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這瓶啤酒不簡單 背後故事超暖心

「今天要看三塊田喔。」驅車一路南下,來到有麥鄉之稱的台中大雅,禾餘麥酒成員阿凱一邊開車,一邊和老闆陳相全報告,他聽著皺起眉頭,一顆心全懸在麥田上:「真的很怕暖冬影響收成啊。」

「叫我Robert就好,」比起中文名,陳相全還是習慣人家這麼稱呼他,台南出生、美國長大,大學時期在酒廠打工,習得釀酒功夫,曾在宿舍用鍋子釀酒,卻忘了清酒渣,過了一個週末整棟宿舍都是酒渣臭酸味,他抓抓頭:「每個人年輕都做過白癡事啊。」

Robert大學唸經濟,畢業後穿起西裝進入金融界擔任分析師,月收入最高可賺七千美金(約台幣二十二萬元),錢賺得很快,卻不安心,「金融操作錢一手賺一手,不需要對客戶負責,反正球丟走就是別人的問題,」四年後毅然退出金融圈。

回到出生地台灣,Robert盤算著可以做什麼,大學時就深埋的釀酒魂爆發。美國三十年前就已吹起精釀啤酒風潮,台灣市場近幾年也開始發展,他想的跟別人一樣:「我要做第一個用本土小麥當原料、使用台灣自製麥芽的精釀啤酒。」

為了精進農業知識,他進入台大農藝所就讀,二○一四年投下積蓄一百萬買設備、收購穀物,成立禾餘麥酒品牌,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研發,以台南白玉米釀造的白玉麥酒,在學校實驗室誕生。

他交由代工廠量產,卻是痛苦磨合的開始。玉米在糖化前,要先經過糊化,以八、九度的冷水浸泡隔夜,「沒注意水溫,早上六點多到代工廠,遠遠就聞到酸味,」縱然心痛,百餘公斤的玉米,也只能全倒掉。

第一批三千多瓶的白玉麥酒,在二○一五年過年前順利推出,接下來還陸續推出以小麥台中選二號、柑橘做出的月光麥酒。

「提高穀物經濟價值,就能保障農民收入。」這瓶啤酒除不簡單,除了蘊含土地故事,也希望改善台灣農業問題,Robert與農民契作,種植小麥、復育大麥,誓言要把消失在台灣田間的穀物,重新種回土地上。(撰文:郭逸君)

陳相全(左)離開金融圈,成立禾餘麥酒,誓言要把消失在田間的作物,重新種回來。(攝影:湯興漢)
陳相全(左)離開金融圈,成立禾餘麥酒,誓言要把消失在田間的作物,重新種回來。(攝影:湯興漢)

禾餘麥酒是以本土小麥、玉米、柑橘、文旦等農作物釀造。(攝影:湯興漢)
禾餘麥酒是以本土小麥、玉米、柑橘、文旦等農作物釀造。(攝影:湯興漢)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