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壹評論》公教加薪安什麼心

國民黨立委可能還在迷信,只要給公教人員加薪,就能鎖住這批「鐵桿」投票部隊,贏得明年初的大選。他們忘了去年太陽花學運,已喚起年輕新世代的覺醒,此時為公教人員加薪,增加政府財政負擔,增加下一代潛藏債務,年輕人豈有可能埋單?

最近國民黨籍立委很賣力地推動為公教人員加薪,同時又積極提案修正「加薪四法」(公司法、中小企業發展條例、勞動基準法、工廠法),強制上市櫃公司提年度分紅計畫,違者罰款。平常只會替行政部門護航的執政黨立委,此時突然大動作為公僕與全民一起「謀福利」,難免讓大家懷疑是否吃錯藥了。
其實國人心知肚明,因為總統、立委大選又到了嘛!四年前也是大選之前,公教人員拜手中選票之賜,薪水提升了三%,當時政府高層官員還說,這麼做可以帶動民間企業加薪。但根據主計總處所作《受僱員工動向調查報告》,上個世紀前還有六成以上民營企業會參考公教人員的調薪,但二○○五年就已降至六‧六%,近幾年更無相關性可言。
公教人員加薪所以受到普遍反對,最主要原因是,現在他們的薪水已經明顯較高。根據主計總處剛發布資料,去年國內受僱就業者高達六八‧七一%月薪不到四萬元,另依yes123求職網調查,多數企業給新鮮人的起薪在二十五K至二十九K之間;相對而言,剛通過高考成為公務人員者月薪即有四‧三萬元,以普考資格任職者也有三‧六萬元。
其次,當前政府財政狀況逐年惡化,在沒有重大建設的情形下,每年竟需舉債二至三千億元,至去年年底為止,舉債餘額已接近公債法規定的上限,此時提出公教人員加薪三%之議,每年增加二百二十億元財政負擔,完全欠缺正當性,難以讓人接受。尤其軍公教退休待遇優渥,政府為此承擔的潛藏負債至今已超過十七兆元,這些都必須由下一代支付,「世代不正義」莫此為甚。
馬英九總統剛上任時,曾信誓旦旦表達改革的決心,但六年多下來,政府組織再造沒有裁汰冗員,反而還膨脹公教人員的規模;另外,行政院二○一二年十一月成立了年金改革小組,迄今沒有做出任何成績,居然早已悄悄解散。此外,公教人員薪資結構極端不合理,負決策責任的政務官待遇偏低,未能吸引民間高階經理人為國家服務,此問題存在已久,馬政府有條件改革卻絲毫無所作為,完全失職。
在提高公教人員待遇同時推出的「加薪四法」修正案,其實也只是一種宣示性的政治動作。薪資水準依照市場法則,本來就由供需狀況決定,一般企業如果獲利良好,通常就會為了激勵員工士氣或留住優秀人才,給予加薪或紅利,毋庸政府立法強制。
台灣的經濟體制畢竟和中國大陸不同,他們可以在「十二五計畫」中要求企業每年加薪一三%以上,五年間達到勞工薪資「翻番」的目標,如今已導致勞力密集產業大量倒閉的結果,許多台商被迫遷往西北部或越南等東協國家。就台灣的角度,面對全球化的競爭環境,提升國內薪資水準之道,只有拿出具體政策,推動產業結構轉型,並採鼓勵創新創業的措施,創造新世代更多的機會。
國民黨的立委可能還在迷信,只要給公教人員加薪,就能鎖住這批「鐵桿」投票部隊,就能贏得明年年初的大選。他們忘了去年三一八太陽花學運,已喚起年輕新世代的覺醒,隨時睜大眼睛關注「世代正義」的議題。此時為公教人員加薪,增加政府財政負擔,增加下一代潛藏債務,卻無助於當前國內薪資水準的提升,年輕人豈有可能埋單?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