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吳秉叡、劉櫂豪曾任法官 認為法院不應留存少年前科紀錄

立委吳秉叡曾任法官,他認為法院通知別人塗銷少年前科資料,不代表不用通知自己塗銷。

《少年事件處理法》第八十三條之一規定,少年受到安置輔導執行完畢二年後,或保護管束、感化教育等處分執行滿三年後,都視為未曾受該宣告,少年法院應通知保存前科紀錄及有關資料的所有機關塗銷資料。不過,《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九條卻規定:「前項紀錄及有關資料塗銷之規定,於法院不適用之」。

立委李麗芬認為,連法院自己也不應該留存少年前科紀錄,應該「一案歸一案」,才能確實給少年改過自新的機會,因此有意提案修法。

曾在台東地方法院擔任少年法庭法官的立委劉櫂豪說,法律上針對少年所犯的錯,原則上不叫「犯罪」,而認為「非行」,指的是偏離軌道的行為。第一階段以矯正為主要目的,不留前科紀錄,是為了不想影響少年未來的前途。

劉櫂豪表示,法院本身調得到少年前科紀錄,只有在審理案件時適用,不能用在其他用途;雖然他相信法官不會亂來,但難免會影響到對其他案子的判斷,他表示:「我同意法院也一併塗銷紀錄,就算後來還是犯罪,也不應把前案考慮進去。」

立委吳秉叡同樣當過台東地方法院的少年法庭法官,他在看過《少事法》和《少事法施行細則》後說,「少年法院通知別人塗銷資料,不代表不用通知自己塗銷,叫別人塗銷,自己卻留資料,這樣沒有什麼道理。」

「施行細則已經超越母法授權的範圍!」吳秉叡說,所謂的「法院」有好幾層意思,除了指硬體建築的法院,也指審判案子的法官。他認為,《少事法》規定少年法院通知相關單位塗銷,是叫少年法院的法官去執行,法官也應該命令自己的法院塗銷。

 

撰文:鄭宏斌 攝影:李智為 繪圖:唐瑋璘 特約設計:徐立芳

 

立委劉櫂豪曾任法官,他認為法院也不應該留存少年前科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