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老字號》百年家業婿傳承 德安青草店

萬華青草巷內的德安青草店,擁有百年歷史,曾陪伴萬華人養生保健,也是萬華地區尋歡客、小姐罹患性病又難以啟齒時的求救之處。

當年,第一代創業人林阿連將養女託付給來店裡拜師的學徒,後來也將店交給了這位入贅的女婿─簡萬來。

當妻子、大兒子都因受不了青草店的枯燥與辛苦,紛紛求去,簡萬來仍堅守這家店,直到第三代小兒子簡宜賢接掌,讓青草店的草藥味持續飄香。

▲簡宜賢(左)從小跟著爸爸簡萬來(右)在店裡幫忙,從採藥、認藥到草藥的保存都很專業,摘下的藥草清洗容易腐爛,只能灑水保持濕度。
▲簡宜賢(左)從小跟著爸爸簡萬來(右)在店裡幫忙,從採藥、認藥到草藥的保存都很專業,摘下的藥草清洗容易腐爛,只能灑水保持濕度。



「咸豐草、仙鶴草各一兩,多少錢?」一位七、八十歲的客人走進台北市萬華區的德安青草店,熟得像走「自家灶腳」般,立刻湊到第二代老闆簡萬來耳邊閒話家常。

低語一陣,熟客才意識到有旁人在,又聽是記者來訪,馬上幫著介紹:「我家從我到孫子,四代都是吃他們的草藥長大。以前沒有西醫的時候,頭燒體熱,藥草拿來搗一搗、直接喝就好了,連吊點滴都沒這有效。」

▲店裡(由後左至右)以仙草、咸豐草和仙鶴草等十多種草藥熬製而成的青草茶,口感較為濃郁。(十五元/杯)
▲店裡(由後左至右)以仙草、咸豐草和仙鶴草等十多種草藥熬製而成的青草茶,口感較為濃郁。(十五元/杯)



店門口正上方的「德安」招牌,透著歲月的斑駁,巧合的是,同巷同行幾乎不約而同有個「安」字,令人好奇之中是否有關聯?第三代老闆簡宜賢搖頭道:「這條街的青草店平均都有三十年以上,但七、八十年以上甚至百年歷史的,除了我們,其他幾乎都關了。」之所以都取「安」字,也許是同樣期許客人來買自家草藥後,回去服用後永保安康。

不過,德安雖傳承百年,仔細推敲姓氏,卻又注意到第一代老闆林阿連與第二代簡萬來、簡宜賢似乎沒血緣關係。簡萬來解釋道:「其實,第一代老闆是我的丈人。」

青草事業 女婿傳承

林阿連是於日治時代成立德安,膝下無子的他,僅有一個養女陪伴。當時剛小學畢業的簡萬來,為了生計到店裡當學徒,原本只想拜師學一技之長,卻因工作賣力獲老闆賞識,不僅把養女嫁給他,還把店也傳承給他。

簡萬來回憶道:「那時一早就要上山幫忙採草藥,我都是揹著菜籃子去搭小火車,從艋舺坐到新店,沿路採草藥,可能是看我古意,丈人才把養女嫁給我。」

▲簡萬來被媒體稱為「阿來師」,小學畢業就開始學習草藥常識,對各種草藥的特性都很熟悉。(簡宜賢提供)
▲簡萬來被媒體稱為「阿來師」,小學畢業就開始學習草藥常識,對各種草藥的特性都很熟悉。(簡宜賢提供)



▲德安青草店以調養帶狀泡疹、皮蛇等出名,店內牆壁上貼滿了媒體報導,許多客人因此慕名而來。
▲德安青草店以調養帶狀泡疹、皮蛇等出名,店內牆壁上貼滿了媒體報導,許多客人因此慕名而來。



簡宜賢補充說:「父親十七歲那年就與林家養女結婚育有一子,不料二十幾歲時丈人就辭世,妻子也因受不了草藥店的枯燥、辛苦而離家出走,從此渺無音訊,留下父親獨自照顧青草店。一直到父親約四十歲,才又透過介紹與第二任妻子、自己的母親簡莊靜江結婚。」

「媽媽後來又生下哥哥和我,也照顧與我們同父異母的大哥。加上跟著爸爸學著認草藥、賣草藥,漸漸地店裡大小事都由媽媽管理,以前只找爸爸問藥的熟客,到店裡也會找媽媽!」簡宜賢說。

▲林投果的外型頗像釋迦,可榨汁亦可入菜,血壓較高的人常以此食療。
▲林投果的外型頗像釋迦,可榨汁亦可入菜,血壓較高的人常以此食療。



原本,客人買東西,哪需特定找老闆或老闆娘,但在風化場所林立的萬華開青草店卻需要一個老闆娘。

簡宜賢說,父親原是主攻帶狀泡疹、皮蛇的調養,另也研究跌打損傷的藥草。但有些客人一進門就會先把顧店的人拉到一旁,「女的就找我媽,男的就拉著我爸,其實多半是在問治性病的草藥啦!」…

▲青草巷因地緣關係,是萬華黑幫、妓女的地下藥房。
▲青草巷因地緣關係,是萬華黑幫、妓女的地下藥房。





撰文:朱純慧、謝祝芬 攝影:林韋言 繪圖:林佳欣 設計:裴惠娟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