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小時候莫名其妙被送去潛能開發營,從此讓他們陰影糾結,對媽媽愛恨交織(二)

(攝影:宋岱融)
(攝影:宋岱融)


求你別讓我去

楊智達的母親不願多談昔日的選擇。事實上,當年麥德機構的招生對象除了小孩,也鼓吹家長投入學習 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神經程式語言學),說是改善負面情緒,有助感染小孩。四十六歲的高中老師邱文純,帶著當年小五的兒子王柄鈞一起報名了麥得。前前後後花了三十幾萬。她印象最深的是「舌語課」。老師教大家用舌頭胡言亂語,發洩負面情緒,說能「排毒」。某家長R下了課狂吐,疑心跟國外正宗的NLP大有出入。R哽咽說,她的女兒曾被體罰到小腿肌腱發炎,「老師事先幫家長洗腦,說不能問、不能打聽。孩子哭鬧也要忍下心。」

至於王柄鈞當年到底有什麼問題?邱文純說:「柄鈞從小脾氣拗,又過動。這幾乎是一般家庭常見的親子衝突,「現在想來不是大問題,但當時好困擾,壓力一大就沒耐心,常責備他。」也曾留職一年近身相陪,卻適得其反。他常鬧失蹤,兩夫妻不堪其擾。「他小四那年,有一晚偷跑,我們緊張到去報案,後來在公園角落找到,他大哭說不想回家。」於是,她決定跟兒子去麥得上課。

王柄鈞說,老師陰晴不定、威權教條令人喘不過氣;沒事不准交頭接耳,一旦抓包就處罰;被打不行哭,要說:「謝謝老師」。他受不了,回家後寫了封「十大控訴狀」給媽媽,她卻站在老師那一邊。有次他下跪哀哭:「我叫你女王好嗎!求求你別再讓我去了!」邱文純一想起忍不住落淚。

在外人看來,當年的問題再尋常不過,為何邱文純如此義無反顧將孩子往麥得送?擁有高社經背景、受過良好教育、婚姻美滿,畢竟也不能保證一個完美無瑕的滿分人生。

媽媽是為你好

邱文純受訪時,穿著素色POLO衫、休閒褲,脂粉未施,談吐頗具氣質。丈夫是麻醉科醫師,生活無虞,她自師大畢業後,於高中任教,之後,生了兩個聰明的兒子,簡直像從教科書走出來的模範家庭。然而,人人稱羨的她,常提心吊膽,尤其在親子互動,容易過度焦慮。

從小,她的爸爸早夭,留下她與媽媽。媽媽老是埋怨:「我們母女倆就像被世界遺棄的人。」怨懟久了,她也受影響。人生如她,再美再好,頂多就是一塊易碎的薄冰,隨時都得小心翼翼捧著,一閃神就怕落入媽媽的讖言。

再加上,公公過世那時死不瞑目,「禮儀師說他有懸念放不下。我就說,『你免煩惱,我會教養好孫子。』,他才閤上眼。」再模範的家庭生活,都承載不了過重的責任心,邱文純難以容忍親子關係破了洞。王柄鈞不乖乖寫功課、沉溺電玩、愛頂嘴、鬧失蹤,再三讓她束手無策,而麥得的出現,宛若是救贖的神祈。

如今走過麥得那場風暴,「我仍忘不掉,我兒子下跪叫我女王,哀求不想去的樣子。當下我怎會鬼迷心竅相信那樣的老師?這是我最難過的地方。我也想順便跟楊智達說,有些媽媽是痛在心底,我們沒勇氣認錯。你要諒解,你媽媽的初衷肯定是為你好。」

邱文純說,後來一家花了整整兩年作心理復健,她開始放手,也學著釋懷。王柄鈞未成年卻交了女朋友,她樂見其成;明年要考大學了,他想唸北部的台清交。邱文純嘆口氣,笑說,柄鈞時常賴床,「希望他快點搬出去住,我就不必每天辛苦叫他起床了。」這麼說時,兒子就坐在她身邊,母子倆眼裡都是笑,看不出任何陰影了。(撰文:黃文鉅)

(攝影:宋岱融)
(攝影:宋岱融)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壹週刊會員《壹訂友》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