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傷後人生】憂鬱十年 她只等公司一句道歉

陳巧蓮2006年罹患職場憂鬱症,是台灣第二個認定為職場傷害的憂鬱症,因為她的案例才使得「憂鬱」這看不見的傷,終於得到重視。

她是與丈夫兩人從澳門來到台灣,照顧三個孩子。1999年進入燿華電子擔任作業員,2005年還獲「模範員工」表揚,升上大夜班組長。職場上的人事角力使她被拔除組長減薪,她向主管、工會反應,但沒有人為她發聲。每日每夜,她的眼淚沒有停過,就醫時才發現罹患重度憂鬱症。求助無門的她,曾於2008年在勞委會協商時自殺,彼時,憂鬱症並不被認為是職業傷害,直到隔年才將精神病納入職災認定。但在同年,她也收到了燿華寄來的存證信函,寫的是她傷病假已滿,要將她解雇。她在協會與律師的陪同下,向燿華提起訴訟;一、二審勝訴,但燿華仍持續上訴到最高法院。

原本家在燿華電子旁,只要聽到上班的鐘聲,對她而言就是種折磨,因此便舉家搬走。在搬入的社區裡,她撿起別人不要的魚缸,放入她這幾年來購置的許多花花草草、可愛裝飾品,把家裡整理得一塵不染,雖然仍不知道何時能夠痊癒,但勝訴及憂鬱症的認定,終於讓她逐漸可以看到光。(撰文:江佩津/攝影:蘇立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