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林飛帆倫敦手札】上一代與這一代

許多年輕朋友之間形塑對民進黨憤恨的情緒(張文玠攝)

文/林飛帆

勞基法的爭議暴露出台灣世代間的矛盾。無論哪個世代,我們不得不面對這個問題。必須先說,民進黨在青年世代裡的支持度崩盤是千真萬確,最關鍵的轉折,在於上月初民進黨強行於九十秒將勞基法修正案送出委員會,事件發生後,民進黨在20-29歲青年支持度跌至兩成,使得蔡總統隔日必須出面喊話,而行政院則被迫提出配套「把關機制」,也證明修法決定太過倉促。此外,說許多年輕人已醞釀一股欲與民進黨決戰,勢將其拉下台的氛圍也不是危言聳聽。

或許至今很多綠營長輩仍然不解為何許多年輕朋友對於這次民進黨強推勞基法修法這麼憤怒。這種不解,讓不少長輩因此由過去對青年的殷勤鼓勵轉而變成因危機感而要強力捍衛民進黨政權。各種「恨鐵不成鋼」奚落青年的言語,也開始在長輩群組裡相互流傳。有些人甚至合理化在博愛特區、台北街頭以拒馬圍得水泄不通將民意隔絕的做法(那是在國民黨時代,他們絕對不可能認同的),更有言論對警方驅離抗爭者的作法「叫好」並開始數落抗爭者無理取鬧。

這些說法或許不至於將青年世代往國民黨的方向推,畢竟所謂天然獨世代早已對國民黨深惡痛絕,不太可能再轉而支持他們,但如果有一天國民黨真的因此受益,我認為擁抱這些說法的綠營長輩也必須承認自己是這個惡果的肇因之一。許多年輕朋友之間形塑出一種對民進黨更加憤恨的情緒,大家感受到的是:不僅年輕人被過去宣稱要給予青年未來的民進黨背叛,就連以往動輒喊出「青年是台灣未來、政府應聆聽青年聲音」的長輩們,都為了鞏固政黨而將青年打成是無知、受特定政黨操控、又不知飲水思源。仿若一種過往國民黨回應青年的方式改以民進黨的口說出。

兩個世代的衝突,說到底是源自於生長背景和生命經驗的差異,與其對政治和社會問題的分析和感觸也相去甚遠。例如,「加班過勞」,對上個世代而言,可能是某種黑手變頭家的成功典範的元素;但對青年世代的主流感受裡,好一點的情況也只能是「維持生計的莫可奈何」。截然不同的社會背景與經濟環境,讓兩代人的處境和理解自然不同。

要享有不同生命經驗的兩個世代完全相互理解自然是困難的事,也是終究是必須要做的事。而確實,此刻,令人焦慮的恐怕已經不是勞基法本身,而是台灣這個政治共同體要如何重新建構,在不同世代殊異的生命經驗下,建立可以共同努力方向?對上個世代而言,此刻最重要的課題絕非一股腦地跳入本土政權保衛戰的邏輯,而是如何理解民進黨的侷限和其他世代所面臨的真切問題,並與之對話。對這一個世代而言,要解決當前的生存困境也絕對不只是阻擋勞基法修惡一場仗,或一次選舉的教訓,而是趨向世代正義與階級平等的行動綱領必須被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