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車輪縫隙求生存 少女水獺回家好難

為了在台灣土地生存 少女水獺付出死亡的代價>> http://story.nextmag.com.tw/animal/

「你可能要壓一下,對,要用力一點...」在不到三坪大的空間,一方冷冰冰的手術台、一排置物箱、X光機,手術台上面是一具已經明顯僵硬的屍體,一個人向前貓著腰,在屍體前忙活,另一個緊貼在一旁,幫忙扶好屍體的角度。

等工作告了一個段落,兩個在屍體前忙活的人,小心翼翼的起身。

「牠是今年我們收到的第五隻路殺水獺...」說話的女子還帶著手術手套,用手背扶了扶剛剛因為低頭工作而稍稍滑落的眼鏡,巧妙避開手套上遺留的血漬。

是的,那是一隻冷凍過的水獺屍體。

而這裡,大概是全國唯一會收到水獺屍體的私人獸醫院;同時,也是全國最小的獸醫院了。

扶好眼鏡,王齡敏獸醫剛剛在和她的夥伴為水獺製作腳模,準備在下週保育宣導活動時,拿來吸引小朋友的眼球;王齡敏不只有獸醫的身份,她還是金門縣野生動物救援暨保育協會的成員之一,所以除了幫忙金門縣政府處理需要救傷的野生動物外,她也要幫忙做些保育宣導活動。

刷刷刷—俐落的把水獺屍體裝回塑膠袋裡,這隻水獺10月13日晚間被送到這間狹小的獸醫院;套句人類的急救術語,牠是「到院前死亡」,於是一連串的拍X光、解剖,分析死因,然後檢查牠的健康狀態。

雌性、亞成體、頭骨粉碎性骨折、左肩胛骨脫臼、鼻吻部及口腔都染上鮮血、肺臟和肝臟出血、脾臟破裂;換成人類的情況,大概就是一名未成年少女,車禍死亡,頭受到嚴重撞擊,所以頭部都是血,內臟也出血破裂,死狀淒慘,啊!而且,對方還肇事逃逸。

不過,究竟這隻少女水獺,為什麼要踏上根本不是牠該到訪的柏油路上呢?

「保護水獺不是要擋開發,牠比你想像中強韌,牠可以與人共存的。」

少女水獺的死,不是個案。

對一個個體數只剩下百餘隻的物種來說,活下來的意義,遠遠超過於安身立命;會走上族群滅絕這條路,倒也不是因為水獺特別脆弱。

「只要讓你的水域之間有互相連接,你甚至只要幫牠建個水泥樓梯,牠也會使用。」台大生命科學院的李玲玲教授眼神很堅定,從事金門水獺研究已經二十年的她,回答水獺問題總是很有條理,不時還會佐以研究數據加強說明。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之前金門前埔溪要進行清淤,我們就建議可以分段進行,讓水獺有地方可以躲避,邊坡可以建成斜的,或是隔一段就弄個樓梯;兩旁的植披保留,然後砌石也留著可以調節水位...」

話鋒一轉,她有些興奮地告訴我們,她之後去察看,發現縣政府改變了。雖然邊坡依舊是使用水泥構造,但是有注意要多蓋些樓梯、有些區段的砌石也被保留了起來。

「然後,到處都是水獺的痕跡。」

就這樣一點點的改變、留一點點的餘地,其實水獺也就回來了;改變沒有那麼困難。(撰文:張雅柔/攝影:許鴻財、蘇立坤/剪輯:許鴻財)

【不死的代價-瀕危中的台灣保育類動物】點我看更多水獺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