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林飛帆倫敦手札】利物浦街的咒罵

翻攝自CRISIS臉書

文/林飛帆

走進利物浦街(Liverpool Street)之前,我和我太太被迎面叫住。在耶誕節幾乎所有商家都歇息,路上空蕩蕩的,陰雨無光且即將日落的午後,這個聲音顯得特別清晰。「零錢,拜託!」一位看起來與我年紀相仿的街友,站在我們前方不遠處喊著,並投以懇求的眼神。我尷尬地低聲跟他說:「我很抱歉!」然後帶著我太太離開。於是他朝著我們大罵,大意是:你們該死的、吝嗇的中國人。

我沒有停下腳步,沒有和他解釋為何我無法給他零錢,也沒和他爭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的問題。無家者的問題確實已是倫敦以及整個英國嚴重的社會問題。我並非沒有投下過手中的零錢給那些需要幫助的無家者,但在倫敦,龐大的街友數量已遠遠不是個人能夠解決的問題。從學校所在的市中心霍本站(Holborn)到我所住的位於東倫敦的穆斯林社區,沿路上碰見無家者並不稀奇。根據英國協助無家者的非政府組織Crisis的統計,今年耶誕節將有超過9000人將在街頭渡過,Crisis進一步指出如果政府不採取立即性的措施,這個數字在未來十年將上升47%接近13,400人。另一個協助街友的組織(Streets of London)更指出,光是倫敦每年就有8000名無家者必須在街頭過活。而事實上,根據英國政府自己的統計,光是英格蘭地區的無家者的數量,2016年已比2015年增加了16%,而且2016年的數量還是2010年的雙倍之多。或許是因為這樣,工黨領袖傑瑞米・柯賓(Jeremy Corbyn)連續兩年在他的耶誕節賀詞裡,都以關懷無家者為主軸,提醒人們歡度耶誕的同時仍應關注無家者,提供他們必要的協助。

我和太太離開空蕩蕩的利物浦街,轉入貝夫諾格林路(Bethnal Green Road),沿著我們來的路回家。即便是東倫敦穆斯林的社區,在耶誕節這天也一樣空蕩蕩的,不若平日的鬧市街景。一路上想著,如果今天叫住我們的是一位年邁且行動不便的無家者,我又是否該投下手中的零錢?然後又想著,如果這些無家者會去投票,他們是會贊成脫歐那群嗎?他們會投給工黨嗎?那些倫敦市區裡穿著體面的紳士淑女們,會因為見到愈加嚴重的無家者問題,而歸咎於移民,支持英國的本土主義嗎?那個咒罵我的年輕街友,今夜會去投宿市政府提供的庇護所嗎?我是不是應該留給他幾枚錢幣,就算是幾便士(pence)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