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做過一堆低檔酒店 小模:「摸摸茶最噁心」(有片)

輕熟女小葳(化名)現職是人體模特兒,她自爆年輕時八大行業幾乎都做過,不過大多是比較低檔次的酒店。「我國中就跟同學偷偷跑去做摸摸茶,高職去茶藝館,然後轉戰桃園做傳播妹。喔,中間也做過半年理容店。」她說,除了傳播之外,不管是摸摸茶、茶藝館、理容店,基本上都是「半套」起跳。

小葳是家暴家庭長大,爸爸打跑媽媽後,她總覺得家裡沒溫暖,國中開始就經常離家。離婚後她沒錢,迫於現實只好又回家暫住,現在主要接旅拍為生。(攝影/王辰志)
小葳是家暴家庭長大,爸爸打跑媽媽後,她總覺得家裡沒溫暖,國中開始就經常離家。離婚後她沒錢,迫於現實只好又回家暫住,現在主要接旅拍為生。(攝影/王辰志)


她回憶國中會去做摸摸茶,缺零用錢之外,主要是因為好奇。「小時候家裡沒溫暖,我家暴家庭長大,所以常翹家。也叛逆吧。那時候板橋後站有摸摸茶店啊,現在應該沒了。我跟同學身上沒錢,也好奇就跑去應徵,想看看裡面在幹嘛。哇!裡面好黑啊,都是沒有門但彼此也看不到的沙發座位。客人就都是阿公居多…,年輕一點的也可以當爸爸了。他們看起來全都性飢渴,一看到妹妹,就會很熱情地想親嘴,弄得我滿身口水!然後就一直在那邊挖,我覺得很不舒服。有一次不太想碰那個阿伯的屌,當時年紀小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叫他等一下,我去拿耐熱帶套在手上再幫他打,阿伯覺得有點痛,但最後還是打出來了。不過我大概撐不到兩個星期吧,就跟同學一起不做了。」小葳說她國二已有性經驗,但要跟阿公級的親親摟摟又是另回事。

小葳(化名)不覺得做過八大行業有何丟臉,她說職業不分貴賤,大家出來都是為了賺錢。(攝影/王辰志)
小葳(化名)不覺得做過八大行業有何丟臉,她說職業不分貴賤,大家出來都是為了賺錢。(攝影/王辰志)


小葳身材高挑,看起來質感不錯。很難想像她國中開始就曾在低檔酒店討生活。(攝影/王辰志)
小葳身材高挑,看起來質感不錯。很難想像她國中開始就曾在低檔酒店討生活。(攝影/王辰志)


「升高職後,也曾經到學校附近茶藝館打工,茶藝館不是泡茶ㄋㄟ,茶藝館就是比摸摸茶好一點點,但又比一般酒店低檔的店。主要也是做半套。客人就勞工朋友居多。做茶藝館時,有接過一兩次S,但就是比較熟的客人,並沒有硬性要接。看自己…。理容店,基本就是按摩兼打手槍啊,當然也可以全套。」小葳說,她做過的這些店中,以摸摸茶最噁心。她也做最短。但她不覺得自己做過八大行業有什麼見不得人,她覺得職業不分貴賤,大家出來工作都是為了賺錢討口飯吃。「我爛高職都沒畢業,當時什麼技能都不會,能做什麼?」離婚後入行當人體模特兒,她覺得跟八大相比,已經是比較時髦也自由的工作了,「只是這行競爭激烈,case一陣一陣的,不是很穩定,還是要加油。」(撰文:兩性生活)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