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傷後人生】高壓電擊帶走他的一切 單親爸因此堅強

因工受傷的人們,把身上的一部分賣給了公司,雖有短暫的補償,但傷後效能不如以往,可能最終遭公司與社會遺棄……楊國楨在1994年因為高壓電擊造成右手萎縮、失去功用,他在工傷後求職受挫、家庭破碎,但他在工傷者之間找到歸屬感,在協會中繼續為了工傷者奮鬥、爭取權益。

楊國楨的右手遭到3300伏特高壓電擊,手掌失去功能(攝影:蘇立坤)


1994年,國中畢業的楊國楨在東元電機擔任機工,一次扳手滑落,他前傾時反射伸手抓支撐,抓到通有高壓電、沒有防護的加熱線圈。「其實不太痛,只是感覺有股力量拘束著你、逃不開,皮膚有點撕裂感,卻也叫不出來。」直到主管看到火光,機警關掉總電源,終於逃出來的楊國楨只問:有這麼嚴重嗎?

楊國楨在工傷協會擔任專員(攝影:蘇立坤)


他選擇強制退休,領了退休金離開。傷後五年,他求職四處碰壁,堆高機徵人薪水兩萬八,公司看他的右手,問:「兩萬二要不要做?」領的錢也在持家之中見底,擔起經濟的老婆說她撐不下去了,只能讓她走。兄弟姊妹的小孩穿著名牌時,他買給兒子的是一雙299元的運動鞋,有天兒子說想要nike球鞋,帶著存了十個月的八百塊,問他:「能不能贊助我?」這是受傷後他最痛心的一刻。

楊國楨身為工傷者,十分能夠同理、協助跟他一樣受傷的人們(攝影:蘇立坤)


2000年,他正式到工傷協會任職,剛開始他怕自己做不了電腦文書、法規制定,但同事們包容他、給他時間。現在,楊國楨一到辦公室,就先幫志工開好電腦,用左手鍵入密碼,蜷縮的右手在一旁輔助,但大部分的動作仍是仰賴沒有受傷的左手。「我是一個從職場中掉下來的人,」但他說,「我只有國中畢業,也能進國會殿堂,立一部我們職災者的法令。」(撰文:江佩津/攝影:蘇立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