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第41期封面故事》婚外偷腥當街強吻 狀元立委色狼現形

立法院開議已一段時日,質詢台上卻少見新科國會狀元孫大千的身影,連他賴以撈票的最大宣傳利器—「Call-in」節目,也曾好一陣子不見蹤影。到底這位「全國第一高票立委」在忙什麼? 本刊近日追蹤發現:原來白天衣冠楚楚的「奶油小生」,晚上卻變身為餓狼撲羊的「美女殺手」。3月1日,記者現場直擊他「凍未條」,在街頭強吻女伴的過程,情節之香豔刺激誇張,令人絕倒。

三月一日,好個暖暖春陽,桃園縣選出的狀元立委孫大千在立法院開會時刻意低調,到了下午三點半,他先支開平常隨侍在側、相貌上最不易傳出緋聞的女助理,然後找個「特別上道」的司機,一切安排只為夜晚月圓時,美妙的獵豔行動。

孫大千當選立委後行事低調,用並非名貴的座車獵豔,也比較不引人注目。

不忙議事 只顧把妹
他匆忙離開立法院,到東森電視台附近,與媒體高層人士見面,左一聲大哥、右一聲大姐,叫得好不親熱。這也難怪,因為他全國最高票的九萬張選票,就是靠一次次上電視賣臉贏來的。
對一向有「媒體寵兒」之稱的孫大千而言,上電視是他累積選票的最快方式。雖然下午六點台北交通已塞到不行,但到TVBS《新聞夜總會》節目揶揄經濟部長宗才怡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他一句「可惜我們不懂打禪七,不懂宗部長語言」的俏皮話,又博得現場來賓一片笑聲。
耍完嘴皮,頭髮梳得「啵」亮的孫大千步出電視台,好戲就此上演。
晚上七點二十分,他叫司機把車停在百貨公司林立的館前路、開封街口,耐心等候了半小時,一位長髮飄逸的高挑美女翩然上車。

3月1日19:50 陳姓女子在館前路、開封街口搭上孫大千3C-9×××座車,前往用餐。

浪漫晚餐 搞定佳人
滿心歡喜的孫大千和她驅車抵達復興北路八王子懷石料理餐廳,下車時還不忘對司機比出一個「搞定」的V字手勢。

20:25 搞定 孫大千偕同陳女驅車抵達復興北路八王子懷石料理餐廳,下車時還不忘對司機比出「搞定」的V字手勢。


為了展現財力和誠意,孫大千挑了每人最低消費兩千五百元的包廂。面對如此尤物,孫大千不停地邊吃邊比手畫腳,口沫橫飛逗得佳人巧笑盈盈,一餐飯搞到十點四十分才結束。

22:42 燃起熊熊熱情的孫大千與美女共進昂貴的雙人晚餐後,出門前還不停比手畫腳逗佳人開心。


出了門,美女準備搭車離去,但孫大千放著這麼可口的「甜點」不吃,怎麼算「呷飽」,隨即攔下她,提議來一段星空散步。兩人便沿復興北路騎樓並肩緩行。

星夜漫步 愈靠愈近
從兩人保持一點距離與略帶生硬的互動來看,兩人並不熟稔。但初春暖風醉人,這一散步,走了足足二十五分。孫大千在美女身邊更是陶醉,他加足馬力,繼續說笑營造氣氛。
不一會兒,孫大千已難耐春心,和美女愈走愈近、愈走愈近…突然,他伸出祿山之爪,冷不防地朝美女臀部摸了一把,原本沉浸在浪漫中的美女,嚇得退開了一步。

22:53 摸臀 孫大千提議展開「飯後浪漫散步」,途中忽然碰了女主角臀部一下,嚇得她退開一步。


此時的孫大千,早已被美女迷得頭昏目眩,哪管得了身處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他不斷偷襲,一會碰腰,一下摸手,最後終於在走廊柱子旁停下,對著她深情告白。

23:10 摟腰 孫大千越走越慢,最後在柱子旁停下,摟住女主角的腰,展開攻勢。


說著說著,孫大千忽然伸手摟住她的腰。經過一夜精心策劃的調情,美女終被打動,情不自禁回身抱住孫大千。孫大千見機不可失,立刻把她擁入懷中,以鼻尖輕觸她的臉頰。

23:16 熱吻 一日周旋,上壘機會就在眼前,滿臉通紅的孫大千終於一親芳澤。

輕擁入懷 當街熱吻
上壘機會就在眼前,滿臉通紅的孫大千,深情款款地表明想一親芳澤,女主角完全失去抵抗能力,任憑孫大千火熱雙唇緊貼深吻。經過天長地久的一分鐘,孫大千食髓知味,換邊再長吻一次。

23:17 換邊再吻 女主角完全無法抵抗,任憑孫大千緊擁,火熱雙唇緊緊纏繞她的頸項。


美女完全不知所措,任由孫大千的嘴在她頸間游移,經過三分鐘以上、渾然忘我的當街激吻,美女軟癱在孫大千堅實的臂膀裡。

23:21 深擁 經過3分鐘當街激吻,女主角軟癱在孫大千堅實的臂膀裡。

23:24 上壘得手後的孫大千顯得意氣風發,秀髮微亂的女主角則小鳥依人。


接下來怎麼辦?孫大千顯然很有經驗,提議到錢櫃KTV敦南店,兩人在密閉包廂內獨處一小時。

孫大千曾說因狗仔隊而不敢交女友,實際上他顯然未把狗仔隊看在眼裡。

一個鐘頭的熱情歡唱後,兩人終於步出KTV。


深夜一點半,兩人走到錢櫃附近的怡和大廈,美女要進門,但精神亢奮的孫大千,仍不罷休,纏著美女不放,美女不停地比手勢求饒,孫大千沒料到無法得逞,放她走後當街發呆五分鐘。

3月2日01:37 孫大千看來意猶未盡,但陳小姐似乎體力不支。

經不起精神亢奮的孫大千猴急的要求,陳小姐在住處樓下門口一再求饒。

陳小姐勉強脫身,留下孫大千當街發呆。

公開場合 帶她亮相
三月三日,孫大千進一步向美女展示他的政治魅力。他回桃園縣龍潭參加縣議員游正琳服務處成立儀式,這位美女又與他一起前往。她穿著剪裁合身的米色褲裝,揹著一個PRADA皮包,在一群以歐巴桑、歐吉桑為主的群眾中,十分搶眼。

主持人介紹嘉賓時,原本也打算連她一起介紹,在台上的孫大千看到了,馬上說:「她是我的助理,沒有關係,讓她在那裡就好了。」美女則自稱姓陳。

3月3日在公開場合,孫大千與擁吻的美女並肩同行,卻向眾人介紹陳姓女子是他的助理。


十一點散場,孫大千的真正助理搭一輛車離去,但陳小姐卻沒有與助理們同行,而是上了孫大千的車,單獨往楊梅開去。
已婚七年的孫大千居然毫不避諱地帶著漂亮女子同進同出,相當不可思議。雖然,孫自稱這位陳小姐是女助理,但本刊查問他的朋友和助理,卻沒人見過這位陳小姐。一位熟悉孫大千的親民黨人士說:「孫大千見一個愛一個,交叉交往,這女的不過是此刻的獵物,是誰?是什麼背景?有什麼重要?」對照孫大千過去「把美眉」的紀錄,可以發現,他獵豔的手法如出一轍。

孫大千真正的貼身助理是身後的潘小姐。

第一招是吃飯,要約到燈光美氣氛佳的咖啡館或高檔餐廳,展現他的品味和財力。
第二招是發揮舌功,甜言蜜語猛灌迷湯以擄獲芳心。
第三招是散步,營造浪漫氣氛譜出前奏曲。
第四招是試探,藉著散步,開始有意無意地碰碰新獵物腰臀胸,看看她的反應。
第五招則是毛手毛腳,如果女的不排斥,��摟進懷裡上下其手,最後達陣。

橘軍代言人 桃花滿城飛
衣冠楚楚、口齒伶俐的「玉面書生」形象,不只出現在二十多年前,以新聞局長步入政壇的宋楚瑜身上,這幾年,有「宋楚瑜傳真機」之稱的黃義交,以及在總統大選時擔任宋楚瑜發言人的孫大千,也都是一個樣。

圖右:黃義交

黃義交 迂迴上壘
不過,黃義交和孫大千這兩張宋楚瑜身邊的形象牌,黨性上雖然是正橘色,泛出來的卻都是桃紅色光芒。
黃義交與周玉蔻、「寶寶」、何麗玲等人之間的緋聞,曾經鬧得滿城桃花飛舞。他擅於營造氣氛,從送禮物、北海夜遊談心、到共度浪漫夜,同樣的手法可以周旋於不同的女人。

孫大千 強迫取分
孫大千也喜歡桃花舞春風,散步、吃浪漫晚餐,都是他習慣的招數,而以他這次當街激吻的狀況來看,則更直接。黃義交和孫大千在傳出緋聞時,其實都已有妻室,但是他們並不常談及婚姻狀況。親民黨內人士認為,雖然孫大千與黃義交都帶桃花,但是黃義交做人比較真,在黨內有不少朋友;而孫大千人緣就比較差,在黨內朋友不多,敵人卻是不少。

麻辣牙醫 拒絕騷擾
這些招術,他屢試不爽,但也曾碰過釘子。總統大選前,孫大千隨宋楚瑜到台中一家牙科看診,當場看中一位高挑修長、打扮清涼的麻辣女牙醫。孫大千按捺不住,立刻要了電話,當晚就展開攻勢。

不願具名的女牙醫拒絕孫大千的性騷擾。


女牙醫家住台北,趁著假日,兩人約在台大對面誠品喝咖啡。孫大千不知道是怕人看到還是興奮緊張,頻頻摸頭髮,而且一直說個不停,沒什麼營養的東西,都可以被他講得頭頭是道。他老愛向女牙醫表現自己很行,表示自己常遇到有人打招呼,卻不知對方是誰。
聊了一個多小時,孫大千提議去他熟悉的台大校園散步,沒走幾步就猴急起來,一把要牽女醫師的手,很有個性的女醫師立刻甩開,他不放棄,走幾步就碰一下,最後乾脆直接搭上來。
所有女人不想別人碰的地方,孫大千都要碰。女牙醫被吃了豆腐,非常生氣,直接說要回家。後來,孫大千又打了好幾通電話要約她出來,她都不理會。
不久,這位醫師的媽媽在雜誌上看到孫大千已婚的消息,非常驚訝。女牙醫對朋友說:「他根本看不出來已經結婚了,有老婆的人還亂搞,真搞不懂為什麼會拿那麼多票!」

國會之花 險落情網
豈只女牙醫差點受騙,連國會之花邱議瑩都險落孫大千的陷阱。
同樣麻辣美豔的邱議瑩,正是孫大千最「哈」的美女類型。
總統大選前期,宋楚瑜聲望正高,邱議瑩和前省議員父親邱茂男一度要支持宋,雙方甚至談好了。孫大千見時機來到,頻向邱議瑩獻殷勤,打聽她的行程,溫馨接送。
憑藉三寸不爛之舌,孫大千逐步解除邱議瑩心防,但就在兩人要進一步交往時,邱議瑩得知孫大千竟然已婚,她氣炸了,自此以後,只要有人提起她和孫大千,就矢口否認到底。

國會之花邱議瑩也差點誤中孫大千陷阱。

長腿寶貝 游擊對象
孫大千偷腥目標很廣泛,不一定是名女人,只要屬於長腿、長髮、凹凸有致、家裡有錢的漂亮寶貝,他就「流口水」。如同春天發情的動物,鎖定對象後即展示財力、權力、魅力來求歡。
他最為人知的一段戀情是前夢想家的媒體部總監于善靜。總統大選時,孫大千與于善靜都負責競選網站,兩人同進同出,即使已引起黨內閒言閒語也不在乎,于也對外稱孫是她男友。興票案時,孫大千跳出來護主,監委調查時,還有一封署名「聯絡人于善靜」的解釋信函傳真到監委馬以工家裡,弄得監委們一頭霧水。現在于善靜已嫁到國外。
孫大千在台大化工系的同學說,孫大千雖眼睛有點「色弱」,有時無法辨別實驗品的顏色,不過遇到美色就成了色狼,強得很。他談情像打游擊戰,不會專注於某一段。唯一最久的,是她的正牌夫人陸定嘉,但兩人關係也最疏離。

空姐老婆 晾在家裡
陸定嘉是靜宜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華航空姐,同樣身材面貌姣好、聲音甜美。兩人在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三日結婚,但到二○○○年一月才補辦結婚登記,以實際結婚時間看,此刻正是孫大千的「七年之癢」。
陸定嘉婚後隨孫大千出國留學,孫大千返國從政、參選,都不見陸定嘉的身影,即使選舉時,也沒人見過陸定嘉公開上台為孫大千助選。
孫大千在當選後曾向媒體解釋:「在選舉前,我的婚姻的確亮起紅燈,正處於要離不離的狀態。我曾和太太多次協議離婚,但每到最後關頭,就狠不下心簽字。」
孫大千對媒體說,他們婚後就不斷爭吵,「主要是婆媳問題,她有三年沒陪我回家過年。」不過,為了孫大千的政治前途,兩人至今沒有離婚,孫大千的官方說法是,「經過安內,現在我們已沒有問題了。」但本刊調查,孫大千仍藉著婚姻「若有似無」的模糊狀態招惹美眉,忙於工作的陸定嘉,似乎也懶得管他了。

孫大千一路靠宋楚瑜提拔,被喻為「宋楚瑜的影子」,更因為與年少的宋楚瑜神似,深受陳萬水喜愛。

孫大千消毒總動員
本刊於5日上午撥電話給孫大千,想約時間訪談新女友的事,孫大千在電話中表示不願接受訪問,並很從容自在地說:「你們壹週刊要登什麼,我都沒意見。」本刊提醒他:「事情很大喔!」他還說:「沒有關係。」

避風頭 老婆請假
但是,孫大千的危機總動員,也就此全面展開。當天上午本來還在公司上班的孫大千太太陸定嘉,下午忽然就請半天假回家。
而曾被孫大千追求過,但已一年多沒有聯絡的女牙醫,5日下午也忽然接到孫大千的電話,告訴她:「狗仔隊已經跟我跟了一年多,這件事一出來,可能會把妳拖下水。如果有人來查證,就說沒有。」

陸定嘉(左)說她和孫大千的感情很好,沒有離婚。


事實上,本刊成立根本還不到一年,本刊記者也沒孫大千那麼充沛的精力,去進行一年的跟蹤。

拉警報 不忘調情
孫大千還不忘展現溫柔地說:「我很想去台中看妳,但最近被跟蹤,所以沒有辦法。」
到了傍晚,連親民黨台中市黨部都聽到孫大千說,他已被狗仔隊跟拍。可見孫大千的「桃紅色警戒」已拉得震天價響,他全面通報黨內相關人士,預先為緋聞消毒,並塑造受害人形象。恐怕連人還在美國,最疼愛他的「萬水姐姐」,都已經知道了。

極右黨棍 虛報費用
孫大千是極右小黨棍起家,大一時就衝出來擁護國民黨,專與現在也為新科立委的羅文嘉所屬的台大學生會唱反調。一九八九年,學生會曾演行動劇,為蔣公銅像披布條戴高帽,擔任學生活動中心總幹事的孫大千則出馬抗議叫罵。
孫大千在台大的親近同學說,他在校時有位要好女友,一九八九年並和女友一同為違紀參選立委的丁守中輔選,但後來被查出虛報費用。孫大千向負責處理這件事的學長哀求原諒,事情才未鬧開。
在美國讀書時,他很熱中國民黨活動,還當上十五全海外黨代表,當時宋楚瑜為凍省而和中央失和,孫大千因串連擁宋而和宋陣營搭上交情。

政治不忠 一如感情
不過,他在政治上和感情一般沒有忠誠度。馬英九競選時,他也參一腳,馬陣營人士說:「他沒幫什麼忙,選後卻要了個官位。」
總統大選時,他先投靠連戰不成,後來看宋楚瑜聲勢高漲,又見風轉舵,毛遂自薦為宋效勞,因勇於上電視舌戰而成名,還自我膨脹到要選台中市長。
孫大千嘴巴超甜,逢長輩就叔叔伯伯、阿姨媽媽叫個不停,曾有支持宋的老闆娘對他說:「你老闆(指宋楚瑜)的嘴像你這麼甜就好了!」
孫大千想更一步拉攏的,乾脆叫乾爹乾媽,秦金生、達欣集團老闆王人達都是他口中的乾爸,王人達對他的大方資助,連親兒子都吃醋。台灣大哥大老闆孫道存太太何念慈則被他稱為乾媽,他也藉何的關係討得宋楚瑜夫人陳萬水歡心,自稱「夫人派」。

即使沒有招牌油頭、國中時代的孫大千仍依稀可見眉清目秀的輪廓。

口蜜腹劍 人緣極差
親民黨人士說,孫大千是標準的「口蜜腹劍」,人前盡是好話,人後全是壞話,在黨內搞小圈圈,負責文宣部卻連個新聞稿也寫不好,做黨內網站時也傳出手腳不乾淨,宋楚瑜心裡有數,趁選舉把他請離黨中央。
孫大千自知沒人緣,卻常說個故事以證明宋對他的喜愛。「高資敏從國外傳真,說我是外省人,常上電視對宋不好。宋先生把信給我看,表示我是他的愛將,他不相信這些。」
自認「宋楚瑜第二」、「馬英九第二」的孫大千,政治野心是要在未來總統大選中和陳水扁接班人羅文嘉對戰。不過,孫大千行徑如同「柯林頓第二」,選民能否接受,可得看他能不能讓精蟲乖乖聽話囉!

孫太太:我們感情很好
對於孫大千豐富的風流情史及在外面交女朋友一事,目前在一家固網公司工作的孫太太陸定嘉接受記者訪問時,先反問記者「你說呢?」之後接著表示,那些女生,都只是雜誌寫的,她不相信。她說,五年多前結婚後,他們雖然有時也會吵架,但「我們的感情至今都很好,更沒有離婚!」

陸定嘉雖然相貌秀麗,仍無法阻擋孫大千偷腥獵豔的慾望。


孫大千稍早接受媒體訪問時,曾提及他們夫妻感情的確曾出現問題,也考慮過離婚,但選上立委後已改善。孫大千說,婆媳問題影響他們夫妻感情。
針對這點,陸定嘉不願正面回答。而孫大千父親則澄清,「夫妻鬥嘴是常有的事,我太太都把定嘉當成自己的女兒,絕對沒有婆媳問題。」
孫大千也曾表示,「我們家都是台大畢業的,這一點刺激了她。」對此,靜宜大學畢業的陸定嘉則不以為然地說:「不會啊,有人會這樣嗎?」

孫大千與妻子、父母同住在台北市南京東路,獵豔後他總是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回家裡。

孫爸爸:我擔心他太方正
五年前,陸定嘉曾在華航擔任空服員,針對媒體報導,「她和孫大千結婚,是因為她原本要飛名古屋空難那班死亡飛機,後來因為調班才逃過」,陸定嘉則直接駁斥說:「並沒有調班的事。」
孫大千父親則強調,他兒子很方正,不會在外亂交女朋友。他說:「不要看他很瀟灑,而且很軟的樣子,事實上,從台大到現在,他自我約束很好。」「我們還擔心他從政後太方正了呢!」

孫大千Profile

孫大千台大畢業紀念冊上的留言:「天涼好個秋。」令人不知所云。


生日:1969.8.28
星座:處女座
血型:B型
婚姻狀況:已婚
學歷: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工業焊接與系統工程博士候選人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國際關係碩士
.台大化工系
.建國中學第39屆13班
經歷:第五屆立法委員
.親民黨發言人
.親民黨中央黨部文宣部副主任
.世新大學講師
.北市中小企業輔導服務中心副執行長

撰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資料.研究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