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壹觀點》從罷昌案看見公民運動的左右對抗

安定力量發起罷免立委黃國昌案,雖然因為沒達到最低門檻63888票而失敗,但是也拿到了4萬8千多票,若非天氣驟冷因素,恐怕黃國昌的立委之路也是岌岌可危。

強調要正面對決的時代力量,催出來的選票顯然不如理想。所謂,浪潮退了,才知道誰沒有穿褲子;當民進黨支持者熱情退去,時代力量的年輕族群光芒也就顯得黯然失色。

才剛成立一年餘的政黨,缺乏組織紮根的結果,剛好遭逢一次震撼教育的檢驗,完全暴露出小黨來不及長大的青澀困窘。這並非壞事,至少提醒在明年地方選舉加強組織工作的必要性和急迫性。

問題在時代力量和民進黨的大小綠關係。2016立委選舉,三席區域立委黃國昌、林昶佐和洪慈庸都是在民進黨禮讓下得以出線,綠營基本盤加上青年選票,正是此一戰役的勝利方程式。

然而小黨不能一直依靠大黨禮讓,必須開拓新的空間,也必須給年輕支持者交代,例如杯葛一例一休修法;而這和想穩健執政的蔡英文政府,自不免正面槓上,種下大綠普遍不滿小綠的種子。

當執政的民進黨往右派靠,本來是時代力量接收傾向左派年輕支持者的好機會,但年輕族群儘管發聲聲浪不小,在台灣整個政經社會中,無論是選舉組織或是經濟資源上,仍屬弱勢。以致支持綠營的保守勢力,反而成了牽制時力的主要力量,未來綠營選票只要稍作移動,時力單靠年輕族群支持,實在難撐大局,對時力在地方的選情影響,是不可承受之重。

時力的另一個挑戰,則是面臨公民社會質量的轉變。太陽花學運將自大埔事件以來的社運推到最高潮,公民運動成了顯學,各種勞工或環境議題,無不訴諸公民抗議。但也因此,過去的保守力量很快就借用了這個概念,並起而發動屬於他們的公民運動。

台灣的傳統保守勢力,本來就有強大的社會組織網絡,甚至更緊密而有效率,只是過去囿限於國民黨體系下的規範,無法揮灑。這次發起罷昌的安定力量,也是一種公民運動,他們的真正訴求是反同婚,善用其原本組織加上網路造勢,很快就趕了上來。而且,由保守的教會打前鋒,再由國民黨暗中輔助,儼然就是民進黨暗助太陽花手法的翻版。

數位時代的社會,互相學習的速度十分快,尤其新的行動通訊軟體,讓年長一輩容易投入動員的戰場。同樣是公民運動,保守勢力一旦動員起來的效率,隨興激憤的年輕世代未必能夠佔得了便宜。

就如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接受台灣媒體專訪所說,「台灣總是迷人、吸引人之處,就是民主竟然能夠如此生根。」台灣社會各方面都處於變動的狀態,唯一確定的是,民主已是不歸路。所有參與政治權力遊戲的政客或公民,都應該牢記這個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