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人渣文本觀點:還需要青年黨的那些人

照片取自時代力量網站。

在台灣過去的威權時代裡,青年黨是國民黨唯二許可的在野政黨,雖然青年黨人一直想搞出像樣的政黨政治,但國民黨巧妙的運用一些技巧,讓青年黨不斷分裂,難以成為真正的威脅。

早期青年黨是個國家主義的政黨,但後來有什麼理念也不重要了,反正他們存在的意義,就是用來證明中華民國不是國民黨「一黨專政制」,而是「一黨獨大制」。在「萬年國會」的時代,青年黨還可以擁有一些席次,而在國民黨禮讓的狀況下,也曾在各級選舉中勝出。

對於當時的黨外人士來講,青年黨和民社黨(另一個合法政黨)是從政的選項之一,郭雨新和陳菊都曾經是青年黨籍。但在民進黨成立、解散萬年國會後,青年黨已無力贏得席次,也漸漸退出台灣百姓的視野。

為什麼會突然提到青年黨呢?因為現在的民進黨,對於時代力量不乖乖的當「他們的青年黨」,顯然相當「氣噗噗」。時代力量在許多民進黨人的眼中,就是該當個民進黨意的應聲蟲,頂多只可以在一些民進黨不敢衝的急獨議題衝一下。

但這樣時代力量有存在的意義嗎?現在又不是民國五十六年,是一百零六年呀。對時代力量黨人來說,為什麼要乖乖的當民進黨的附庸黨?就因為選舉上有過策略聯盟,曾受過民進黨的禮讓嗎?

但民進黨在那些選區,自己又真的拼得贏嗎?也受過民進黨禮讓,之後也非常不給民進黨面子的柯文哲,看來也混得比(配合度較高的)時代力量更好呀?一直聽話下去,會不會像青年黨一樣,是死路一條?

若依然想不通,就再看看民社黨、新黨、親民黨、台聯的歷史,想想相對較小的政黨,應該如何與主張類似的大黨互動。答案其實很明顯,就是太配合的話,一定會死。

當然,許多民進黨人,就是認為時代力量該去死一死。時代力量也知道有很多民進黨人是這樣想。既然都很清楚明白,那,時代力量不配合民進黨演出,又有啥奇怪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