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各行各業】她,讓妳當偶像劇女主角

(攝影:黃威勝)
(攝影:黃威勝)

廣電系畢業的曾詠婷寫過《敗犬女王》、《下一站,幸福》等劇本,她說,寫偶像劇與一般戲劇最基本不同在於:「你不會在八點檔聽到『很瞎』、『鄉民』這類台詞,但偶像劇注重流行用語。」

一齣戲通常有好幾位編劇,「我們先溝通劇情、人物性格、情境,免得不同編劇寫的有落差。」接著討論細節,例如這一集要讓男主角受傷,「車禍就老梗了,要新梗。或像《下一站,幸福》父子相認那段,一般用捐血,其實不對。」於是小小彬受傷,男主角要捐血,卻被女主角一句「直系血親不能捐血」(有危險性)阻止,洩漏父子關係。

觀眾收視習慣會影響劇本,「八點檔婆媽劇的觀眾邊做菜、帶小孩邊收看,所以劇情要用大量淺顯對白,像『你這樣做我很生氣…我現在要做什麼...』偶像劇可以改用細膩的表情、動作講故事。」

但偶像劇也不宜太沉重寫實,「像《下一站,幸福》有一段講性侵,觀眾就不舒服,還投訴。偶像劇某方面而言像童話世界。」戲不能瞎寫,例如男配角在看守所想打電話,「我們特地請教看守所,才知道在看守所打電話不容易,只好改寫。」

她平常會看大量連續劇、影集,但自身經驗仍是最佳靈感,例如《敗犬女王》女主角單無雙在耶誕節一個人去吃冰淇淋,沒男友的曾詠婷就融入自己的經驗寫:「排在前面的全是情侶,還有人點餐時用噁心語調彼此『盧』很久,單無雙就破口大罵。」

這份工作有趣、自由,「但缺乏自律的人就很慘,拖稿、日夜顛倒。」曾詠婷隸屬公司編制,但一般編劇大多按件計酬,視知名度與參與多寡,一集從1、2萬至10幾萬不等,收入不穩。以60分鐘的戲、3位編劇合寫為例,約需1至2週。

戲都有公式,「偶像劇講愛情,觀眾以女性為主,所以都是白馬王子配貧窮女。」女觀眾將貧窮女投射到自身,似乎白馬王子的夢也就可能成真了,誰教人都愛作夢。(撰文:簡竹書。原載於2010年4月1日壹週刊462期)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