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她不怕異樣眼光 想趁年輕多賺一點

呂怡潔是南投人,身兼兩份工,白天是行政會計,假日則是葬儀女子樂團的團員---也就是專門在喪禮上吹奏管樂、送往生者最後一程的陣頭。
 
一開始,呂怡潔的媽媽很擔心,不太認同這份工作,呂怡潔自己也有點害怕,「因為躺在棺木裡的畢竟不是自己人嘛,但要避開真的很難,我就告訴自己說,其實那沒什麼,就像睡著一樣。」
 
許多人對葬儀女子樂團抱有異樣眼光。有次呂怡潔去面試,對方一聽到她的工作,馬上停止交談,「當下他的反應是很鄙視的眼神,但我覺得人與人之間不需要這樣子,職業沒有分貴賤嘛。我一直告訴自己,不是大家都可以做這一行,會怕,不行,樂器和音感不好,也不行。」
 
現代的家庭人口越來越少,呂怡潔曾去過只有3個家屬的喪禮,「場面超冷清,那我們去可以熱鬧一點,有時候我覺得,我們這些陣頭才是真的陪往生者走到最後一程的那個人。」
 
呂怡潔調侃自己「很愛賺錢」,她想趁年輕多拚一點,包括累積金錢和工作經驗。不過從事葬儀樂團,更大的收穫是金錢比不上的,她說:「我每天接觸死亡,會發現,其實人最後都會走到這個關卡,所以我學會把握當下,以前總覺得時間很多嘛,但其實時間什麼時候用完,我們真的不曉得。現在我對於死亡比較能坦然面對,我常跟我妹講,如果哪一天我走了,不要哭,喪禮上幫我演奏我愛的西洋老歌,然後找很多朋友來熱鬧。」
 
究竟,在中南部風行的葬儀女子樂團是什麼?影片中有精彩的介紹。(撰文:賀照縈)

呂怡潔白天是行政會計,假日則是葬儀女子樂團的團員,也就是專門在喪禮上吹奏管樂、送往生者最後一程的陣頭。(攝影:許鴻財)

許多人對葬儀女子樂團抱有異樣眼光,但呂怡潔 (圖中) 認為,職業不分貴賤,也不是大家都可以做這一行,會怕,不行,音感不好也不行。(攝影:許鴻財)

呂怡潔調侃自己「很愛賺錢」,她想趁年輕多拚一點,不過從事葬儀樂團,更大的收穫是金錢比不上的。(攝影:許鴻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