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旅遊

【天地任我行】太平洋的風 秘魯.利馬

和世界遺產馬丘比丘、世界最高的湖泊蒂蒂喀喀湖、貌似外星人打造的納斯卡線相較,秘魯首都利馬看似只是進入這些明星景點前的平凡收票亭。當正要對這個城市打呵欠時,太平洋襲來的風,乘載著城市海岸線上空自由自在的飛行傘,呵欠瞬間變成驚奇。

 

我在偏僻的亞馬遜叢林碰到利馬人、在海拔四千三百公尺的高原碰到利馬人,他們提到利馬都是一陣嘆息,覺得那是醜陋、擁擠、讓人憤怒的城市。因此,我帶著「這應該是無聊城市」的心情,前去塞滿一千萬人口的利馬。去的原因單純而絕對,因為要從這裡搭聯合航空直奔回台,也算是某種強迫性的停留。

但故事總是這樣,你以為會很無聊、時間應該會多到不知如何打發,沒想到這個城市卻出乎意料的有趣。特別是剛從沒水沒電的亞馬遜地區回來,利馬的街燈有如陽光刺眼、旅店浴室的花灑豐沛的如伊瓜蘇大瀑布,想要洗澡洗到天荒地老。尤其網路速度更是快得像飛,暢通的連線讓人覺得此城處處是康莊大道。

在利馬的巴蘭可區可以看到繽紛的城市塗鴉創作。
在利馬的巴蘭可區可以看到繽紛的城市塗鴉創作。

吃貨的天堂

抵達利馬時,全球最佳餐廳名單剛揭曉,利馬餐廳Central打敗北歐廚神的Noma,榮登全球最佳餐廳。我上網查了一下用餐費用,約台幣三四千塊就可以吃到世界第一名的餐廳,消費是丹麥的一半都不到。媚俗的打了電話想要訂Central,電話那一頭說要四個月後才有位置。民宿老闆安娜看我想嘗鮮,只說:「我不保證利馬是有趣的城市,但絕對是秘魯最好吃的城市,隨便吃都好吃,拉丁美洲最佳餐廳前十名,有三家在利馬。」

的確如此,比起阿根廷與智利,秘魯菜的變化性豐富,融合了西班牙和安地斯山原住民的菜系;再加上受到日本移民和中國移民的影響,秘魯菜亦注入東方元素,街頭常常可見寫著chifa的中國快炒餐廳,紅椒爆炒牛柳配著白飯與薯條更是秘魯家常菜。儘管隔壁鄰居巴西的飲食也自成一格,但秘魯消費便宜,吃東西比在貴森森的巴西痛快太多。安娜好心的推薦城市裡的美味餐廳與小吃,還建議我參加一個市場之旅,她說:「你去逛我們的市場,就知道利馬的美味祕訣。」

檸檬醃魚鮮是旅行利馬必嘗的名菜。
檸檬醃魚鮮是旅行利馬必嘗的名菜。

繽紛的市場

我參加THE LIMA GOURMET COMPANY舉辦的美食之旅,帶我逛市場的導遊Lourdes本身就是一名美食部落客,她說:「秘魯菜近期在全球掀起風潮,超級食物藜麥受到重視外,我們食物的多樣性也讓不少人專程來利馬吃東西。」每年九月在利馬舉辦的Mistura美食嘉年華,儼然成為全球飲食運動的指標之一,而一個又一個躍上檯面的主廚更是這個國家的風雲人物。

Lourdes帶我去大廚們很愛造訪的San Isidro公有市場,同行的還有一對舊金山情侶。公共市場規劃的井然有序,入口處是可以吃雞湯麵和檸檬醃魚鮮(Ceviche)的熟食攤,往裡頭探則時繽紛生猛的食材世界。形形色色的蔬果讓兩個舊金山人大開眼界,我則對黑色、紫色的玉米感到不可思議。Lourdes說:「秘魯的玉米品種是世界之最,根據統計有五十多款形形色色的玉米。」

挨著玉米的則是五顏六色的水果,水果攤老闆熱情的剖了一顆長得像木瓜的可可,讓我們瞧瞧裡面的新鮮可可。還切開了一粒釋迦,請我們品味這款秘魯神奇的水果。舊金山男孩Joe吃了一口釋迦驚為天人,納悶怎麼會有那麼像甜點的水果,我則幽幽的說:「這個台灣也有喔,台灣比較大顆。」老闆對於我竟然吃過釋迦覺得不可思議,連忙的再搬出他以為的奇奇怪怪水果,諸如芒果、蛇皮果、酪梨,我都說我吃過。一直切到質地像蛋黃吃起來像南瓜泥的lucuma時,我才搖搖頭很納悶那是什麼,他驕傲地說:「這是lucuma,可以拿來做冰沙、冰淇淋,你終於沒吃過。下一次我也要去台灣,感覺水果和秘魯一樣多。」我笑著說:「歡迎,就在太平洋的另一端而已」

秘魯盛產可可,市場之旅可以看到長得像木瓜的新鮮可可果實。
秘魯盛產可可,市場之旅可以看到長得像木瓜的新鮮可可果實。

微醺的鮮味

因為靠著大海,利馬也以海鮮聞名。在亞馬遜叢林工作的佩德羅就說:「如果硬說我會想念那個城市的話,應該就是海鮮,亞馬遜的魚不可能有太平洋的魚那麼鮮美,而且檸檬醃魚鮮真好吃。」檸檬醃魚鮮是秘魯的國菜,說精確一點應該是旅行利馬必嘗的佳餚。在地人以檸檬汁醃生魚塊,伴著一點辣椒、洋蔥、番茄就是開胃的爽口料理。逛完水果攤,Lourdes就帶我們去買魚來製作做這道名菜。Lourdes說:「醃鮮魚最好選擇白魚,像是鮪魚或比目魚,紅色的鮭魚太油、味道太重並不適合。」我們買了一塊比目魚,就近在一家餐廳借了一張桌子,將魚排切成兩公分見方的小塊,然後淋上檸檬汁、辣椒水、特調的美乃滋,用湯匙反覆攪拌魚塊約五分鐘,最後再拌入洋蔥。在南半球的夏天,吃著一盆醃海鮮,真的很過癮。

店家起鬨的說:「開胃菜怎麼可以少開胃酒Pisco Sour!」於是DIY體驗轉移陣地到吧台,聽著酒保的指令:三盎司的Pisco 、一盎司的糖、一盎司的檸檬汁、一盎司的蛋白,然後在雪克杯裡搖到蛋白發泡變白,再倒至冰透的酒杯裡。酸酸甜甜的滋味讓人忘了秘魯人為了這款釀白蘭地的葡萄品種Pisco和智利爭正統爭得兩國撕破臉。秘魯甚至還訂定七月的第四個禮拜天是Pisco節。Pisco Sour一入喉,關於旅途中聽來的貪贓枉法、貧富差距、不公不義,都化成了柔柔嫩嫩的發泡蛋白霜,喝完這杯再說吧! Lourdes又調了一杯請我喝,在微醺中建議我可以到老城區試試中國菜、到Wong超市買辣椒、到Metro買秘魯巧克力、到巴蘭可的Bisetti咖啡館買店家自烘的秘魯咖啡豆…..,原以為會悶得發慌的城市,突然變得有好多事要處理、好多地方想探索。

Pisco Sour是秘魯的國民飲料,人人會調。
Pisco Sour是秘魯的國民飲料,人人會調。

傍晚,沿著濱海大道走。草地上大人小孩又坐又臥,也有情侶放閃的在草地上喇舌、擁抱、打滾。夕陽灑在愛情公園的大型人體雕塑「吻」上,周邊的戀人們像是被太平洋的風催眠般,在餘暉中纏綿。騎單車的、滑直排輪的,在情侶的肢體交錯間來來去去,還有幾十個人排隊要玩飛十五分鐘要價八十美金的飛行傘,想要乘著太平洋的風、鳥瞰城市的海岸線。飛行員問我想不想一起飛上去瞧瞧,我搖搖頭說:「晚一點我就要搭飛機飛上天了。」他好奇我要回哪裡,我說:「台灣。」他笑著說:「不遠,就是太平洋的另一端。」 

旅遊資訊

航班:從台灣出發可搭乘聯合航空直飛美國舊金山,再轉機前往秘魯利馬。聯合航程飛秘魯為時間最短且價格最實惠的選擇,訂票可上網www.united.com或洽台灣訂位票務部02-23258868。
簽證:持台灣護照赴祕魯旅行免簽證,唯經美國轉機前往秘魯者需要於線上辦理美簽,費用14美金,https://esta.cbp.dhs.gov/esta/。
匯率:秘魯幣1元(sol)約台幣9.45元。
食物旅行:市場探索可參加利馬美食公司的遊程,五小時的行程含市場之旅、咖啡文化介紹、城市導覽、午餐、調酒與檸檬醃魚鮮體驗價格約130美金(約台幣4000元),可上網報名:www.limagourmetcompany.com 。
(撰文、攝影:黃麗如 繪圖:許文偉)

***飲酒過量 有害健康***

從台灣出發搭乘聯合航空前往利馬最為便捷。
從台灣出發搭乘聯合航空前往利馬最為便捷。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