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

【童嵩珍性愛論】不舉的背後原因 原來是這樣

男人不舉有可能不只是生理的問題,包括心理、伴侶間的相處,都需一併解決。(繪圖:唐瑋璘)

「擔心性器官太小,會不會影響生育?」小希一進入咨詢室就先問我這件事。

小希,28歲,有張稚氣的臉,高挑,說話聲音微微的。他們結婚3年一次成功的性生活也沒有。

「偶而老婆會說我,器官不夠大,不夠硬,這樣怎麼會成功?」這話傷我自尊。

結婚後的3個月,他們曾經有試過,卻使不上力,位置好像也不對,弄對了位置後又不硬了,就這樣折騰很久一連好幾回,幾乎沒半點進展。老婆對於性的互動也很少,老公會邀約她一起看成人片,但她總覺得噁心而拒絕。

小希無奈地說,「由於雙方都是第一次,老婆剛開始會夾臀、推我,後來進展到可以進入一根手指頭,但我對女人的性器官也很焦慮,每次剛開始親熱時都沒問題,但真正行房時就會軟掉,有一次我向老婆提議我們是否可以用摩擦陰部的方式讓我減少焦慮,但老婆拒絕,說我這樣是幼稚的行為。

進入訓練教室時,小希的器官硬度有達標,但敏感度有些問題,有時硬,有時軟,狀況不穩定。第二堂課時老婆一起來了,老婆說是老公的前戲不足導致她不夠濕,自己也不知該如何配合,不過經過這段時間在床旁看老公的練習,老婆想性愛應該不難,配合的部分應該不是件難事。

在互動的部分,兩人對性愛都較被動。小希以前自慰的時候都是在床上,練習時也在床上(進行按摩),就這樣賴在床上多好,而且那話兒也比較穩定、舒服,可是他要求老婆坐上去(女性上位),但老婆怎樣都不肯,覺得勃起能硬、能正面插入是本能,是老公的天職,女性上位是種犧牲。

「竟然只能在床上!」這種勃起的狀況的確有點異於常人。他只能在床上經按摩時勃起,不能在床旁,也不能使用傳教士體位進行,小希希望他能像正常人一樣,勃起後什麼姿勢都行,當然他希望老婆能幫他,但除了老婆拒絕外,自己也拉不下面子。

第三堂課,老婆還是「陪」著來,但就只是「陪伴」,學習意願很低也不願參與。小希說回家練習也是如此,他已經不想再勉強了。過程中雖說硬度是有改善,但終究還是只能躺著,只要一想要「做」,硬度就馬上消失,反反復復的,一如剛來求治時一樣。

「我希望我是真男人,要負起男性的責任,」老公還是一直維護老婆,繼續說:「老婆較膽小,不敢第一次在上位,這個我也能理解。我是想,難道老師不難再多幫一些忙?一定要老婆在上位才能做得了?還有,以後我們都要這樣(女性上位)不可嗎?」

「你自己的能力與感覺應該很清楚,」我說,「你應該知道目前不靠任何藥物你就只能是這樣,靠藥物你又副作用大,為何不要說服一下老婆?」

這時老婆說話了:「老公(硬不起來)的問題應該不是自結婚以後才有的,我覺得是他虧欠我,雖然這樣,這些日子我也在旁邊待命(但僅只於待命),只要老公可以,以後我都願意(躺下來)配合。雖然他說他在床上能勃起,但其實時間也不長………..」

「還有,老公就是一心希望我配合他,但是我其實幫不了他太多忙,每次我伸手過去要幫他,他就躲,說會痛,會不舒服,其實我也沒什麼情慾了。」

老婆又抱怨地說,「我們之所以會結婚是因為我們各方面都很適合,就像菜單上的備註一樣,符合我要老公的條件,但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歡他?婚後,老公很大男人,幾乎所有的家事都是我一個人做,這些就當是基本的婦德好了,現在他連做愛這件事也要我幫忙,我覺得很犧牲。」

「夫妻間若雙方誰都不願意低頭,都不願意幫忙,強的、能力好的也不願意多出一份力,我覺得還不如早一點結束(婚姻)。」在三堂課後,我嚴肅地把我的想法告訴他們。

最後,我要老公承諾日後要多照顧老婆,特別是心理的部分,也希望老婆這次可以犧牲一些,採「女性上位」的姿態進行做愛的第一次。當老公承認自己不舉的弱點,並希望老婆能幫他時,他們的心房都立刻卸下,潸然淚下….

劇本應該是很順利的往下走,誰知道,老婆還是有���膽小,而且事情還出現重大轉折,故事應該重新改寫為:

因為彼此都是第一次,老公理當負起破處的責任,但因為不知道老婆有陰道痙攣(無法克服做愛的恐懼),長久以來一直認為是自己的問題,最後弄得自己神經兮兮的,忽軟忽硬的,最後來求治時也一直引導是自己的責任,但結果卻是大異其趣。

由於老婆最後還是堅持自己可以放入老公的手指,而小希也不想「傷害」或「勉強」老婆,所以之後的課程決定自己一個人面對,但他卻得面對他的勃起永遠不聽大腦的,「勃起」要需要最少的焦慮及最多的溫度、想像及情趣呀!

(作者簡介:為臺灣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是執有國際認證資格的專業性治療師,先後取得美國ACS臨床性學家學院,德國談崔(Tantra)性能開發工作坊等機構頒發的執業資格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