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後來怎麼了》彷彿若有光 1996年宋七力事件

宋七力每周參加二至三場信徒聚會,他用淺顯的口語傳授分身絕技,信徒或專注聆聽、或下跪磕頭,此處為信徒提供的鴻禧山莊別館。
宋七力每周參加二至三場信徒聚會,他用淺顯的口語傳授分身絕技,信徒或專注聆聽、或下跪磕頭,此處為信徒提供的鴻禧山莊別館。

宋七力從小因功課差,從不被父母師長看好。身高164公分、貌不驚人、僅專科畢業的他,卻搭上了解嚴後宗教解禁的時機,短短9年造就了宋七力風潮,數萬名信徒追隨、供養,其中不乏政治、財經名人。 宋七力宣稱自己從小就能看到光,那道光總在他人生低潮時出現,他以此吸引了一些有共通經驗或對此好奇的人。是真是假?科學無從印證,那道光彷佛是信徒逃避苦難的某種投影。 一顆石頭能被視作「石頭公」受人膜拜,而宋七力則敏銳察覺人心對生老病死的無力感,他的崛起,在於掌握了人性最根本的徬徨恐懼。

事件經過
宋七力本名宋乾琳,39歲始於茶藝館傳授分身絕技,短短9年有了數萬名信徒。
1996年璩美鳳檢舉宋七力宗教詐欺,並指謝長廷收受宋1,600萬元政治獻金,且謝妻游芳枝為宋撰書,一連串爆料使得宋及數名同夥遭起訴。2008年宋及同夥皆因憲法保障宗教自由為由獲判無罪。
目前宋七力仍有上萬名信徒追隨,排場則大不如前,除參加信徒聚會外,多獨自爬山、逛街,行事漸趨低調。
宋七力向攝影同事傳授「分身」神功,而我們見證這神奇的一刻是如何發生。首先,宋七力以宛若催眠的平緩語氣說:「我要先打開你的六項(眼、耳、鼻、舌、觸、意)。首先,你腦海裡有沒有看見一個藍色的咖啡杯,別人看不見,你卻能活生生看見。」同事輕輕應聲,宋七力接著說:「這很簡單,一般人都看得到,你內心不要抵抗。有沒有,一個藍色咖啡杯?」同事回應:「有!杯子下面還有盤子。」宋又說:「對,我才要說盤子,你就看到了,代表『眼』打開了。再來我要打開你的『鼻』,有沒有聞到咖啡香?」同事:「有。」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同事跟宋七力一來一往,不但看到大草原、小木屋、聽見流水聲、捧起溪水來洗臉,還看見全裸的全智賢。若不是採訪的時間有限,他們可能下一步就飛到外太空去了。
事後,同事才說:「我只是配合宋七力,他說什麼我就應什麼,我認為他不過就是開發人的想像力罷了,宋七力帶你看的,一定不會跟你的生活經驗脫鉤。」所以,看到裸體的全智賢,說穿了就是「意淫」,這是很多男生青春期就習得的「基本功」。 INLINE

法力難證信者恆信
宋七力的法力是真是假?二○○八年最高法院的判決下了這樣的結論:「人能否分身、發光或顯像?或具控制他人意識及行動之超能力?法律科學或法院活動無法加以印證…有些人對一顆奇石供奉為石頭公,予以神格化,實繫乎於人之信仰,而信者恆信…」
作為一位「師尊」,其實宋七力有非常世俗的一面。某次採訪結束,宋七力去高雄一家頗高級的鐵板燒晚餐,「我最常吃鐵板燒,乾淨嘛,廚師怎麼做,看得一清二楚。」他從黑色公事包裡拿出一張B4大小的塑膠坐墊,墊在高級餐廳的椅子上,還拿出不鏽鋼筷子湯匙,面帶歉意地說:「我有潔癖,用不慣外面的東西,不是他們不乾淨。」他不喝餐廳提供的進口礦泉水,只喝自己買的。每吃完一道菜,便一手遮口、一手用牙線棒剔牙。
今年六十七歲的宋七力,身穿黃色襯衫、西裝褲、淺色風衣,滿頭整齊銀亮的白髮讓臉部線條顯得柔和,像個有氣質的老紳士。餐廳領班點完菜後,宋七力動作之快的塞了好幾張千元鈔到他手心。他跟小廚師親切寒暄,毫無宗教領袖的架子。
二○○八年被判無罪後,宋七力出國三年,去了澳洲、紐西蘭、日本等地,去旅遊嗎?「不算,因為特偵組一直要查我有沒有賄絡法官,我是為了躲他們才周遊列國。」潔癖的緣故,宋七力出國時總是自帶棉被枕頭,每到一處飯店就用酒精擦拭馬桶。 INLINE

有潔癖一生不做愛
問到他和女人的關係,他說:「我一生沒跟任何人發生性關係,說了你也不信。」其實我是信的,因為他怕髒,「人的身上有股味道,我一接近就聞得到。而且,我十七歲就看過天女,全裸,非常漂亮,坐在床上摸我的頭髮,很溫柔,一直陪我到天亮。後來我做生意,常去舞廳,見過許多女人,我一點興趣都沒,人長得像猴子,怎麼跟天女比。」
宋七力一生未婚。他二十幾歲曾被爸爸逼著相親,但都失敗,「我嫌人家,人家也嫌我醜,說我太矮太瘦。」宋七力常自嘲,以這次採訪為例,他說:「我已經身敗名裂,也不怕你怎麼寫了。」在信徒面前,他常自嘲老態龍鍾,奄奄一息。
回國後,他的生活很規律:每周跟信徒聚會三次,每次兩小時,其餘時間則獨來獨往。我問宋七力的財務狀況,他說:「我以前揮金如土,有次去香港玩,一個月刷卡一千多萬,真的蠻誇張。不過一九九六年出事後,我返璞歸真了,現在名下有棟房子是我的,至於生活費、車子、會館,都是會員供養。」宋七力開了一台BMW─X6M休旅車,要價近六百萬元,他車飆得很快,似乎挺熱愛這種自由自在的狀態。 INLINE

從小在邊緣求生存
宋七力本名宋乾琳,高雄小港人,排行老大,有四個妹妹一個弟弟。爸爸在漁市場做魚貨批發,頗會賺錢,宋家是全村第一家有電視、電話的。
宋七力的大妹宋寶蓮說:「大哥三歲就有潔癖,吃飯時,他總是捧著自己的碗,窩在角落吃,碗筷也都自己洗。」宋寶蓮記得,宋七力常挨爸爸罵,「爸爸對大哥期待很高,偏偏大哥就不愛讀書,常被我爸用木棍打。大哥個性柔弱,話很少,爸爸打罵他,他不生氣也不頂嘴。」
這個從小沉默,任打任罵的小孩自稱七歲時就常看見一道光跟著他,「我講給同學聽,同學笑我。我講給爸爸聽,他說我起肖了。」因為功課差,又怪異,宋七力從小就被排斥,國中畢業後,宋七力離家就讀東方工專,從那時起,他開始從書中尋找答案,第一本書讀柏拉圖,看不懂,然後又讀蘇格拉底、亞里斯多德,但都無法解釋「那道光」為何?
宋七力退伍後,父親給了他一百萬元創業,讓他在台中港開船務公司,做了九年半,後來因跳票觸犯票據法,逃亡兩年、坐牢兩年。宋的大妹宋寶蓮說:「大哥太善良,不是做生意的料,我向來就很操心他。他後來變成大師,坦白說我也很意外。」
坐牢期間,宋七力又常在窗外看見那道光,「三十九歲出獄時,我在天上看見『宋七力』三個大字,我就改名了。」據他說,他也從此有了分身的能力。出獄後,宋七力常待在茶藝館清談、表演分身絕活,人愈聚愈多,漸漸衍生出幫他拍分身照片的人、花大錢供養他的人。
極盛時期,宋七力排場很大,出入有車隊,被信徒圍繞,他給的小費是幾萬元起跳,「賣玉蘭花的阿嬤,我給她五萬元,我好像散財童子,有一種快感。」細問才知道,他跳票跑路時,曾向專科同學借五百元被拒,從此他立志,有錢後一定不要小氣。
第一次採訪結束,宋七力塞給我一個信封,我一摸便猜到是錢,厚度約十萬元。他直說「拿著拿著,我的心意啦,這是我的習慣,你老闆不會知道。」婉拒後他似乎有點失落。最後一次採訪,他塞給我和三個同事各一支iPhone6,我們依然婉拒,他更為落寞,我竟得反過來安慰他。 INLINE

是巫師也是教主
算起來,宋七力的宗教事業只花了短短九年(從三十九歲到四十八歲)就達到頂峰。若不是一九九六年被璩美鳳舉發宗教斂財,宋的宗教版圖或許更大。
那是他最落魄的一天,「交保出來後,我本來住在妹妹家,但妹夫說:大哥不好意思,鄰居都在嘲笑你,我只能請你離開,門『砰』一聲關上,我坐在公園,黑漆漆還有蚊子,竟然那道光又出現了,陪我坐到天亮,很安慰。」
宋七力發跡的那年,正是台灣宣布解嚴的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隨著宗教解禁,新興宗教浮出檯面,順勢帶出了「宋七力現象」。真理大學宗教文化與組織管理學系教授張家麟說:「宋七力的領袖魅力在於:他有口語論述的能力,而且他搞神通,一般凡人對有神通的人會產生幻想,甚至想學。」 INLINE

怪力亂神虛幻也真實
確實,我所接觸的宋七力信徒,不少人有見神見鬼的經歷。Emma從小就常見到鬼一般的黑影,也有憂鬱症,她說:「直到去年接觸宋七力,我才瞭解自己不是怪人,他要我正面看待自己的特殊能力,憂鬱症也好了。」
「天香回味」火鍋店老闆林振龍也是宋七力的信徒,他曾因生意失敗跑路,在茶藝館遇到宋七力,「我那時想自殺,但宋七力勸我,人活著不只為了賺錢,還要追求內心平靜,他教我看見光,從此我就追隨他了。」
宋七力救了他們,但作為一個擁有七情六欲的人,他的救贖在哪?採訪過程中,他不時提起那道光,我們發現那道光總是在他低潮時出現(兒時被罵時、入獄時、官司纏身時)。那道光,還讓攝影同事跟著宋七力漫遊大草原、歡看裸體的全智賢…,那些看似怪力亂神的魔 INLINE

撰文:賀照縈 攝影:陳毅偉、宋岱融 設計:徐立芳

下載「台灣壹週刊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