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討生活】日本「叫賣哥」,為何比較欣賞台灣顧客?

龜山雄太是少數在台灣做「叫賣」的外國人。他本來在日本做叫賣,2年半前,被公司派駐到台灣,「一般來說,日本人不喜歡去國外工作,因為不熟悉語言和文化,會害怕。但我原本就喜歡國外,加上從來沒聽過日本人去國外做叫賣,所以很嚮往。」結果龜山雄太賣掉了所有的家當,獨自來台灣打拚。  

從事叫賣工作四年多,龜山雄太認為,第一要件就是「要被客人喜歡」。他剛來台灣時幾乎不會說中文,當時他用日文叫賣,得靠翻譯翻成中文,很難吸引台灣顧客。於是龜山雄太非常努力的在賣場學中文,兩年來中文進步神速。他還發現,若能講台語,在中南部更吃得開,所以他也學習台語。  

有一招是他在日本學的。日本顧客不喜歡「被推銷」的感覺,所以龜山雄太很少說「先生小姐看過來」之類的開場白,相反的,就算眼前沒客人,他依然叫賣,對著空氣介紹產品,用意是讓顧客放下戒心,慢慢的被聲音吸引過來。  

龜山雄太發現,台灣的顧客,跟日本差很大,「台灣人比較直接,像我叫賣的時候,很多客人會問我問題,這是什麼材質?怎麼用?但在日本,客人都不會提出問題,只是冷冷的看我做介紹,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他有沒有興趣。我欣賞台灣的客人,比較有互動,也很熱情,甚至會跑來跟我說,我賣的東西多好用多好用,聽到這種話就覺得很幸福。」  

龜山雄太很愛在台灣做叫賣,唯獨有一點讓他深受考驗:「在日本,完全沒有會殺價的客人,日本沒有殺價文化。但是來到台灣,很多客人會說,比較便宜可以嗎?買一送一可以嗎?第二個七折可以嗎?剛開始真的難倒我了。」他覺得最會殺價的是台灣歐巴桑,曾有個太太想買一罐清潔膏,然後硬要龜山雄太另外多挖半罐清潔膏送給她…諸如此類的要求考驗他的臨場反應。  

獨自在台灣工作的龜山雄太說,有一首日文歌唱出了他的心聲:「這首歌叫『生活的柄』,內容是關於遊民,他沒有家,每天都住在不同的地方,但是,他還是很努力的生活著。我想到自己,當初把日本所有的東西賣掉丟掉,來到台灣,沒有朋友,都有家人,雖然有點寂寞,但也很喜歡這種『無論如何都要一個人努力走下去』的感覺。」(撰文:賀照縈)  

【討生活】系列

「隧道坑夫」月薪10幾萬卻沒人敢做,背後原因有洋蔥

全台最資深「挽面阿嬤」,讓千年美肌魔法不失傳

竹科工程師去洗洗衣機,闖事業第二春

龜山雄太是少數在台灣做「叫賣」的外國人。他本來在日本做叫賣,2年半前,被公司派駐到台灣。(攝影:蔣煥民)

龜山雄太非常努力學中文,兩年來從不會說中文到現在對答如流。他還發現,若能講台語,在中南部更吃得開,所以他叫賣時也會穿插台語。(攝影:蔣煥民)

龜山雄太發現,台灣的顧客跟日本差很大,台灣消費者很直接,樂於互動,日本消費者則內斂,喜怒不形於色。(攝影:蔣煥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