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林飛帆倫敦手札】進一步,退百步(一)

文/林飛帆

我並沒有很訝異民進黨委員說出「你們太陽花已經崩潰了」這句話。我比較訝異的是,一個政黨在承載這麼多社會期待,用盡各種手段(大家應該都還記2016選舉前幾天,民進黨從地方到中央打出告急牌,要選民政黨票集中投給民進黨強力擠壓小黨空間)最後取得執政權及首次的國會過半多數,居然能在執政不到兩年的時間,便將各種選舉承諾拋在腦後,甚至「進一步,退百步」,使《勞基法》一夕間,將過去一年多裡少數的改革成果倒退回一百年前。

是什麼原因,導致民進黨走至如此境地?我認為至少有幾個關鍵:一、民進黨對其支持群眾的抉擇;二、缺乏分析與評估的基層掛帥;三、盲目追尋「執行魄力」的英雄主義作祟;四、沈溺於勝選的驕傲與傲慢;五、黨內青年世代難以攪動黨內秩序;六、難以誠實面對群眾。

一、民進黨對其支持群眾的抉擇
創黨初期的民進黨是曾有過激烈的路線辯論。然而,隨後歸結於「選舉總路線」的民進黨,「勝選」才是唯一考量,選舉過程中的路線或政見宣稱,「拉左攏右,親資愛勞」的矛盾,恐怕都只具參考意義;反之,要檢驗政黨核心政治路線,就要從具體政策實踐觀察。在這一波勞基法修法爭議中,我們不難看清民進黨的政策路線。近日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在媒體專訪的談話甚具指標。她認為中小企業是民進黨的支持基礎,此次勞基法修法是反應中小企業主的需求。如果她的說法反應的是多數民進黨政治人物所面臨的壓力,那民進黨此波修法中的政治抉擇則已相當清楚——就是在中小企業主的成本(生存)壓力下,必須割捨勞工以及勞動意識愈加成熟的青年世代。

二、缺乏分析與評估的基層掛帥
「一例一休」將對企業和勞工,整體產經環境造成多大影響,這是早在上次修法前就該釐清的。而此刻執政黨以中小企業不堪負荷,甚至以可能「關廠、失業率提升」向大眾訴求前,卻也未盡任何說明責任,提出具體數據、分析和「有效的衝擊影響評估」(勞動部那份慘不忍睹的報告就不提了)供民眾檢驗、討論和對話。我們可以猜想,賴院長上任急促砍向勞基法,是有其(他們所說的)基層壓力,我們也不難想像,一些中小企業主殷殷切切地向他們抱怨「一例一休」對雇主造成怎樣的困難。然而,整體產業衝擊的具體分析究竟是什麼,至今我們也未看到,就看到賴院長那把刻著承擔的刀直砍了最基礎的勞動保障。

更慘的,民進黨——作為全面執政的執政黨——在面對「他們所宣稱的」中小企業無法生存時,只剩下放寬勞動基本保障,替雇主降低勞動成本的一途,而別無其他政策工具。這樣的現況無疑是令人擔心的。

三、盲目追尋執行魄力的英雄主義作祟
民進黨內少數願意公開抵抗的立委林淑芬,被黨內與許多媒體輿論追殺,甚至以「自以為清高、英雄主義」來作輿論攻擊。然而,勞基法一夕之間修惡,致使勞工基本權益保護倒退百年,如此疾速的政策擺盪,民進黨內竟只敢修理一名不服黨意的立委,而不去問是什麼原因讓整個黨的決策短短半年內左右搖擺;甚至開始操作各種「承擔說」、「一肩扛起說」以及「政治判斷說」……。

試問,這些一肩扛起,承擔決策的說法,不更是英雄主義作祟,置個人魄力的追求於社會集體對話和有意義的政策評估之上嗎?再者,如果林淑芬的抵抗是英雄主義,那恐怕要問為何民進黨全黨上下只剩她敢公開對抗黨意,捍衛民進黨自己的競選承諾和主張?而在黨自失立場,毀約背信的時候,那些選擇配合、靠勢、嘲諷在野黨,貶抑抗爭團體和青年世代的委員又是什麼主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