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因為蝸牛 金蘭曾一夕之間幾乎滅門

八十年的老字號金蘭醬油第四代爆發經營權之爭,圖為前董座鍾淳仁接受專訪時畫面(攝影:陳肇英)
八十年的老字號金蘭醬油第四代爆發經營權之爭,圖為前董座鍾淳仁接受專訪時畫面(攝影:陳肇英)

爆發第四代對簿公堂的老牌醬油廠金蘭公司,第二代與第三代曾因生食蝸牛而多人喪命,近年不但讓出曾經的醬油銷售量王座,還年年虧損,這個家族的龐大苦難似乎尚未結束。

金蘭1936年創立,1960年第二代鍾秋桂接任後,行銷腦筋好,1970年台灣出國旅遊尚未普及,他就舉辦抽獎送消費者到美國、日本旅遊,讓金蘭醬油登上銷售量王座。老員工回憶:「那時訂單接不完,熬夜加班時,老董事長跟他太太凌晨六點到工廠,向員工一個個握手鞠躬道謝,好感動!」

事業蒸蒸日上之際,王族卻在一夕倒下。1985年鍾秋桂一家人在別墅生食非洲大蝸牛而感染廣東住血線蟲,家族包括鍾秋桂夫妻跟他的母親鍾林腰、長子鍾德富身亡,次子鍾德尚臥床了十多年後過世。

「老董事長聽到哪裡有美食,就會要我開車載他去,」鍾秋桂的司機回憶:「他很重視養生,去日本玩時聽到人家說生吃蝸牛很補,就自己在家裡養了非洲大蝸牛,還親自餵蝸牛吃青菜,一直等到蝸牛排出綠色糞便後才做成生菜沙拉吃,卻讓全家喪命。」

原本枝繁葉茂的鍾家,瞬間只剩當時在海外的鍾德亨倖免於難,他回國接下擔子,導入自動化生產,2005年鍾德亨驟逝,當時兒子鍾淳元僅十八歲。由鍾德富之子、當時三十歲的鍾淳仁回國接下棒子。但金蘭的營業額始終停留在十四億元左右,且年年帳面虧損。

2014年由於大股東倒戈,鍾淳仁失去董座,由二十八歲的鍾淳元接任。金蘭股東分成三支,前董座鍾淳仁掌握30%,鍾淳元握有43%股權,監察人范德鑑則擁有20%。范家原本支持鍾淳仁,去年倒戈,今年似乎又站回鍾淳仁陣線。

新任董座鍾淳元狀告堂哥鍾淳仁涉嫌掏空公司,同時指控范家涉嫌跟合作廠商收取回扣,他大動作召開記者會表示這不是經營權的戰爭,是為了肅貪振新老企業。目前堂哥鍾淳仁則未出面說明。(撰文:財經人物組)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