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聽說這篇正夯]大陸直擊 台灣男人蜂擁荒淫島

位於廣東外海的下川島,島上聚集了二千多名來自大陸各地的妓女,除了慣例提供的性服務,各種荒淫的玩法,也應有盡有,甚至到附近無人島上裸泳、大演春宮秀,女孩們也奉陪到底。

這種具有日、韓特色的「代妻」服務,每天只收人民幣四百元,近年來成為台灣買春團的熱門路線,每年近十萬人次的台灣男人湧入尋歡。本刊全程隨團採訪下川島,現場直擊。

距離飛機起飛還有二小時,去年才剛退伍的小張,果然聽從領隊行前會的交代,準時到了機場等候。看我胸前別著同家旅行社的牌子,從苗栗北上的小張,趨前跟我搭訕,他說在軍中服役時,就對下川島久聞大名。

買春團 識途老馬多

越是識途老馬來得越晚。已參加過二次「下川島五天四夜遊」的小鄭,一來就和領隊熟練地攀談起來。看看我們這群菜鳥,三十八歲的小鄭不禁得意地說:「這是我今年第三次進攻下川,上一趟去玩了三天,打了二十一炮,這一次一定要破紀錄!」大家聽著都笑了;嫖客間感情的建立,真的十分神速。

談笑間,團員陸續來到。一位老先生在遠處張望了一下,隨即揮手和領隊打招呼。「不會吧!」我心裡暗暗叫苦,七十歲的老先生也要去,「不會鬧出人命吧?」看到我訝異的表情,領隊拍拍我的肩膀說:「人生七十才開始。」位於廣東外海的下川島,近年來在台灣買春界聲名鵲起,每年有十幾萬台灣買春客慕名而至。標榜「一人一室」的「下川島五天四夜遊」,團費不到新台幣一萬五千元,台灣北中南每天就有三、四十個團出發,其中不少是上了年紀、食髓知味的識途老馬。

相見歡 牽手進旅館

由台灣飛往澳門,經珠海乘四小時的車,再由山嘴碼頭搭快艇進下川島;五天四夜的行程,對體力的確是一大考驗。

從山嘴港開往下川島的船,無論是平常或是假日,都是班班客滿。不怎麼大的候船廳,擠得水洩不通,清一色的男性遊客,手提著簡單的輕便行李;一旁的小販,說著生硬的台語,向遊客叫賣著台灣檳榔。

一名嚼著檳榔的肥胖台灣人,故意用台語大聲向身邊的友人說:「怎麼這樣久,到那裡全身都軟了,還有力氣做?」整個候船廳的人都笑了。

大約三十分鐘,船到達下川島獨龍灣,一輛輛在岸邊等候多時的中型麵包車,將遊客一批批載往度假區。車子開到「王府洲度假區」門口停下,許多遊客一下車,就有熟識的小姐撲上相擁,彷彿情侶久別重逢一般,隨後手牽手進入旅館。

妙齡少女在媽媽桑的帶領下,成群結隊直接上酒店敲門促銷。

下川島走低價路線,淫客往往會一次叫上幾個小姐,大玩一對二、一對三遊戲。

度假區 化身大妓院

我們這些沒有人迎接的遊客,則是被一群群年輕小姐與媽媽桑圍著,不一會功夫,幾乎每個人都招架不了,各得其所。不過,也有幾名沒挑中小姐的客人當場抱怨:「小姐都長成這款,叫我怎樣吃得下去。」一旁的導遊立刻上前安撫說:「下川小姐的姿色可能比不上珠海的,但是都很敬業,想怎麼玩都可以,挑一個試試就知道了。」

王府洲度假區內簡直就是一個大妓院,飯店內供客人欽點的小姐,提供二十四小時的「全陪」服務,除了「慣例」提供的性服務外,還要為客人按摩、洗衣服、收拾行李;若是客人興起想到附近海灣垂釣或裸泳,女孩們也要奉陪到底。這種具有日、韓特色的「代妻」服務,每天只收人民幣四百元,遇上非假日,還可討價還價,難怪台灣的買春客趨之若鶩。

台灣客到大陸各地買春並不稀奇,但下川島肆無忌憚的玩法,卻在買春客間留下特殊的口碑,也成就了下川「荒淫島」的名號。

充當「代妻」的小姐,除了提供客人性服務,也為客人洗內衣褲,完全滿足嫖客的大男人心態。

肯花錢 什麼都能玩

才第二天,就有些精疲力竭的小陳,竟藉口:「天氣太熱,所以剛才在酒店門口叫了一位小姐到房間,邊看電視邊叫小姐幫我吹喇叭。」另一名已連發十次的李先生,儘管彈盡援絕,可是心裡又癢,索性替友人出錢叫小姐,自己則躲在衣櫃裡偷窺友人做愛,過乾癮。

台灣客在島上荒淫的玩法更不只於此,只要有錢,在房間玩起3P(一對二)、4P(一對三)遊戲的大有人在。酒店媽媽桑說,上星期有一位台灣客人大手筆,一次叫了十六個小姐服侍,過著像皇帝般的生活。

由於到下川島淫亂的台灣客,五十歲以上的占了絕大多數,縱使借助藥物,也往往後繼無力;為讓這些「歐吉桑們」不虛此行,來自四川的小魚兒說:「只要是點我的客人,我都會跟他們玩『冰火五重天』,首先嘴裡含一口熱茶,再幫他們吹簫,接著馬上再換一杯冰水,朝著男人的『那話兒』一口含下,如此的熱脹冷縮下,叫他們不射也難!」

 


髮廊外 鶯燕忙拉客

除了飯店內的妓女外,王府洲度假區內的髮廊,也充斥著等待嫖客上門的小姐。二十多家髮廊,裡面小姐沒一個會洗頭,有的髮廊裡甚至連一瓶洗髮水都沒有;酒店食肆外也坐滿了小姐等待客人欽點,女人打量男人的眼神毫不遮掩。據估計,下川島上「常駐」的妓女約有二千多名,由於僧多粥少,競爭十分激烈。走在街上,女孩們除了坐在髮廊門外拉客之外,媽媽桑也親自帶著小姐巡街兜客,只要見到男士經過,便會猛拋媚眼,甚至在十公尺外肆無忌憚地高聲招呼:「喂,靚仔,要不要小妹。」

就算客人已有其他女伴,媽媽桑依舊死纏爛打,拼命推銷:「靚仔,你看這個好不好,功夫很好,波很大的,包你滿意…嗯,先談一下吧,試一試,不滿意,一分錢都不用收。」

無人島 瘋狂性遊戲

下川島另一個令買春客趨之若鶩的原因,就是可以玩中國大陸絕無僅有的「荒島裸泳」。前往無人島的,通常都是買春客私下帶小姐乘船出海,由於舟艇顛簸,年老的遊客大多興致不高,情願在椰林下搓搓抱抱。

第二天午餐後,同團幾個年輕人,就花了二百元人民幣雇船前往,在離下川島不遠的無人島上,除了船夫外不見任何人煙,才抵岸邊,小張身旁的小姐立刻跳進水中,隨即脫下自己的上衣,揮舞著向岸上的小張大喊:「快下來玩,水好涼哦!」此時小張也迫不及待將全身衣服扒光,躍進海中裸泳。

同行的小王則留在岸上,與小姐在沙灘上追逐,兩人邊跑邊脫,隱沒在遠方的沙丘後;放浪形骸的作風,在無人島上展露無遺。

下川島附近有許多無人島,嫖客無須擔心外接干擾,肆無忌憚與小姐裸泳戲水。


老上校 下川振雄風

王府洲度假區內的海灘上,隨時可見頂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牽著少女散步的畫面,其中,不少白髮蒼蒼的「爺孫配」鏡頭,格外引人注目。
同團的簡老先生,今年已高齡六十八,臉上及手上全是老人斑。挽著一位年約二十歲的四川妹漫步海灘,他直說:「年輕真好、年輕真好!」簡老先生開心地哈哈大笑,前排牙齒都掉光了。

簡老先生說,這裡的小姐純樸、沒有什麼心機,給她們幾百塊錢,什麼都可以做,有時看上兩、三個,全都帶出去,一起陪吃、陪睡,還用不到一千塊。」
在椰林大道的另一角,今年八十多歲、陸軍上校退役的張老伯,右手拄著一支柺杖,左手牽著一位十七歲大的少女,以一口外省音的國語,對少女描述台灣的榮景。說著說著,不自覺說起當年剿匪的英勇事蹟,少女不知是真心還是矯情,露出一臉敬仰的眼神,聆聽老上校描述豐功偉業,張老伯的臉上,洋溢著久久未見的青春風采。

保護費 公安不臨檢

事實上,在下川的小姐,外貌在中國算是中下,一年內帶台灣買春團到下川近三十次的馬克分析:「這裡之所以吸引『台灣炮兵團』最大原因就是小姐便宜,在珠海叫一個小姐要七、八百元,在下川可以叫兩個。」

馬克說:「不要看下川女孩長的不怎麼樣,卻是讓台灣男人沉船最多的地方,很多客人來了以後,都像著了魔似的,一來再來。」

下川島的色情事業,之所以能夠一枝獨秀,主要還是仰賴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來自深圳、擔任台灣「炮兵團」導遊已達三年的梁敏說:「下川島和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在這裡,你可以完全放鬆,根本不用擔心公安隨時會臨檢,這裡的公安都是靠收取保護費過日子的。」

下川島色情昌盛,連西藏人也來分一杯羹,擺攤賣虎鞭、鹿茸等壯陽品。

下川島色情昌盛,連西藏人也來分一杯羹,擺攤賣虎鞭、鹿茸等壯陽品。

台灣客 帶動經濟飛

在台灣公賣局服務的蔡先生說:「在這裡,可說是天高皇帝遠,就算省政府派人掃蕩,都要坐幾十分鐘船,上岸也要坐半個鐘頭車到度假區,只要一通電話通知度假區大門,嫖客與妓女將身子沖乾淨,都還有時間,根本不用怕!」

台灣買春團大舉入侵下川島,只是近兩、三年的事。其實,下川島早在一九九一年就開發了。專帶台灣團的導遊林麗嫦透露,當時蓋好的度假式酒店設備簡陋,入住率一直不高,後來台灣團大舉進駐後,才真正帶動當地旅遊發展。目前,島上的觀光收入七十﹪來自台灣遊客。

下川島色情業的發展,同時也帶動當地的周邊行業。一年多前到下川旅遊的高雄人阿醜,看準「炮兵團」對補品的需求,在島上開了第一家蛇店,推出各種蛇餐並標明壯陽補精療效,吸引不少嫖客來這裡補充戰力。


補戰力 百步蛇三吃

高高壯壯的阿醜,自己不吃蛇肉,卻不斷推崇蛇膽酒的功能。他形容,「很多客人跟我反映,喝了一杯蛇膽酒,回去洗個熱水澡,全身血液熱了起來,那邊也就有反應了。」

說話同時,幾名台灣客人帶著小姐來吃蛇,老闆猛力推銷百步蛇,直說有客人吃了百步蛇,連洗腎都不用洗了,經過老闆大力介紹,同團的台灣人要了一條百步蛇三吃,等上菜時,一名客人貼著小姐耳朵說了幾句,弄得小姐淫蕩的笑著,打著台灣人直說:「壞死了!」
除了食補外,島上每一家酒店櫃檯,都賣有各式各樣的壯陽藥,據導遊透露一粒人民幣一百元的威而鋼,是台灣嫖客的最愛,大陸產的「威而鋼妙哥」也是買春客人常買的藥。

敗風俗 污染全下川

下川島原是一個漁村,居民以捕魚與種田為主,近二年,靠著一批批台灣買春團來此,生活環境有了很大的改變,但是也造成很多不良影響,在鎮上經營正規美髮店的方老闆抱怨:「我們隔壁的小香,中學還沒畢業就被人搞大肚子,都是看多了你們這些台灣人和小姐親密動作,有樣學樣才會這樣。」

下川島面積不大,人口也不多,村民怕被人閒話,多半不敢到度假區找小姐,摩托車司機小陳說:「我曾經喜歡過度假區裡上班的一個湖北女孩,但是怕村人笑話,還是不敢跟她來往,要是有人想跟小姐交往,恐怕也只得偷偷摸摸。」

由於來下川買春的台灣回頭客很多,每天在碼頭都可以看到小姐為恩客送行的鏡頭。


傷離別 炮兵累返台

在碼頭邊,來自湖南的小霞,才剛剛送走一位台灣恩客。雖然長像一看就是從鄉下出來的,但小霞手上卻有幾個固定的台灣熟客。她說:「送行是接待熟客基本的工夫」,有空的時候,她甚至還會直接到珠海去接台灣客人,讓這些恩客感動莫名。小霞擦拭剛剛未乾的淚水,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哭有什麼難的,只要想像你的衣食父母就要走了,眼淚就會不自覺地流下來。」

經過長達四天的「炮戰」後,每個團員都已是疲累不堪,不過,返途中,大家仍不時地彼此交換心得、吹噓戰績。小鄭得意地說:「我四天共打了二十六炮,終於破紀錄了!」初次造訪的小張也不像剛來時那般靦腆,他四天共換了八個小姐。

台灣老嫖客偏愛小處女

台灣到下川島的買春客,以中老年人居多,由於迷信採陰補陽之說,使得當地處女需求十分殷切,在供不應求的情形下,許多大陸農村的小女孩,就這樣被騙到下川來賣淫。

現年十四歲、來自湖南的姑娘婷婷,大概是下川島最年輕的妓女。踩著十幾公分高的辣妹鞋,婷婷平日都在海邊拉客維生。

婷婷到下川才半年多,同鄉騙她說要到外地打工,可是從家鄉出發,又是車又是船,到了島上才知道是做「小姐」,當時十三歲的婷婷,根本發育沒有完全,連月經都沒有,就被一位台灣阿公以四千元「開苞」了。

之後,同鄉把錢全部拿走,婷婷連家都回不得,只有待在島上當小姐賺車費;做了一陣子,婷婷發現錢好賺,竟不想回家了。

島上有許多像婷婷這樣經歷的女孩,都是在家鄉種田難以生存,同鄉藉口到城裡打工,之後被騙到島上失去貞操,在無奈情況下,繼續賣淫為生。

台胞攜手建設荒淫島

在台灣的買春界,海南、珠海都曾是紅極一時的熱門路線;近二年,下川島才以淫亂程度及廉價等因素,青出於藍,取而代之。

下川島上有二十九家稍具規模的旅館和十多家餐廳,其中七成是台資企業,旅遊每年可為島上帶來二億人民幣收入。

據估計,人口近二萬人的下川島,約有二千多名妓女常駐,其中七成來自湖南,其次是四川人。由於地方政府多加規範,妓女行情平穩,「短打」收費人民幣二百元,四百元可以陪客人二十四小時。

目前,台灣專門經營下川島旅遊的業者,約有三十多家。據業者統計,台灣平均每天都約有三百多人跟團到下川旅遊,另外有數十人則以自由行方式前往。


撰文.梁偉、宋文 攝影.麥村成 繪圖.許哲源 編輯.徐文正
原出刊日期 2001年08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