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日治時代的台灣影像你看過嗎~

「我時常去找老照片 有時候老照片也會找到我」簡永彬
   
走進攝影家簡永彬的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就好像進入了時光隧道,書架上,牆上,桌上,甚至椅子上,都看到了他多年來所收集的前輩攝影家的東西,無論是照片,底片,或是書籍。

每次到前輩攝影家中尋找照片或底片,都要整個房子全部翻了一遍,簡永彬說以前的攝影家,習慣將沖洗好的底片,放在鐵盒或鐵罐裡面,也許這是因為當時,這是很好又堅固的保存方法,他記得張才的底片,就是在圓形的茶葉鐵罐中找到。

這次去找簡老師,說到了在台灣攝影史上比較少談到的前輩攝影家李火增,李火增(1912-1975)本島人(台灣人),他並不像同時期的攝影三劍客張才、鄧南光、李鳴雕那麼有名,但是他卻有他們比較沒拍的1935-1945日治時代的台灣影像,非常有價值。

說到尋找李火增的過程,也是一連串的因緣,有一天他接到了國科會的電話,說有找到李火增的照片,當天他就連絡到李火增的孫子李政達,立刻就開車去他家尋找李火增的照片與底片,最後終於在一個巧克力的鐵盒中發現,而這個發現,也讓台灣攝影史的拼圖多了一塊碎片。

「台灣攝影史這樣的蒐集,是一個很大的拼圖,絕對不是單獨一個人能夠做到什麼,應該說不同領域的人應該針對自己的想法,共同在為這一塊而努力」簡永彬
(文/馬立群)

※李火增影像提供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

咖啡室女給

年輕時候李火增

升格北投街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