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畫作經歷造假 揭灣生回家作者謎樣身世

去年上映的電影《灣生回家》賺人熱淚,全台票房超過三千萬元,不僅一舉登上年度華語片票房第九名,更獲得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入圍,還獲選為今年大阪電影節開幕片的殊榮,近期並在日本公開上映;而早一年出版的同名書籍也在全台暢銷逾五萬冊,並獲金鼎獎非文學類圖書獎。

本名陳宣儒的《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自稱是灣生後裔和畫家,她在書中,以自己日本奶奶(實為外婆)親身真實的悲慘經歷,帶出二十二個灣生在亂世中求生存、尋找愛人的感人故事,擄獲不少讀者的心。近一段時間,她不時上電視,並在全國各地巡迴演講灣生的故事,儼然已成為灣生代言人。

但上週田中卻遭網友踢爆,指她涉嫌在網路盜圖後,再大膽發表在臉書佯裝是自己作品,這些畫作總共有十一幅,網友鉅細靡遺的舉證,來證明所言不假。其中一幅被田中稱為「奶奶所飼養的駿馬清水和蘋果」駿馬畫,竟是美國知名畫家的作品。

這幅畫作有作假之嫌,也讓田中在書中描述,自己和奶奶在日本生活相關情節的真實性,遭到質疑。無獨有偶,隨即有人就挖出三年前日本記者質疑田中實加身世的文章。

該文章是在二○一三年五月由日本產經記者吉村剛史所寫,他在採訪田中實加的過程中發現,自稱六歲以前都寄養在日本青森縣津輕市奶奶家的田中實加,念當地市立幼稚園卻不會說日語,且津輕市是在二○○五年才成立,所以田中六歲時,尚無此市。後來又發現田中實加自稱回台後念過高雄日僑學校,但卻講不出老師和同學的名字。

吉村剛史當時報導時刻意將田中實加的名字以英文字母M代替,但本月出版的日本《台灣映畫2016》刊物中,吉村將田中實加的身分揭露,試圖戳破她的身世謊言;但田中實加卻又在臉書辯解,強調是吉村剛史一見面就連珠砲的逼問她父母親的名字、住家地址、是否結婚生小孩等問題,雙方當天透過翻譯談不到二十分鐘就不歡而散。

對此,本刊求證吉村剛史,他強調當天採訪田中實加的時間約九十分鐘到一百二十分鐘,且仍保留當時的錄音帶,因他的記者身分,才會追問田中實加有關家屬、工作、學歷等狀況。

吉村剛史解釋,二○一三年之所以會將田中實加的名字以M代替,是因「我臆測田中小姐有一種『精神病』,有些人堅信自己做的虛構。但電影今年十一月在日本公開(上映),事情改變了,所以《台灣映畫2016》上我報導用『田中實加』的名字。」

除了個人身世造假外,田中實加的學經歷也多遭質疑,包括她自稱唸過文化大學、北藝大、國立戲曲學院,還有國立東京藝術大學、紐約市立藝術學院、法國尼斯藝術學院等學經歷,都遭網友懷疑膨風,甚至還吐槽田中實加是否有特異功能,才能以「超光速」跳級完成這些學業。

另外,《灣生回家》一書也遭許多台灣文史工作者質疑內容多處與事實不符。
長期研究灣生議題、也和田中實加有過接觸的花蓮縣青少年公益組織協會執行長黃榮墩和召集人翁純敏夫婦就表示,《灣生回家》書中第二百四十六頁的「花蓮神風特攻隊」章節中就有多處明顯造假。

翁純敏說:「田中實加在書中說她曾參加在日本福岡舉行的『吉野村會』最後一次聚會,但其實她根本沒來參加…還有說她曾訪問花蓮中學老校友國田宏也沒這回事!因為國田宏的女兒後來有跟我說,田中實加沒有採訪過她父親!」(撰文:調查組)

田中實加遭網友踢爆盜圖當畫作後,她的謎樣身世也接連被起底。(圖:壹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