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討生活】「隧道坑夫」月薪10幾萬卻沒人敢做,背後原因有洋蔥

「隧道坑夫」,顧名思義是挖隧道的工人。他們每天在暗無天日的山洞裡工作,粉塵多,空氣相當差,更難熬的是夏天,如果外面攝氏30度,山洞裡則高達45度。隧道坑夫是高風險的職業,除了必須使用炸藥,還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例如落石、坍方,萬一挖到水脈則會造成大崩塌,搞不好連命都沒了。  

蔣明益是資深的隧道坑夫,從事這一行18年了。坑夫必須跟著工程駐守當地,不能常回家,再加上高風險,心理壓力是很大的。蔣明益說:「第一次做隧道,我掙扎了3個月,萬一爆破時被石頭擊中,怎麼辦?隧道裡又沒訊號,接不到家裡打的電話,小孩生病了也無能為力…」  

蔣明益說,坑夫最怕的是,整個隧道垮下來。所以隧道一旦開挖是不能停工的,因為炸開後若不立刻支撐固定,很容易導致變形坍塌。坑夫必須日以繼夜、24小時輪班施工,雖然薪水不錯(剛入行月薪約10萬,資深的約20萬),但撐得住的人非常少,目前多是原住民在做。  

18年來,蔣明益為台灣挖過6條隧道,包括雪山隧道。他目前正在開挖蘇花改善工程的仁水隧道,他們駐守在花蓮和平已3年了。記者問他,從事這一行,最值得的是什麼?他說:「每個坑夫最期待的就是看到對面!隧道貫通的那一刻很興奮,因為,終於,我把隧道做通了。帶家人出去玩的時候,如果經過自己做的隧道,我都會跟小孩講,這個爸爸做的喔!」  

身體上、環境上的艱苦,蔣明益早已習慣,最難熬的是不能常常見到家人,他最久曾3個月無法回家。隧道坑夫付出了許多代價,為你我開創一條安全的道路,影片中有難得一見的隧道開挖畫面。(撰文:賀照縈)  

【討生活】系列

全台最資深「挽面阿嬤」,讓千年美肌魔法不失傳

竹科工程師去洗洗衣機,闖事業第二春

卡車司機的成本,高得嚇死人

蔣明益是資深的隧道坑夫,從事這一行18年了。坑夫必須跟著工程駐守當地,不能常回家,再加上炸藥、粉塵、落石等風險,心理壓力是很大的。(攝影:蔣煥民)

開挖隧道時,夏天很難熬,如果外面攝氏30度,隧道內則高達45度。坑夫戴著口罩操作重機械,呼吸不容易,全身也冒汗濕透。(攝影:蔣煥民)

坑夫最怕的是隧道垮下來,所以隧道一旦開挖是不能停工的,因為炸開後若不立刻支撐固定,很容易導致變形坍塌。坑夫必須日以繼夜、24小時輪班施工。(攝影:蔣煥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