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壹觀點》沒有加害者的真相  是一筆糊塗帳

今年是台灣解嚴三十週年,立法院分別三讀通過了「國家人權博物館組織法」及「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讓台灣過去因為二二八屠殺事件及戒嚴時期白色恐怖帶來的陰影,可望有撥雲見日的一天;可說是邁向人權立國的重要里程碑。

可笑的是,當促轉條例通過之日,媒體膝蓋式反應,依然套用戒嚴時期所謂高昂社會成本的老梗,來計算促轉條例可能帶來道路改名的高昂費用。政治雖然已經解嚴許久,但媒體心態從未真正解嚴。

蔡英文總統認為「把那段大家共同走過的苦痛,直接簡化為『改名』,是很可惜的事情。」的確,轉型正義不只是將各地中正路或中正紀念堂改名那麼簡單。但用金錢計算,反而凸顯在諸多媒體眼中,正義是多麼不值錢,多少人長期遭受的苦痛比不上這些變動帶來的成本。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三讀通過時,國民黨氣急敗壞的說,「限縮在民國34年8月15日起到81年11月6日,分明是針對國民黨。」「如果只是把目標放在消滅在野黨,就無人可監督。」如此反應,剛好證實國民黨的心虛與焦慮。

其實條例中所謂威權統治截止日,原本是到李登輝前總統1991年4月30日明令宣告動員戡亂時期終止這一天,但經國民黨立委楊鎮浯提醒,金、馬直到1992年才解除戰地任務。故將截止日改為1992年11月6日。

亦即,連國民黨立委都知道,這段時間全台包括金馬在內無一倖免的恐怖統治,的確存在一條明確的界線,而這個界線就是國民黨來台鐵腕統治的期間。

沒錯,促轉條例當然是針對國民黨而來,而且是針對戒嚴時期血腥統治台灣的國民黨;畢竟多少人因之家破人亡,促轉條例不針對它,難道還有別人?

其實現今的國民黨人不需要背負國民黨威權時代的原罪,因為即使那段時期的國民黨人,也有許多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國民黨不思思念念為這些同志平反,反而當心現在的組織被清算,不僅無聊的對號入座,更顯示,它從未真正悔改。

李登輝曾經以總統名義為二二八屠殺事件向國民道歉,但國民黨本身從來沒有為它的惡行而道歉,這樣欠缺誠懇面對歷史的反省能力,注定這個政黨再起的機會渺茫。

雖然轉型正義的工作千頭萬緒,唯有一點,迄今為止最令人感到遺憾的一件事,即自從相關檔案公布以來,我們仍然看不見加害者在哪裡?更遑論加害者願意走出來,向受害者道歉。

這也是為什麼蔡英文在人權日致詞時,東吳大學人權碩士學程主任陳瑤華會在現場安靜的高舉寫有「給我真相!誰是加害者?」海報的原因。

沒有加害者的真相,絕對是一筆糊塗賬。

如何透過檔案調查找出加害者,或給予配合調查、詳細闡述過去罪行的加害人特赦,讓加害人願意出面還原真相,都會相當令人關注,因為當加害人與被害人能夠對話,才是台灣社會真正和解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