟沒下文,讓他們很傻眼!(投訴人提供)

台灣宅配通人員最初以外箱無受損為由,向張小姐公司強硬表達不願理賠。(投訴人提供)
台灣宅配通人員最初以外箱無受損為由,向張小姐公司強硬表達不願理賠。(投訴人提供)

張小姐公司的客戶收到維修後的主機時,有發現外箱看起來有受過撞擊的痕跡。(投訴人提供)
張小姐公司的客戶收到維修後的主機時,有發現外箱看起來有受過撞擊的痕跡。(投訴人提供)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