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坦白講》做自己也要做愛

愛里,23歲,新竹市,遊戲實況主

從小我就忍不住想打她們,我忌妒。我是男生,但想當女生,看見女生不好好打扮自己,我就好生氣。國中時我話很少,不懂怎麼跟男生相處。爸爸不和我交流,媽媽較疼愛姊姊和妹妹。我想過自殺,搬了椅子到陽台,大哭一場後竟然睡著。後來我玩線上遊戲,都玩女角,終於可以扮演想要的性別。玩女角有好多人帶我練功,同學花錢買帳號還跟不上。我也曾在遊戲裡交男朋友,但沒見面。如果不是遊戲,我早就死了吧。

靠著遊戲,高中我終於打進男生圈。為了交朋友,就算知道會輸,還是找同學PK。女生也接納我,但她們只認為我是Gay,我懶得解釋。靠著奇摩家族,我終於知道什麼是跨性別。我決定進大學要好好展開女裝生涯,大二好不容易留長了頭髮,爸爸卻罵我人妖,要我剪掉。後來我妥協,但也心灰意冷。

我想走正常道路。我和幾個朋友打星海爭霸很強,拿過全國亞軍,也想當電競選手。有時我們會開實況轉播,純粹教技術。有次我穿女裝嚇隊友,他說我這麼正可以穿女裝當實況主,結果粉絲暴增!能做自己我好開心,也就不管網路上那些人怎麼罵。我交了男朋友,在他鼓勵下以及兵役壓力,我決定做變性手術,今年開始服用賀爾蒙。雖然分手了,還是很感謝他。媽媽慢慢能接受,但爸爸還是只在乎面子,甚至想再生個兒子。

服用賀爾蒙後,雖然很難勃起,性幻想卻變多了。但我不能做愛,還不能接受自己身體,只能靠著和玩偶熊「肥波」磨蹭解決。當女生後,我不想隱瞞過去,我就是跨性別,想被男朋友溫柔地抱著,想要有親密關係。話雖如此,我怕到時候太飢渴,手術完忍不住就和外科醫生……呵呵,我開玩笑的啦。

撰文:王志元 攝影:賴智揚 設計:徐立芳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