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好久不見!林青霞級《莒光園地》軍中情人

孫自強(前)、朱凱麗(左)、王尚智(後)都是華視人。(翻攝自王尚智臉書)

「孫自強在電視新聞圈評價,可是林青霞等級的超級美女」人在美西旅遊的資深媒體人王尚智,臉抒放了孫自強、華視前美女記者朱凱麗在洛杉磯相見歡合照,並記載三人的點滴。華視前主播孫自強有「軍中情人」美名,5、6年級當過兵的人,對她當年主持華視《莒光園地》甜美外貌一定印象深刻。

孫自強在合照裡,完全看不出已是2個孩子的媽。王尚智眼中的孫自強,還是保有當年的迷人風采。他回憶進入華視服務1年後,孫自強就離開新聞部,2年後遠嫁美國,孫自強旅居美國後,除照顧家庭和一對兒女,更常與先生出國旅行,生活愜意。還驚曝當年在華視時,孫自強比較善良,至於美女朱凱麗,則會叫他跑腿出公差。(撰文:宋志民)

以下是全文:

來到美西若膽敢不跟她們見面,那真的是向天借膽的事。

不只是因為她們的生肖以擅長吃人著稱,歷史上除了武松也沒人真能拿她們怎樣。

再加上她們都是處女座,特別是都曾經與陰晴不定的天氣每日息息相關。

於是乎就連洛杉磯路邊隨便問一個阿婆也都能看得出,當我們三人合照時,我完全就是從山口組大哥變成跑腿小弟。

不過說到跑腿,當年在華視時「孫自強」比較善良,確實只有「朱凱麗」會叫我跑腿。

她會叫我下班時順道騎摩托車載她,去台北市安和路的進口名牌女裝店去改衣服。

雖然我並不知道,她坐在摩托車上東張西望,手裡還拿著的都是自費購買每套一萬多塊錢的高級套裝只為了要播報氣象;

但這個「豪門又純樸」的交通移動到底是「貴婦或村姑」的風格,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朱凱麗之所以在當年華視被廣稱為「凱娘」兩字,當然並非三兩三!

確實一向出手大方的她,心血來潮隨時賞賜給攝影記者、駕駛,或我等青春嫩男跑腿小同事一碗乾麵、肉羹啥的,確實不知凡幾。

直到她辭職隨老公赴美前夕,關於一個信任老婆的無辜老公的金條存摺慘劇,才成為媒體滾滾紅塵中的隱約耳語。

至於孫自強在華視後來怎麼被叫成「孫小毛」,我這等當年的清純後輩已經不可考。

孫小毛在我進華視一年後,就離開新聞部了,再又兩年就嫁到美國來了。

身為當年在電視新聞圈被視為林青霞等級的超級美女,並不是誇張之詞。

我們這二十多年來幾次在美國、台灣見面,歲月若是所謂殺豬刀,她完全就是「持刀者」而非「受宰戶」。

在我心目中年輕時的孫小毛,其實更像是小李飛刀裡始終聰慧閃爍的小男生,更多是路見不平、仗義執言的個性。

美女的外貌裡看進去,那一道俐落能捨的靈魂,才是她真正浮雲如風的真正能量。

於是她們在週末暫時拋夫棄女,特別還「早起」,為了遠道而來的我聯袂出巡,這點十足令人由衷感恩。

週末的洛杉磯高速路經常塞車,她們從Irvine北上足足塞了一個半小時多繞來Glendale,在我午後北上三藩市之前,一起短暫早午餐。

三名「老華視」聚在一起,那種如神仙雲集般隨手交相拈來的電視台八卦,可真是如行雲流水啊!

我們只三秒鐘彼此招呼,交代了各自現在的生活狀態,旋即就一起回到了我23歲、她們29歲的電視記者與主播的黃金歲月。

所謂媒體的黃金歲月,並非無冕王的榮耀時代,而是一段充滿了豐盛、努力、起伏與無疑的時光。

不像現在,提到媒體中的生涯工作,總是不由得充滿了各種無力、疑惑與怨懟。

所以距離我上一回那麼「八卦」,應該也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與老朋友聊起任何媒體的往事,在台灣時總是飄來無奈嘆氣;只有在美國此刻,才有無所顧忌的泉湧歡愉。

於是我除了「兩舌」之外,也在大盤的美國式早餐之後,又加點了大杯奶昔。

實在是因為往事八卦,腦細胞進入高能階、高享受的多工狀態,熱量當然要慷慨補上。

我們三人開心的提到了大約超過五十多人的名字,一如上一回我們一起在洛杉磯所聊,我們當年在華視時所敬佩的、厭惡的、忍氣吞聲的都差不多。

這畢竟就是老朋友相聚關於八卦,一場慎重專注的三人「頻率共振」,以及產生出對這個世界提供了分析、歸納的「能量結構」了。

從初見她們義氣出現的開車過來,直到揮手告別之前,往事與情誼快速的靠近並且散放溫暖光芒。
離開我眼前的那位「孫小毛」,將重新回到洛杉磯的一位貴婦身份,除了照顧家庭、培養一對兒女,與先生經常出國旅行之外,平時以「追劇」為生活專業,佐以記者魂恆久的「影視八卦過目不忘」的多方掌握,構築她如今平實又豐盛的人生。

至於朱凱娘則在1998年之後,從一個宣稱要享受「少奶奶」後半輩子的可愛揮霍女,竟然搖身一變,成為如今坐擁兩座洛杉磯私人高校的創辦人與教育家,為著學生們的成績與申請大學每天勞心勞力,同時照顧她坦承性格與她一樣難搞的兩名女兒的「現世報」。

聊起從老三台,或者華視當年的人事星散各往天涯角落的每一個人,其實我們都算是很幸運。

如今三個人既都在自己所嚮往的人生時空位置,也依然都清楚於各自抉擇且進行中的當下所在。

所以顯然我們雖然「八卦」很多,但終究真正「造口業」的傷害不多。

或者說,老天畢竟垂憫我們三人各自的「天真乖巧、美麗大方、聰明有為」哩!

如今來到遙想當年的時刻了,從電視新聞工作「懵懂初探、苦樂綻放」,然後「思索歸納」至今的各自人生,我們也確實
都曾是努力、甚至全力以赴的當年電視人與華視人。

傳統電視人說是「珍惜羽毛、尊重形象、謙和又霸氣、禮貌卻堅持」,是一點也不為過的!

也因此離開不久,收到朱凱麗從回家車上發的來訊,一點也不讓人驚訝呢!

朱:「尚智,今天見面好開心,老友在一起的感覺真好,帶回很多已經遺忘卻美好的回憶,希望我們能很快再見面
PS. 請把我那兩張不好的照片delete,等小毛修好照片再傳給你」
王:「請高價買回囉~」
朱:「我已經沒有金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