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解約、抽銀根、鎮軍方 小英快刀斷慶富後路

慶富案尾大不掉,最嚴重的是,執政高層研判此事已動搖軍心。由於茲事體大,本刊掌握訊息,蔡政府將從與慶富解約、抽慶富銀根,以及鎮住軍方著手。執政高層說,社會已經不原諒慶富,必須朝解約處理;銀行裡那些還在想怎麼幫慶富搬錢的班底清出,至少讓資金運行健全;至於軍方,除了行政責任,則不用另外在口水戰上,付出龐大代價。

 

判斷慶富公司已經沒有能力完成獵雷艦案,執政高層表示,慶富不但擺爛,沒認真在做,還玩政治操作,「弄一些有的沒有的。」蔡政府因此決定從銀行、合約、軍方三方,截斷慶富後路。

 

對慶富案後續,執政高層說:「邏輯上就是解約,沒什麼好說的。」高層表示,雖有一部分輿論認為,解約在法律攻防上恐對國家不利,但「怎麼會不利?」高層強調:「現在讓慶富做下去,把錢匯給他,然後讓他匯出去,用頭殼想也知道,社會會原諒他嗎?」

 

除了朝解約方向運作,蔡英文政府也早佈局斷慶富銀根。本刊掌握消息,慶富出事後,執政高層發現,聯貸銀行還有人一直在想辦法幫慶富調銀子,因此十一月二十日,蔡政府迅雷不及掩耳地對慶富聯貸銀行開刀,撤換第一金控、合庫金、台灣中小企銀三家公股行庫董事長。

 

換人確實產生實質效應,二十八日慶富預付款保證書到期前,一銀於二十七日提前表態,指慶富聯貸案後續保證金七十九億元不再展延,如此一來,因慶富無法履約,國防部可順勢啟動解約程序。

 

(慶富案危及軍方,蔡英文總統出手止血。)
(慶富案危及軍方,蔡英文總統出手止血。)

斬斷慶富銀脈同時,蔡政府也要求軍方進行責任釐清。只是,十一月二日,行政院公布慶富案調查報告之後,軍方卻悶了超過半個多月沒有動靜,甚至原本十一月十七日要公布的懲處名單,也被國防部長馮世寬硬壓了下來。

 

根據本刊掌握訊息,府方一個多月前開始調查慶富案時,就發現軍方內部有一股反彈力量,只是沒想到相關勢力連馮世寬都鎮不太住,進而導致十一月十七日的懲處留中不發。

 

本刊掌握消息,感覺軍方不太對勁的小英,在馮世寬按住懲處名單後,曾對軍方情緒做一番探索,並親自垂詢馮,由於認為軍方雖沒有政治責任,但有行政責任,因此要求國防部「明快」處置。

 

另一方面,本刊掌握,繼十一月十四日,慶富副董陳偉志自稱「去總統府溝通,海軍就說有錢了」錄音檔曝光後,十一月二十一日繼之出現的參謀總長李喜明錄音檔,也加促小英速斷此案決心。

 

執政高層表示,他們一點兒都不擔心李喜明錄音檔的破壞力,只是,接連的錄音出現,「讓我們認知到,持續的政治操作,已經傷害到部隊。」

 

十一月二十一、二十二日,蔡英文連兩天表明,是她以「三軍統帥」的身份,要求國防部必須做出處理,以此敬告有心操作者及軍方反彈勢力,馮世寬背後「有總統給他靠」。

 

高層說,在整體危機控管上,他們花了相當的心力處理「軍心士氣」,主要是國軍內有人認為,以慶富案處置將領,是在挑戰軍人的榮譽感。執政高層說,例如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就相當不服。

 

但高層說,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懲處是合乎比例地,在反應相關將領該負起的責任,蒲澤春於招標、決標與後續處理牽涉最多,高層說:「榮譽感應該發生在對過程每一個細節絕對無法放過。」

 

另據本刊掌握消息,因現任海軍司令黃曙光是後期才承接此案,懲處名單原並不包括他,但因連現任參謀總長李喜明在內,其他被連帶懲處的將領不服氣,最後黃也被記了兩次申誡。相較於其他應負責任將領的計較,執政高層反而對黃曙光印象較好,認為他一副「我就認啊!」的態度,相對之下「正直很多」。

 

執政高層表示,小英決定快刀斬亂麻一個非常核心的理由,是因為她這段期間非常憂心一件事,即軍方「有苦難言」,她認為這相當打擊軍心士氣。

 

由於小英堅持,不應該因前朝犯的決策疏失,讓國家與國軍持續付出龐大代價,且此案已動搖軍心,為免軍方不穩,決定親自出手鎮住軍方。

 

處理慶富,高層說,銀行方面使其健全運作;軍方負行政責任,勿因政治風暴受傷;慶富就朝解約方向處理,整體因應,希望讓社會紛擾,儘速落幕。

 

(撰文:楊舒媚 攝影:李智為、湯興漢、許添瑞)

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中)因處理慶富案被記過。
國防部副部長蒲澤春(中)因處理慶富案被記過。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