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印尼漁工領30K 他被說太寵外勞

台灣漁業缺工嚴重,外籍移工被虐事件頻傳,但僱主百百種。在新竹明發定置漁場,印尼漁工不吃隔夜餐,資深月薪破30K,有人批評船東鄭明發太寵外勞,他不以為然,反駁說:「我16個漁工裡面,有6個現在領30K以上!他們跟我那麼久了,什麼都會了,再侷限基本工資,人家外勞替你拼什麼!」
 
我們2次造訪漁場,鄭明發除了開放海上作業觀摩,陸上漁工宿舍、廚房都可隨意走動。第一次到訪是上午9點,鄭明發還沒來,漁工已經在大太陽下補網,鄭明發一來,打開辦公室漁寮,環境乾淨,沒有魚腥味;第二次清晨出海回來,上午10點多,潛到廚房查看,發現印尼漁工正準備做飯,一道印尼風味竹筴魚剛炒好,魚酥化骨,肉嫩香辣,試吃後很想來杯啤酒。
 
「我從漁工裡面挑一個自願做飯的,這樣他們吃得比較習慣,不過老是喜歡炸魚……」鄭明發苦笑,現撈漁獲拿去炸有點可惜,但漁工們喜歡,而且吃得很自在,就隨他們去。漁工們上了餐桌,不顧我們在場,打赤膊用手抓,吃飯配印尼泡麵。
 
午後漁船回來,陸續換班吃飯,我們麻煩漁工幫忙煮臭肚、冬鏡,以及清燙小卷,海上現撈的鮮美,真的會寵壞味蕾,擔心以後吃不到該怎麼辦?

印尼漁工隔餐不食,這是習慣,鄭明發也尊重。有人認為這樣太寵漁工,他拍著自己的肚子說:「人家外勞替我們拼呢,你讓他吃的好,他才有氣力替老闆拼!」
 
漁工班長卡沙來自爪哇,追隨鄭明發11年,從沒想過申請別的工作,這裡像卡沙這樣做了5年以上、會說中文的同鄉不少。卡沙這天沒出海,輪內勤工作,太陽毒辣刺眼,他全身包緊緊,躲在戶外布棚下補網。
 
我問他娶妻了嗎?「現在我沒有老婆了,因為我待久了在外面,老婆應該不要我了,怎麼辦?」突如其來的心事流露,讓我語塞。「沒有辦法,我在上班也不能常常想家裡。」卡沙語氣溫柔,像多數的東南亞人,認命而柔順:「有人說抓魚的人比較辛苦,可是,我抓魚已經習慣了。」
 
定置漁場早年多聘原住民,如今年輕人力斷層,基層全聘外籍。這裡的漁工一人一間臥房,還設禱告室。
 
「我規定周一到周五,他們不能帶小姐回來。但周末可以,因為我也年輕過嘛!以前早期他們帶小姐回來,都會偷偷摸摸,在廚房拿一些飯菜、盛一個碗拿上去(宿舍)給她們吃,我說幹嘛!何必要這樣!你帶小姐回來的,一律跟我們大家一起吃飯!」跑遠洋出身的鄭明發了解那種異鄉寂寞。

漁場上班時間是7點到11點、下午1點到5點,分兩班作業,但明發漁場所在的新竹海山漁港,泥沙淤積嚴重,漲潮才能出航,有時凌晨4點就得出去,「陸地上員工可以按時休息,但出海作業不一定,超時就給加班費。」定置漁場在近海布網,與遠洋長天數不同,出海作業不超過一天。

「我的漁工都是自動自發工作,別的老闆看了很驚訝,問我怎麼帶的?將心比心啊,把他們當兄弟,不是說你外勞就是我請的,就要怎樣怎樣……其實那種要虐待漁工的那些老闆,我個人是覺得,他頭腦都是趴帶去(壞掉)!」關於漁業的負面印象太多,鄭明發未曾隱瞞,因為他也沒什麼好瞞的。
 
(撰文 蔡碧月)

台灣漁業缺工嚴重,你我餐桌上的海鮮,不少是異鄉移工的心血。(林玉偉攝)
台灣漁業缺工嚴重,你我餐桌上的海鮮,不少是異鄉移工的心血。(林玉偉攝)

鄭明發年輕時跑船當舵手,半路出家經營定置漁業。(林玉偉攝)
鄭明發年輕時跑船當舵手,半路出家經營定置漁業。(林玉偉攝)

班長卡沙來了11年,他隨手打開一間臥房讓我們參觀。(林玉偉攝)
班長卡沙來了11年,他隨手打開一間臥房讓我們參觀。(林玉偉攝)

印尼風味竹筴魚,吃不到會想念。(林玉偉攝)
印尼風味竹筴魚,吃不到會想念。(林玉偉攝)

現撈的小卷現燙,Q彈鮮甜,令人上癮。(林玉偉攝)
現撈的小卷現燙,Q彈鮮甜,令人上癮。(林玉偉攝)

印尼漁工幫我們清蒸冬鏡,賣相不好,但肉細味美。(林玉偉攝)
印尼漁工幫我們清蒸冬鏡,賣相不好,但肉細味美。(林玉偉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