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週三最大咖】楊培安 了斷之後──老婆相伴最辛苦

楊培安說,因自己的情緒問題,認真考慮過離婚,覺得自己影響老婆太多,現在夫妻倆從郊區搬到市中心,改變相處模式,重新經營婚姻生活。
楊培安說,因自己的情緒問題,認真考慮過離婚,覺得自己影響老婆太多,現在夫妻倆從郊區搬到市中心,改變相處模式,重新經營婚姻生活。

三年內,接連簽下爸爸和爺爺的放棄急求同意書,讓糾纏楊培安多時的憂鬱症加重,他不時冒出是自己親手害死至親的想法,曾在去年五月間,一把吞下大量安眠藥求解脫,但五個小時後自動醒來,第一瞬間,後悔的是「怎麼沒死成」…

聽到這段故事,我腦中浮現金獎影帝李奧納多的《神鬼獵人》,在片中他被母熊攻擊到半死不活,僅一息尚存,大反派湯姆哈迪一度出手「助」他解脫,但死過一回的李奧納多最後活過來,狂奔千里找湯姆哈迪報仇…

楊培安投射自己成湯姆哈迪,走不出情緒關卡,卻在如李奧納多般死過一回後,才慢慢清醒,發現自己只是逃避承擔責任、逃避面對難題,後悔自己曾做了傻事,現在他想辦法要「報仇」的對象是自己的憂鬱症。

「我告訴大家自殺過的事,是意識到自己做了多麼不負責任的一件事,要讓跟我有類似心情不平穩的人知道,這一條路是絕對不要走的…」

楊培安說自己的憂鬱不是突然發生的,他從小思考方向就很消極,對自己沒自信,「我覺得我長相難看、唱歌也不好聽,之前看粉絲上傳的表演視頻,我都覺得慘不忍睹。」

「我印象中大概四歲時,發現電視忽然從彩色變黑白,阿公告訴我因為先總統蔣公過世,我覺得人死了,世界就是黑白的,之後我常想些很負面的東西,讓自己憂鬱到極點。」

負面情緒重的他青少年時期很叛逆,在學校槓上老師,回家翻箱倒櫃偷錢,只因零用錢不夠天天買飲料,氣到媽媽海扁他,大鬧離家出走;後來愛上唱歌,不顧爸爸反對到PUB駐唱,卻發現身邊的人都被發掘到台北出唱片,只有他沒有。

「有一次許常德老師坐在台下聽我唱歌,我唱創作人吳凡之前被齊秦退稿的歌,結束後許常德打給吳凡說,這麼好聽的歌不要給PUB歌手唱,要收在李翊君的新專輯裡,我覺得這麼專業的人也不要我,我不要再做這個夢。」

辭去PUB,收入不穩定,拿之前買的房子去貸二胎才能過日子,甚至向媽媽借錢,生活不如意,讓他長期買醉、失眠,最後即便有機會發片當歌手,第一首歌〈我相信〉馬上走紅,但他還是不開心,「因為這首歌太不像我,每次唱都覺得自己很虛假。」

楊培安和老婆結婚近九年,一起面對他的憂鬱症,不過老婆行事低調,極少曝光,楊培安要老婆陪他工作,老婆也拒絕。(翻攝自蘋果日報)
楊培安和老婆結婚近九年,一起面對他的憂鬱症,不過老婆行事低調,極少曝光,楊培安要老婆陪他工作,老婆也拒絕。(翻攝自蘋果日報)



憂鬱情緒一起,他就逃避,把自己關起來,甚至自殘,拿刀割手、割肚子,最辛苦的是枕邊人,「我是不定時炸彈,她曾用哭鬧逼我出房門,也用視而不見逼過我,她說我想管的時候什麼都管、我不想管的時候什麼都不管,落差太大,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難以承受之重。」

雖了解老婆的痛苦,但他過去無力解決,直到把自己逼上絕路卻活過來後,他領悟不能再回到黑白的過去,「以前那樣太辛苦了,不想再把自己關起來,至少從可以很健康的過完一天開始吧!」
(撰文:賴怡鈴 攝影:邱之嶔)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