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每天都是世界末日】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紀實

12/23由勞團舉辦的反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由中午十二點開始,預定於夜間六點結束,繞行路線由民進黨中央黨部到立法院前。不料遊行過程變調,下午五點時,桃產總工會顧問毛振飛希望群眾乖乖散去,隨即遭到現場民眾與某些勞工代表的鄙視,認為是打假球。臉書立刻出現一波對毛的嘲諷文。加上警方刻意杯葛原定的遊行路線,以至於不滿的民眾,乾脆佔領中山南路與忠孝東路口,阻礙交通。

夜間近九點時,警方開始動員,想要驅散人群,沒想到現場勞工代表以及民眾突然進行一個前所未見的動作。他們沒有選擇繼續在原地佔領,乖乖被警察「勸離」,而是開始一個佔據馬路的動作。從忠孝西路、公園路、西門町、忠孝橋、市民大道,沿途不斷佔領馬路,阻塞交通。最後回到中山南路,並在夜間十二點多時,在台北車站遭到警方團團包圍。留到最後的人想搭捷運回家,卻被警方阻擋,雙方爆發衝突,混亂中有人被警察毆打。警方抓捕律師、記者與群眾,警備車最後將人丟包在台北近郊。

隨機佔領的過程中,觀察了一下人的反應。

當警方循例在中山南路口,要用盾牌陣包圍群眾時,群眾在沒有人領導的情況下,開始前進,隨機在每個路口,臨時換道。所到之處,民眾為之側目。批評遊行擾民的人並不多,許多人不干己事的視若無睹,但有不少補習結束的學生,或是路過民眾,都默默的聲援。有的人還跟著喊了幾聲口號,更多的是拿手機開始拍攝。

佔領忠孝橋時,高架橋上的車輛受阻。遠方後端的車狂按喇叭,但在隊伍前方的車陣卻很是安靜,無人開罵。從每個開車的人眼中,一樣沒看到憤怒,而只是無奈,更多的是思索的表情。計程車司機的眼神中,帶著一些悲哀感。

當隊伍繞到西門町,人車擁擠。旁觀的人潮中出現了一些討論的聲音。有小孩問說這些人在幹麻,只看到家長露出複雜的情緒說:「他們在幫我們爭取權益。」有按摩店的歐巴桑興奮的跟顧店的歐吉桑說:「過勞啦!過勞!這個要支持!」歐吉桑搖頭說:「無聊!」歐巴桑忍不住跟他勸說:「這個是為了大家。」

中華路口的路人跟騎士,無論身分或是階級,紛紛拍照錄影,沒幾個人顯現因為塞車導致的怒意。許多青年默默的看著,然後露出一種很想停下來也跟去好了,但還是因事無奈離去的眼神。西門町商家的員工,有的穿著公司制服衝出店門,對著遊行拍照,臉上顯露興奮的表情。

在路邊抽煙歇腳時,看到中國遊客,興奮的問在門口看熱鬧的飯店員工說:「這是不是反民進黨的遊行?在中國可沒這種事!」只見員工緩緩跟他解說:「這次上街的人,支持國民黨跟民進黨的人都有,他們是因為反對勞工權益受損才站出來的…」然後開始跟中國遊客講解台灣民主化社會中遊行的意義與抗爭方式。

參加社運這麼久,在固定的現場都只有參與者,即使是遊行,都沒看到旁邊民眾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但當遊行民眾高喊著:「反對勞基法修惡!賴清德下台!」的口號,各樣聲援的討論,與旁觀的態度,卻是我前所未見。

隊伍走到北門附近時,跑去上廁所,回來時坐在路邊休息。原本四下無人,突然所有跟在背後走的警力,在我身旁集合休息。一堆警局的小隊長在討論逮捕策略。帶頭的年輕警官先酸了一些小隊長帶隊不力,無法防堵民眾,然後一些位階較高的認真討論,要怎樣才能把這些人全都抓起來。

帶頭的人還一邊開玩笑:「如果他們從忠孝橋走到新北市,那邊應該已經部署好了。用mp5衝鋒槍把些人都掃掃死!」有的警察跟旁邊的說:「他們到底要走去哪裡?夠了沒?」更多的是趁空回手機訊息,或兩眼發直的等待下令。

日本的素人之亂,發起了擾亂警察部署的各種游擊戰方式,過去在社運現場很少看到有人使用。而這次遊行開啟了一種新意。沒有領導人,邊走邊跑的佔領活動,依法根本無從辦起。警方最後的違法驅離,可能讓他們被法院判刑。這次的活動將是未來社運場上的一種指標。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

 

上週末舉行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親子、學生社團、一般上班族都響應,約一萬人上街頭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