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世家望族》大時代第一世家 霧峰林家風華落幕

霧峰林家是台灣五大家族之一,十九世紀中期以來,掌握中台灣大量的土地,並協助平定太平天國、參與清法戰爭,甚至擁有地方軍隊。清朝同治皇帝曾御賜二十代「騎都尉」世襲官位,富甲一方,集權貴於一身,不可一世。

2013年李崗監製紀錄片《阿罩霧風雲》上下集,將霧峰林家的盛世故事搬上大銀幕,重現家族光輝歲月,然而,戲外的現實人生,林家卻因數代流離海外,子孫分散而風華不再。如今,林家後代只能憑藉重建的古厝,緬懷先人功績來重拾信心。

▲霧峰林家第六代林朝棟,是清法戰爭的名將。
▲霧峰林家第六代林朝棟,是清法戰爭的名將。



豔陽下,台灣總督府(現在的總統府)前聚集慷慨激昂的群眾高舉設立議會請願團的白布條,林獻堂帶領一百多名台灣留學生滿頭大汗的在現場高聲吶喊。但下一秒,請願的民眾卻被逮捕、迫害…

這是去年九月上映的紀錄片《阿罩霧風雲2-落子》一幕(《阿罩霧風雲》下集),講述霧峰林家兩百年來的故事,整部影片從清朝乾隆年間移民來台開始拍到到二二八事件為止,一部林家的歷史幾乎貼著台灣近代史發展。

▲台中市霧峰區民生路「霧峰林家宅園」鳥瞰。
▲台中市霧峰區民生路「霧峰林家宅園」鳥瞰。



三代英雄 名留青史

阿罩霧是平埔族用語「Ataabu」音譯而來,也是現在台中霧峰區的舊名。在《阿罩霧風雲》影片當中,我們可以不停地看到林家人如何捲入清朝的太平天國與小刀會平亂行動,以及接下來的清法戰爭、中日割據、國共分裂;在近代影響台灣的重大歷史事件當中,霧峰林家幾乎從未缺席。

▲為讓後代了解歷史以及紀念祖先,林家第九代子孫林義功蒐集文件以及資料,自費出版《亂世忠魂  林祖密將軍傳奇》。
▲為讓後代了解歷史以及紀念祖先,林家第九代子孫林義功蒐集文件以及資料,自費出版《亂世忠魂  林祖密將軍傳奇》。



儘管霧峰林家現在家族勢力已今非昔比,但為了讓後世了解歷史以及紀念祖先,前年底,第九代子孫林義功蒐集文件以及資料,自費出版《亂世忠魂 林祖密將軍傳奇》。

林祖密是霧峰林家繼林文察、林朝棟之後第三代將領,也是十九世紀時林家實際領導人。一八九五年割台,他因不願意歸順日本統治,在一九○四年遷居福建鼓浪嶼,並在漳州開墾龍岩煤礦與徑口農場,投入革命建國工作。

▲電影《阿罩霧風雲》劇組在台中市「霧峰林家宅園」(霧峰林家花園)的「本堂」大花廳戲台取景拍戲。(崗華影視提供)
▲電影《阿罩霧風雲》劇組在台中市「霧峰林家宅園」(霧峰林家花園)的「本堂」大花廳戲台取景拍戲。(崗華影視提供)



林義功是林祖密之孫,他表示:「當初,林祖密回台變賣家產,資助國父革命,土地是一個村莊一個村莊的賣,加上日本人侵占家產,林家下厝重要支房的財富從此一落千丈,否則以當時霧峰林家的財力,吃十代都不成問題。」

政治發跡 大陸拍戲

從中國近代史的角度來看,霧峰林家是串起兩岸政治關係的關鍵代表,中國官員每到台灣參訪,總指名要到霧峰林家古厝走一趟。去年十月十六日,江西省委副書記莫建成一行二十五人到訪,莫建成說,在他到來之前,已經看完中央電視台拍攝的霧峰林家三十六集電視劇《滄海百年》。參觀林家古色古香的宮保第、大花廳建築時,他不斷讚嘆有如穿越時空。

▲電影《阿罩霧風雲》海報,主要演員為陳家逵(左二)、黃民安(右三)。(崗華影視提供)
▲電影《阿罩霧風雲》海報,主要演員為陳家逵(左二)、黃民安(右三)。(崗華影視提供)



負責招待的林義功難掩驕傲地對本刊說,「中國的大官每次來台灣都會透過國台辦安排到霧峰林家的宮保第訪問,次數多到我們已經都記不清。」

中國官員高度重視霧峰林家,其中當然有濃濃的統戰意味,因為台灣五大家族中,只有霧峰林家是以政治發跡、「祖國」情懷也最濃厚。《滄海百年》電視劇就是台灣林氏宗親會理事長林振廷出資一百萬人民幣和央視合資花三年時間拍攝,由兩岸影后歸亞蕾、斯琴高娃和大陸影帝張鐵林主演,二○○四年在大陸中央電視台黃金時段播出。

▲二級國定古蹟「霧峰林家宅園」(霧峰林家花園)即將修復完工,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林俊明表示開放收費參觀。
▲二級國定古蹟「霧峰林家宅園」(霧峰林家花園)即將修復完工,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林俊明表示開放收費參觀。



《滄海百年》以台灣霧峰林家的故事為背景,講述林石、林定邦、林文察、林朝棟四代的故事。劇中歸亞蕾飾演霧峰林家奇女子、「太子少保」林文察之母戴芹娘,她因次子林文明「恃強霸產,結黨滋事」冤死,四度赴京上奏慈禧、慈安二宮太后,希望沉冤得雪。

後代爭權 對簿公堂

有趣的是,由於《滄海百年》被認為統戰意味濃厚,十年前擔任台視總經理的江霞就將版權買下來,多年來這部戲也因此未曾在台灣播映。不過,由於版權今年即將到期,屆時林氏宗親會理事長林振廷將會和電視台洽商在台灣上映的細節。

▲針對林俊明開放收費參觀一事,林祖密將軍紀念協進會創會長林義明受訪表示反對,其後方為林家頂厝與下厝世系圖。
▲針對林俊明開放收費參觀一事,林祖密將軍紀念協進會創會長林義明受訪表示反對,其後方為林家頂厝與下厝世系圖。



撇開歷史,霧峰林家最知名的,就是占地一萬五千坪的祖產林家古厝及台灣四大名園之一的林家花園。三年前,後代子孫甚至為爭奪古厝和土地管理權對簿公堂。

霧峰林家古厝在一九八五年被內政部指定為省轄二級古蹟(現為國定古蹟),是全台最大古蹟群。包括下厝的草厝、宮保第、大花廳、二房厝(將軍府)及二十八間建築物;頂厝的景薰樓、蓉鏡齋、頤圃及萊園,揉合傳統漳州、洋式及唐式風格,有如台灣傳統建築的百科全書。



林家土地 名目不清

這片古厝因九二一大地震,幾乎夷為平地,政府投入八億元重建,歷經十四年,宮保第與大花廳終於在二○一三年原樣修復。林家第九代、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林俊明,看著富麗堂皇的大宅,滔滔不絕地介紹起來:「宮保第用現代話說,就是海軍、陸軍總司令官邸,雖然大陸也有,但已遭破壞沒有修復,所以,這座可說是世界唯一。」

目前,林家古厝由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林俊明負責管理,一般遊客如果要入園參觀須收取二五○元門票,不過,林俊明的堂哥-林義功和林義明兄弟卻對林本堂的做法不以為然。

▲霧峰林家花園的大花廳「本堂」是林家公共宴會場所,為三進五開間福州式建築。
▲霧峰林家花園的大花廳「本堂」是林家公共宴會場所,為三進五開間福州式建築。



林義明曾嗆聲:「沒經過合法程序,我們不會給他(林俊明)掌握收門票的機會,絕對會阻止他。」不僅如此,林義明還組成五十人的「宮保第導覽團隊」,人數遠超過林俊明現有人手。

林義功則表示,林本堂股份有限公司是從林本堂祭祀公業而來,「本來是公基金的性質,各房輪流擔任,但是在堂叔林正方接任主委後,三十多年來未開大會,委員不是由各房推選而是由他指定,財務也未公開。」

▲霧峰林家花園的「本堂」大花廳戲台是林家公共宴會場所,族親每有結婚、生日等喜事,必招聘戲團演出。(林振廷提供)
▲霧峰林家花園的「本堂」大花廳戲台是林家公共宴會場所,族親每有結婚、生日等喜事,必招聘戲團演出。(林振廷提供)



「株式會社名下土地從當時的五十八筆,現在只剩二十筆,他從沒祭過祖,林家人彼此不太認識。」林義功和林義明兄弟氣憤地說,應該重新召開大會,將產業株式會社名下土地,巿價估計有十五億至二十億元,恢復為共同所有,不得變賣。

臨時祠堂 祭拜祖先

針對堂兄的指控,林俊明喊冤。他說在一九七四至二○○四年間,管委會每年都有開會,名下的土地大部分由政府徵收,少數出售的部分,也都是經過管委會同意;日治時代去漢,祖先牌位由各家請回自己拜,但多年前他們已成立臨時祠堂,將恢復祭祀。

▲霧峰林家花園的宮保第,是台灣清朝時期的最大官宅。
▲霧峰林家花園的宮保第,是台灣清朝時期的最大官宅。



林俊明並表示,他已依《文化資產保存法》向主管古蹟的文化部文資局,呈報宮保第、大花廳開放後的日常維護計畫,文化部於二○一三年六月回文提醒「請落實執行」,足以證明他們的管理權被官方認可。

實際上,雙方本是同根生,林義明等人是林文察長子林朝棟的曾孫,林俊明則是林文察三子林朝宗的曾孫。由於宮保第和大花廳的建造人是林朝棟,林義明等人當然自認一脈相承,理當是管理人。十一年前他們以祖父林祖密之名,成立林祖密將軍紀念協進會,主張宮保第、大花廳是林朝棟子孫所共有,林俊明無管理使用權。

▲霧峰林家花園當中的「景薰樓」使用創新的藍色塗裝樑柱,比傳統靛藍色更明亮,在中台灣蔚為風尚,有「中部藍」之稱。
▲霧峰林家花園當中的「景薰樓」使用創新的藍色塗裝樑柱,比傳統靛藍色更明亮,在中台灣蔚為風尚,有「中部藍」之稱。



霧峰林家的歷史要從十八世紀說起。第一代林石在一七四六年從閩南漳州渡海來台定居,由於他被官方認為參與抗清的林爽文事件,遭到清廷捕殺,為霧峰林家和滿清之間的糾葛,拉開序幕。

擊敗法軍 樟腦專賣

第三代林甲寅從大里移居霧峰後,一八三七年,林家第四代分產,長子林定邦的宅第因居南面,被稱為「下厝」,次子林奠國的宅第則稱為「頂厝」,但他們只靠拳頭在地方闖蕩,爭奪地方勢力。

▲講述台中望族霧峰林家故事的電視連續劇《滄海百年》DVD。
▲講述台中望族霧峰林家故事的電視連續劇《滄海百年》DVD。



第五代林文察率領「台勇」跨海跟著浙江總督左宗棠討剿太平軍,因屢建奇功,官位越做越大,受封水陸提督,並在老家霧峰興建宮保第,霧峰林家這才真正名留史冊。林文察短短十多年間從一介平民升到一品封疆大吏,可惜在攻打萬松關時,援軍互相猜忌不願接應,因此戰死沙場。

林文察的長子、第六代傳人林朝棟,年少跟隨父親轉戰海峽兩岸,所謂「虎父無犬子」,他在一八八四年清法戰役中擊退法軍,深受福建巡撫劉銘傳讚許,授與全台樟腦專賣。因為樟腦專賣的巨利,累積大量財富與土地,將霧峰林家財富推到最高峰,直追首富板橋林家,跟隨者也越來越可觀。

▲台中市霧峰區民生路「霧峰林家宅園」(霧峰林家花園)當中的「景薰樓」門外。
▲台中市霧峰區民生路「霧峰林家宅園」(霧峰林家花園)當中的「景薰樓」門外。



林朝棟曾孫林光輝講述這段歷史時,激動地表示:「當時,林朝棟的『棟軍』幫清朝立下功勞,現在在基隆獅球嶺一帶,還有朝棟社區與朝棟巷,可見棟軍的影響力不止在中部一帶。」

一品夫人 戰功彪炳

林朝棟夫人楊水萍在此役中帶軍救夫,不讓鬚眉的英勇表現,被清廷冊封為「一品夫人」,官位還勝過丈夫林朝棟。

2002年,本刊專訪當年八十三歲高齡的第八代子孫林雙盼(已改名林岡),提起霧峰林家,她侃侃而談,「一品夫人用餐時,媳婦們得站在旁邊伺候,那時蹄膀、魚翅都是桌上菜,有時她高興會要我們幾個孫子陪她用餐。」「林家媳婦還有一項專長,就是得陪一品夫人打麻將,有些人幾乎整天就在麻將桌上。」

▲台中縣霧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的後代在2005年組成「林祖密促進協進會」。
▲台中縣霧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的後代在2005年組成「林祖密促進協進會」。



如今民眾到霧峰林家看到的宮保第和富麗堂皇的大花廳,就是林朝棟一手建造,宮保第是官邸,大花廳則是客人來時接待的建築和戲台,當時林家的財富被認為與板橋林家不相上下,台灣人稱「一天下,兩林家」。

一八九五年,清、日爆發甲午戰爭,清廷戰敗,割讓台灣給日本,林朝棟舉家內渡,林朝棟奉旨建軍駐守海州,並接管福建團練的管理工作,由於老家已經回不去了,林朝棟最後鬱鬱而終。

▲台中縣霧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的外孫女蔡穎芳(左),在林家位於福建鼓浪嶼的產業-黑樓與故人聊天。
▲台中縣霧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的外孫女蔡穎芳(左),在林家位於福建鼓浪嶼的產業-黑樓與故人聊天。



悲劇至此尚未結束,林朝棟三子林祖密返台繼承大部分家產,因不願歸順日人,變賣台灣數百甲土地,散盡家財襄助孫文革命建國,歷任閩南軍司令、大元帥府參軍。

國父金主 子孫流離
1904年,林祖密遷居福建鼓浪嶼,蓋紅樓、黑樓、有自己的碼頭、炭棧、汽艇,並在漳州開墾龍岩煤礦與徑口農場。黑樓原先是林家幕僚、帳房的住所,而中國近代政壇要角孫中山、蔣介石、周恩來都曾是客人。紅樓則是內眷的住所,在林祖密過世後典當給他人。

▲1908年,台中望族霧峰林家第六代、台灣清治時期將領林朝棟的妻子楊水萍於61歲壽誕與家人合影,後排戴官帽為其子林祖密。(翻攝自林祖密將軍傳奇)
▲1908年,台中望族霧峰林家第六代、台灣清治時期將領林朝棟的妻子楊水萍於61歲壽誕與家人合影,後排戴官帽為其子林祖密。(翻攝自林祖密將軍傳奇)



一九二五年,林祖密遭北洋軍閥孫傳芳部下暗殺時,年僅四十八歲。他生前娶了五個妻子,育有九男七女。他死後,後代子孫顛沛流離,散居台、港、中、日各地。

林祖密長子林正熊投入北伐抗日名將何應欽將軍麾下,報殺父之仇;五子林正亨一九五○年被槍殺,死於國民黨白色恐怖;六子林正利滯日,是前華僑總會副會長;二女林雙英與五女林雙盼(林岡),林雙盼還當上中國開國領導人葉劍英的秘書。

▲台中縣霧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與家族移居福建鼓浪嶼定居。
▲台中縣霧峰林家第七代林祖密與家族移居福建鼓浪嶼定居。



一九一三年,林祖密離台後,林家的領導權逐漸由下厝移到頂厝,第六代的林獻堂成為霧峰林家的族長,在國民政府遷台時期,他參與主持光復紀念大會,一九四六年還籌設彰化銀行,有「彰銀之父」雅譽;一九四九年創私立萊園高級中學,現已改為明台高中,由孫媳林芳媖與曾孫林承峯經營,學校總人數達五千人。

民族運動 創建詩社

在日治時代五大家族(基隆顏家、板橋林家、霧峰林家、鹿港辜家、高雄陳家)之中,霧峰林家「創辦」的事業最少,這多少與林獻堂不願與當局妥協,提倡民族運動有關。



林獻堂受梁啟超思想啟蒙,一生致力推動民族運動,辦報、興學、創詩社,使霧峰林家成為文人雅士聚會中心,梁啟超、連橫(連戰祖父)都曾是座上賓,連家與林家交情尤其深厚。

林獻堂之孫,前明台產險董事長林博正,曾說過日本總督安藤利吉到林家做客的情形。「日本人一個月前就通知,宴客當天戒備森嚴,每十步就站一個衛兵,那天宴客就用了一卡車的食材。」

▲霧峰林家後代、拍賣公司「景薰樓」創辦人林振廷投資拍攝家族故事「滄海百年」電視劇。
▲霧峰林家後代、拍賣公司「景薰樓」創辦人林振廷投資拍攝家族故事「滄海百年」電視劇。



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林獻堂與當權派陳儀等人扞格不快,隔兩年二二八事件爆發,林獻堂庇護南下開會的嚴家淦,事件弭平後,許多地方仕紳都因為出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民眾代表被處決。林獻堂雖幸運逃過一劫,但仍被列為「台省漢奸」、身心受創,只好避走日本,最後病死在東京寓所,死後遺體才歸葬台灣,葬在明台中學(林家花園就在明台中學裡面)的林氏祖墳當中。

家大業大 後代仍富

林獻堂之後因無人領導,家族漸趨平淡。第七代的林鶴年是近來霧峰林家出色人物,曾任三屆台中縣長,與蔣緯國將軍交情非比尋常,是台中「紅派」開山祖。當地耆老說:「林鶴年是林家最後的阿舍(少爺),出門從不帶錢,隨從會付。」

▲1946年10月,剛當選為第一屆台灣省參議會參議員的林獻堂(右)在台中機場歡迎來台巡查的前總統蔣介石(左)。(翻攝自明台高中五桂樓專書)
▲1946年10月,剛當選為第一屆台灣省參議會參議員的林獻堂(右)在台中機場歡迎來台巡查的前總統蔣介石(左)。(翻攝自明台高中五桂樓專書)



霧峰林家全盛時期,擁有水田二千甲,山林二萬甲,富甲半台。當時有五十萬元以上的資產家僅板橋林家、霧峰林祖密(林朝棟之子)、林烈堂(林朝棟堂弟)三人,可見當時霧峰林家的確家大業大,且因霧峰林家多為武將出身,政治影響力遠遠超過板橋林家。

霧峰林家對地方建設傾注心力頗多,台中一中、省議會、台中公園都是由林家捐地興建的。

1950年代,政府實行三七五減租和耕者有其田兩項政策,霧峰林家失去大部分土地,但家族中富裕者仍大有人在。家族人士透露,由於滿清末年從台中霧峰到新竹都是霧峰林家的勢力範圍,很多地方都有林家的土地,經過近百年開枝散葉,林家身價五十億元以上的仍多達十人,這些擁有大筆不動產的林家後代很低調。

▲台中一中是日治時代林獻堂和林烈堂兄弟結合鹿港辜顯榮、板橋林家林熊徵等地方仕紳捐贈創立的學校。
▲台中一中是日治時代林獻堂和林烈堂兄弟結合鹿港辜顯榮、板橋林家林熊徵等地方仕紳捐贈創立的學校。



歷史謝幕 風華不再

相較於龐大紛擾的下厝,林家頂厝的後代,悠遊於教育、收藏與美食,生活單純而優渥。

富過三代才懂得吃穿,這句話很適用於林家頂厝。明台副校長林承峯是林獻堂嫡系的小當家,二○○二年參訪藍帶法國巴黎總部,了解法國藍帶自一八九五年成立,是歷史最悠久、最頂級的餐飲教學學校,他回到台灣後,就在明台推動拉糖藝術。

幾年後,他認識推廣藍帶教學的高層,因而開始在明台高中舉辦藍帶主廚講座;2011年初,林承峯的太太蘇郁雯喜歡烘焙,加上握有藍帶的獨家配方及明台的畢業生,因而成立「Sweet Emily」法式甜品店,至今是全台馬卡龍銷量最大品牌。公視的電視劇《沒有名字的甜點店》即在Sweet Emily店裡取景。

林烈堂曾孫林帛亨是賽車手,去年底與藝人馮媛甄結婚,上新聞版面,他的父親林振廷、母親陳碧貞經營景薰樓藝術品拍賣公司,身家數十億。

▲藝人馮媛甄(左)與職業賽車手林帛亨(右)在台中林酒店舉辦婚宴,兩人牽手入場。
▲藝人馮媛甄(左)與職業賽車手林帛亨(右)在台中林酒店舉辦婚宴,兩人牽手入場。



歷經270年興衰,霧峰林家大宅第內的悲歡離合,隨著林家人物的謝幕,逐漸被淡忘。在九二一大地震中損毀的林家古厝,2014年修復重新示人,古厝前的百年老樹掙出新芽,似乎象徵分枝散葉的後代,儘管風華不再,依然尊貴地,在歷史洪流中,為家族尋找新的出路與地位。(部分內容取材自壹週刊47期、640期)

▲台中市明台高中副校長林承峯(左)與妻子、「Sweet Emily」法式甜品創辦人蘇郁雯(右)在校內受訪。
▲台中市明台高中副校長林承峯(左)與妻子、「Sweet Emily」法式甜品創辦人蘇郁雯(右)在校內受訪。



撰文:陳仲興 攝影:攝影組 繪圖:張治紳 設計:蔡世韋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