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判若兩人】盧廣仲哭戲爆發藏洋蔥 揭受辱躲廁所黑歷史(動畫)

歌壇創作才子盧廣仲獻處男作演出戲劇《花甲男孩轉大人》,演技讓人驚豔,他坦承跟角色「花甲」一樣沒自信,一部分的原因是國小4、5年級遭同學霸凌,被用惡意言語羞辱長相、肩膀被人練拳頭,讓他只想當個隱形人,只能藉由摸摸家門口的樹幹、小水溝抓魚「意識流」溝通慰藉低潮,出道後用眼鏡、劉海、吉他當「盾牌」保護自己,他說從不在別人面前流淚,卻打開心房藉拍戲發洩情緒,一場場哭戲喊卡後仍止不住淚,他形容「就一個人走到廁所、走到暗處哭完」。
 
盧廣仲在《花甲》超有喜感,和蔡振南父子的一鏡到底對罵戲,讓人看到熱血沸騰,其實兩人都是即興發揮,他笑說包括器官(包皮)台詞也是,第一次拍戲的他覺得沒有一絲痛苦,包括背台詞。很多新演員怕哭戲,他卻是第一天就哭,他劇中因阿嬤過世而哭,醞釀情緒也想著真實世界中已逝的阿嬤,聽一些阿嬤在世時喜歡唱的歌《安平追想曲》,掉淚對他來說並不困難。
 
盧廣仲日前受訪訴說跟「花甲」的相似處,像是祖孫的感情很好,他的阿嬤在他國三時過世,他回憶小時候她會騎著腳踏車載著他逛菜市場,「她在村子人緣很好,雖然她名字中沒有嬌,但大家都叫她阿嬌姨,經過車輪餅攤,阿姨還會送我吃紅豆餅」。
 
除了有濃厚的家庭感情,盧廣仲私下也像「花甲」沒有自信,他至今找不出被國小同學欺負的原因,形容那時候有點害怕人類,蠻常跟「自然景觀」對話,他說當時希望別人都不要發現他,當個最不起眼的,「這樣大家就不會發現我,就不會欺負我,養成我某一種隱約的個性」。
 
但上了國中,他赫然發現另一個解決方法,就是帶給大家歡樂,變成班上最搞笑的人,理由是,「我小時候就發現朋友一堆就不容易被欺負,那我應該要當很好笑的人」。轉變如此大,他笑說:「可能我臉長這樣,講笑話比較好笑,很快大家就洗刷想要欺負我的感覺,我到國中就變成一個好笑的人,然後好笑到現在。」
 
盧廣仲走創作路線,現擁有大批粉絲,他在舞台上很有自信,他解釋「覺得那是我最擅長、喜歡的事情,我在彈吉他唱歌時,覺得吉他是我的一個盾牌,非常有安全感」。除了吉他,濃密的劉海、大大的眼鏡也帶給他滿滿的安全感,但劇中髮型變中分頭,他說演戲是在演一個人,就覺得沒差。那下回把眼鏡也卸下呢,他想想笑說:「演一個沒戴眼鏡的人嗎?可以啊,那人格跟現在更不一樣。」(宇若霏/台北報導)

(本篇圖文由《蘋果日報》提供)

盧廣仲第一次演戲頗受好評,在《花甲男孩轉大人》扮相和表情都很有喜感。好風光提供
盧廣仲第一次演戲頗受好評,在《花甲男孩轉大人》扮相和表情都很有喜感。好風光提供

盧廣仲(左)與蔡振南一鏡到底的吵架戲演得自然,被網友誇讚。資料照片
盧廣仲(左)與蔡振南一鏡到底的吵架戲演得自然,被網友誇讚。資料照片

盧廣仲(左)戲裡和江宜蓉有場「見鬼之吻」。資料照片
盧廣仲(左)戲裡和江宜蓉有場「見鬼之吻」。資料照片

盧廣仲在歌壇是創作才子。資料照片
盧廣仲在歌壇是創作才子。資料照片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