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坦白講》欠你一通電話

吳先生,58歲,新竹市,退休刑警

四年前,電視說姓邱的死刑定讞,我想了一下,打了一通電話。


我哥哥姐姐都讀成大,全家只有我高中畢業,找不到工作只好當警察,媽媽叮嚀我不能亂搞,她要好名聲。鄉下很少大事,有一次找到失竊的車,失主包一大袋紅包,我說:「破案我很歡喜,但你包錢,意義就不同了,我警察名聲都給你打壞了。」

警察誘惑多,像有個學弟愛賭欠錢,幫藥頭販毒,被判三十年,我還去探監。我都請調單純的單位,七年前退休時只當到偵查佐,連小隊長都沒有,沒關係,我沒讓媽媽丟臉。

只有一件事。我當刑警頭幾年,學童陸正被綁架,偵查的是其他單位,我們支援,查很久都找不到屍體、兇刀,台北卻宣布破案。主嫌姓邱,被刑求時我在隔壁都聽得到唉唉叫,我們都知道不是他,但不能扯長官後腿啊。他被判死刑,經過幾十個法官還是死刑,後面審的法官不可能給學長姐打臉嘛。他還在關,快三十年了,一身病,有檢察官跟我說,大概就是關到死。

▲「姓邱的」為邱和順,與近期獲判無罪的徐自強同為著名冤案,曾獲多個國際組織聲援,但仍無法翻案。



姓邱的認罪,他女朋友(另一嫌犯)還向陸爸爸下跪,所以陸爸爸認定是他們,不講你們不知道,那是交換條件,姓邱的想看媽媽,警察說認罪下跪就讓他見媽媽。陸爸爸還說,為什麼姓邱的對案情這麼清楚?攏嘛是警察先跟他講,叫他照著講。

案子四年前死刑定讞,要槍斃耶,反正我退休了,沒壓力,我打電話給司改會。想不到沒用,法官連傳都不傳我,後來每次執行死刑,我都注意有沒有姓邱的,沒有才鬆一口氣。當刑警二十幾年,爸媽都光榮,只有這件事,我很不甘。前幾天,另一個冤枉的徐自強改判無罪,我在想,會不會還有希望?

撰文:簡竹書 攝影:李景濤 設計:范育舒 復興航空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