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討生活】卡車司機的成本 高得嚇死人

詹議詮是一個卡車司機,從事卡車運輸業已15年。卡車運輸業是必須砸重本的行業,一台卡車要價三、四百萬,除了揹車貸,還要支付卡車龐大的開銷:一台卡車加滿油(約360公升)至少7000元,一個輪胎16000元(共14輪),再加上保養費,難怪詹議詮把這台卡車當成小老婆在愛護。
 
經濟壓力是其次,更大的壓力往往來自家庭,他說:「因為開車真的很疲勞,回到家之後,飯吃一吃,沙發癱了就不省人事,久而久之,老婆常會抱怨說,我就只顧著在賺錢。但是對我來講,我要養老婆小孩,要繳房貸車貸,所以有時候,會覺得很心酸…」
 
詹議詮說,王傑的歌『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正好唱出他的心聲,「大車這個行業,有時候貸款繳不出來,車子不是你的。然後你如果要一直賺錢,把貸款撐過去而忽略家庭,家庭又沒了。假如發生交通意外,有時候連自己的生命也沒了,轉來轉去,好像自己一無所有。」
 
儘管壓力大,但詹議詮很懂得苦中作樂。他不吃檳榔不抽煙,唯一提神的方法是講無線電,看到路上有辣妹或三寶,無線電常會展開熱烈討論。也因為他的綽號叫「史奴比」,所以副駕駛座放了一尊超大的史奴比,陪著他辛苦的開車。
 
卡車的視線死角非常多,詹議詮尤其想告訴機車騎士:「真的,離大車遠一點吧!大車要左右轉時,請你不要硬衝,我看過太多交通事故都是這樣來的。」壹週刊帶你從卡車視角,一窺卡車司機的生活,請看影片。(撰文:賀照縈)
 
【討生活】系列:
全台唯一會跑的郵局,賣的東西超珍貴

詹議詮說,卡車司機這一行,有首代表曲『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為什麼呢?影片中有揪心的訪談。(攝影:吳致碩)

詹議詮的綽號叫「史奴比」,他在副駕駛座放了一尊超大的史奴比,陪著他辛苦的開車。(攝影:吳致碩)

很多卡車司機的三餐,常在交流道附近的「便當得來速」解決。6菜一湯的便當只要60元,口味不錯。(攝影:吳致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