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永遠的傅培梅(三)消失的自我

當年的傅培梅喜歡吃烘乾香菇當零嘴(本刊資料照)
當年的傅培梅喜歡吃烘乾香菇當零嘴(本刊資料照)

除了那盒照片外,還有五本簿子,裡面貼上只有自己的相片,旁邊註明時間地點,從字跡看來,是這半年內寫的。「我很喜歡照相,每次錄影,都帶相機去,請工作人員幫我拍,每張照片都有屬於自己個人的回憶。」

可是她最近很少照相,她說不要讓老了以後的影子留在人間。她要讓端莊幹練的好媽媽形象永植世人心中,因此只要出門她都塗上口紅,帶著笑容,露出整齊潔白的假牙,略為稀疏的頭髮往後梳得整齊,背挺得直直的。

她臥房裡的梳妝台上,除了一堆藥罐子,還擺滿兒孫的照片,她拿出一張經過彩色放大的影印紙,上面是全家人的合照,「日本教育教我要男尊女卑、絕對服從,先生講什麼是什麼,我也沒有自己的朋友。而且除了伺候家人,我每天還要上三堂課,還要錄影、出書、想新菜。」

「後來我會每個月撥幾天到統一企業在南部的工廠研發泡麵,是為了逃家一陣子。每次去,我都不搭飛機,只坐火車,因為車程有五個鐘頭,這段時間,我不管工作和家事,吃愛吃的東西、看看書,工作完了,買零食躺在飯店裡看電視,覺得很享受。」

受到日本教育及中國傳統雙重束縛,使她婚後把「家」頂在頭上,個人被擠壓到最微小,唯有藉由照相,才能將難得屬於自己的一瞬間時空保留下來,在那時刻,她不是媳婦、媽媽,不是電視上的烹飪大師,是她自己。

「五年半前,先生去世了,半年後我得癌症,那時我才覺得以前那樣不對,我要為我自己活。現在我一個人住,天一亮,我就很高興,真好,這一天是我自己的,沒人打擾我。」正慶幸著自己的自由時,她又說:「如果還能下廚,我要做廣東臘味飯給兒子吃,他喜歡吃這個,先生不在了,就伺候兒子。」說著又自顧自地解說臘味飯的作法,「很簡單,將米放在砂鍋裡,乾了之後放臘肉,不行,家裡沒砂鍋…。」

永康街的工作室裡,傅培梅披上白袍,在曾經發明無數佳餚的工作檯後包餃子,這一年來,她除了出版食譜,也擔任食品公司顧問,研發雞肉水餃,為了使乾鬆的雞肉在冷藏後仍鮮嫩多汁,又能符合健康需求而絞盡腦汁。

看著沾滿麵粉而蒼白的雙手和一桌餃子皮,她感慨地說:「剛結婚時我還不會作菜,我先生愛吃餃子,我包不好他就罵人,每次包餃子我就哭,水餃是我學會的第一道菜。」最後她開懷地說:「現在機器會包餃子真好啊!」(撰文:周家睿。攝影:王禹仁)

傅培梅小檔案
1931:生於山東福山縣
1949:北平民大附中肄
1951:與程紹慶結婚
1961:在自家院裡教授烹飪
1962:於台視主持烹飪節目
1965:出版《培梅食譜》
1978:在日本主持《夫人的廚房》節目
1980~90:多次出國宣傳中華美食
2002:結束《傅培梅時間》節目
2003:病逝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