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每天都是世界末日】獨派青年凱達格蘭大道抗爭紀實

十二月四日,立法院審查《一例一休》修法草案。從早上開始,立法院旁邊就聚集人潮,展開一波波抗爭。到了晚上九、十點左右,抗議民眾湧入約數百人,警方也部署數百名警力,嚴陣以待。最後立法院將法案送交政黨協商,一個月後再戰。現場民眾也逐漸散去。

十一點多到現場時,沒看到平常熟悉的社運咖臉孔。人潮大約只有數十人。本來期待二次攻佔立法院的事件,看現場正無聊準備要走時,遇到社民黨的苗博雅,就跟她哈拉一下。現場有些記者朋友,有位認識的覺醒青年女記者說,有一群獨派青年,他們要往總統府走去。

此時,聽到前方有人拿著大聲公,喊說要「散步」到總統府。一邊看只有不到十個人要去,想說好遠懶得走。結果就看到警察列隊跟在後頭。其他在場青年看到這個態勢,也就跟上,形成一群數十人隊伍,走到凱達格蘭大道。我也就拉苗博雅跟認識的記者一起去,看看熱鬧。

凱道與公園路被尖銳的蛇籠拒馬圍住。獨派青年(現場調查了一下,有自由台灣黨的青年團員,與一些青年獨派團體代表),在台北賓館前一邊演說,一邊喊口號,抗議行政院與立法院一例一休的修法態度。有人坐下,在地上铺著台獨旗幟,過往在社運場,極少看到獨派旗幟,在抗議民進黨的場合出現。此時警方舉牌三次,眾人皆不予理會。於是警方說再不散就要驅離,並以盾牌將人群,包括在場諸多記者,團團圍住。

於是帶頭者就說要散了,但卻被攔住無路可走。於是爆發警民衝突。衝突的過程,我眼睛看到的,就如同影片拍攝到的一般。僅僅十幾分鐘。現場數百名警力,驅逐在場扣除記者與觀光客,大約只有十來名的獨派青年。

有外國人經過看到衝突,大喊:「oh my god!發生什麼事?」我跟他說:「你不知道台灣是警察國家嗎?動武是家常便飯。」

衝突中,一個傷者被警察打到口流鮮血,堅持說要看病。警察只是把他架下警備車,也不讓他拿健保卡(跟外套留在車上),往暗處拖去,隨便丟包。

一個胖子哥衣服被拉開,可能因為體型關係,又可能因為本來只是旁觀民眾,而並非組織人物,警察拉不走就被置之不管。他怒吼了一聲:「你們這樣做嗎!?」,眼中充滿了執政者以此手段踐踏人民的不滿。悲憤都寫在臉上。

有一位青年只是處在媒體位置,拿手機拍攝現場。一個警察衝過去,怒嗆他拍三洨。青年火氣也很大,回推警察。然後雙方就開始扭打,青年被警察勒住脖子,其他警察與人群過去勸架,雙方就一陣拉扯。

青年被打倒在地,打人的霹靂小組成員挑釁的說:「是個男子漢自己站起來啊!是不是男人啊!?」有旁觀者在旁邊嘲諷警察沒繳稅金,霹靂小組成員怒回說:「我也有繳稅金啊!」並對旁觀群眾怒嗆一波:「聽不懂人話啊!」、「剛剛要你們走你們不走,現在才要走!?」。此時警察要逮捕青年,旁觀者大喊:「請說明法源!?」警察並未依法引述疑似現行犯的違法法條,就要押人。另一個員警更激動:「逮捕現行犯!逮捕現行犯!」青年被拉起來後,就被押上車了(嗯?)

最後警備車押走了一些人,現場警力包圍剩餘群眾。苗博雅在現場看得情緒激動,眼眶泛淚。拿起大聲公,並開始陳述(現場影片:https://www.facebook.com/miaopoya.sdp/videos/1551547834924799/),隨即被第一次舉牌。此舉更引動苗博雅的不滿。她引用2008年的圓山事件,來說明今天的衝突完全違法,到時上法院國賠的是稅金,判刑的是基層員警。高層只會把責任推給他們,警局分局長才不再繼續對她舉牌。

最後警察並未有強勢動作,人群移到台北賓館前。覺醒青年女記者跟我說:「我從早上九點就來立法院了,現在是凌晨一點我還沒回家。我看這些警察應該也跟我們一樣很累。」另一個女記者在旁邊說:「警察都輪班,這些應該不是早上九點就來的人。」

整件事我的感想是,自從2008年圓山事件,警方過度執法,現場民眾受傷,並造成國賠,在2016年集遊法因違憲而修法之後,台灣幾次的未申請集會遊行,即使驅離,也都大都平和。今天凌晨這次的驅離,造成多人流血受傷的場面,應是近年突發集會的首次。

警察要舉牌驅離,也可以啊。拿大聲公的人就號召民眾要走了,警察卻以人牆圍住,不讓人走。今天不過是30個人左右,因為不爽立法院結果,走到凱道靠北一下,就被如此對待。現場500多名警力,嚴重違反比例原則。之前退休軍公教警察在抗議時不走,怎麼沒有被這樣對待?被打傷的阿伯年紀也跟退休警察差不多啊!
.
苗博雅本來只是來關心群眾,見到衝突,眼角含淚的批判警方作為,也隨即被舉牌。今天執政的是本土政黨,是民進黨,是有著長期民主抗爭歷史的政黨。他們竟然用馬英九政府對付不滿民眾的方式,來對付自己的人民。為了什麼?為了一部對資方傾斜的勞基法修法法案。現場絕大多數都是台獨份子,這是民生議題,連自己人都看不下去,站出來的結果是被武力對待。

民進黨不要以為安撫了老獨派就沒事,就把年輕人當白痴。如同苗博雅在影片中所說,她出生於解嚴那一年,民進黨是如何在抗爭中這樣一路走來,現在卻用威權的手段壓制人民。

如果不是低薪過勞的現況,讓青年忍無可忍,現場聚集的民眾與諸多媒體,難道都是吃飽了沒事的白痴?
.
這是從衝突開始前到結束後的13分鐘影像,屬於我看到的部分。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作者簡介:傅紀鋼,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塔羅牌占卜師。肥宅+魯蛇+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