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企業人》協力拚圓 盈錫精密 總經理巫有崇、執行副總巫有捷

一對南投鄉下貧苦出身的攣生兄弟,卻讓一個負債千萬元的小工廠,營收翻了15倍,他們做的精密螺帽,連鴻海生產iphone的工具機也得用它。

盈錫精密20年前因為廠長出走,董事長林國華看上工讀生巫有崇刻苦個性,招婿上門,同時栽培弟弟巫有捷,兩兄弟內外分工,將盈錫做到台灣第一、全球第三大。

「精密螺帽的硬度、圓度都要極致完美,才能夠讓工具機高速運轉順當。」巫有崇說:「我們兩人也是,如果缺了任何一角,都不能算是圓。」

▲盈錫總經理巫有崇(左)與執行副總巫有捷(右)是一對雙胞胎,從貧寒童年相互扶持至今:「螺帽是完整的圓,缺了任何一角都不完整。」 
▲盈錫總經理巫有崇(左)與執行副總巫有捷(右)是一對雙胞胎,從貧寒童年相互扶持至今:「螺帽是完整的圓,缺了任何一角都不完整。」 



「人家都說精密螺帽是黑手產業,女生一定很少,可是我們這裡男女比是六比四呢!幾乎是一半一半。」巫有崇想喝水,旁邊弟弟巫有捷立刻接口:「連員工生小孩也是一男一女喔,沒有一個例外。」雙胞胎就像默契絕佳的相聲搭擋,無縫接軌、毫無冷場,反倒是來訪記者逮不到空檔休息,有點累。

盈錫精密專門生產工具機用的精密螺帽、滾珠螺桿等,鎖在工具機的心臟主軸上,雖看似小零件,卻跟工具機精密及穩定度息息相關,鴻海組裝iPhone的工具機也裝著盈錫的精密螺帽。目前盈錫在台灣市佔率超過八成,全球達三成,僅次於德國SKF及日本的FKD,營收為三億餘元。

出身貧寒 嘗盡苦

總經理巫有崇跟副總巫有捷是一對相差七分鐘的雙胞胎,出身南投日月潭,他們八歲時父親因為車禍意外過世,母親沈金春獨力撫養雙胞胎跟一個姐姐長大。

「媽媽白天在宣紙廠工作,晚上到屠宰場清洗豬隻內臟,有時會做苦工扛杉木。」兩兄弟眼見母親辛苦,從十歲就開始賺錢,做家庭代工黏珠花、假日採香菇;雨天抓蝸牛、晴天叫賣粗梨,兩個一模一樣的小男孩為了掙生活,什麼都做。

▲▼精密螺帽鎖在工具機主軸上,雖不起眼,卻是工具機心臟的主動脈,依等級、大小不同,最貴的一枚要價上萬元。
▲▼精密螺帽鎖在工具機主軸上,雖不起眼,卻是工具機心臟的主動脈,依等級、大小不同,最貴的一枚要價上萬元。





▲當年巫有崇跟老闆千金林孟霓峰迴路轉的感情故事曾是佳話,他說:「她沒有驕氣又踏實,是日久生情的原因啦!」
▲當年巫有崇跟老闆千金林孟霓峰迴路轉的感情故事曾是佳話,他說:「她沒有驕氣又踏實,是日久生情的原因啦!」



「媽媽說因為自己沒讀什麼書,賺錢才辛苦,她什麼錢都省,就是學費不省。」巫有捷說:「有次我採香菇賺了六十元,花五元買蠶豆酥,那是媽媽唯一一次生氣打我,她說每一分錢都要用在刀口上。」

雖然兩兄弟成績總在前三名,但高中還是迫於經濟壓力,選擇彰師大附工的建教合作班,因為畢業後就能拿到乙級技術執照。後來兩人考二專,哥哥巫有崇考上勤益工專(今勤益科大)夜間部,弟弟巫有捷雖然考到分數更高的高雄工專,但為了跟哥哥在一起,也選填勤益工專的日間部。

兩兄弟課餘在盈錫工作,當時盈錫只是一家七個員工的小機械廠,創辦人林國華技術出身,幫客戶加工零件,一九八九年看準精密螺帽有潛力,投資設備生產,不料三年後負責業務的廠長因為理念不合,帶著客戶資源離開。業務停擺,越做越虧,負債高達一千多萬元…

▲雙胞胎由寡母沈金春一手帶大,雖然家境貧寒,但母親從未讓他們繳不出學費。(盈錫提供)
▲雙胞胎由寡母沈金春一手帶大,雖然家境貧寒,但母親從未讓他們繳不出學費。(盈錫提供)



巫有崇小檔案

出生:1972年

學歷:勤益科大機械系

經歷:盈錫精密工程師、總經理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巫有捷小檔案

出生:1972年

學歷:勤益科大機械系

經歷:盈錫精密工程師、執行副總

家庭: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撰文:鄭郁萌 攝影:陳肇英、林韋言 設計:吳盈瑩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