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暗留前科記錄 法院保護少年做半套 遭立委砲轟

為了讓曾經誤入歧途的觸法少年有改過自新的機會,《少年事件處理法》規定,在處分執行完畢滿三年後,該少年的前科紀錄就會被塗銷,人生重新開始。但有立委發現,少年法庭通知相關單位塗銷前科紀錄後,資料在法院系統內竟還留存,保護青少年根本只做半套,因此將提案修法,不讓少年生命留下污點。

未滿十八歲的少年身心尚未完全成熟,在受到外界誘惑、同儕壓力或是成長環境不佳情況下,很可能誤入歧途,不小心犯法。站在輔導和保護立場,案件會在少年法院或少年法庭以《少事法》審理,調查方式和裁定的處遇,也和成年犯不同。

《少事法》也設有「不留污點條款」,第八十三條之一規定,少年受到安置輔導執行完畢二年後,或保護管束、感化教育等處分執行滿三年後,都視為未曾受該宣告,少年法院應通知保存前科紀錄及有關資料的所有機關塗銷資料。

一般認為,在《少事法》保護下,少年的前科紀錄全都一筆勾銷,得以重新出發。不過,長期關心兒少議題的立委李麗芬卻發現,事實上,少年的前科紀錄並未百分之百塗銷。

李麗芬追查發現,法院雖然通知相關單位要塗銷紀錄,但自己卻未塗銷,相關記錄都留存在「台灣高等法院全國前案系統」之中。

細究《少年事件處理法施行細則》,第十九條明確規定:「前項紀錄及有關資料塗銷之規定,於法院不適用之」;而《台灣高等法院全國前案系統查詢作業規範》第三條也說:「本系統前案資料包括一般前案紀錄及少年前案紀錄。前項少年前案紀錄包括一般少年前案紀錄及應塗銷少年前案紀錄。」

李麗芬行文司法院要求說明,司法院回函指出,一九九七年修法時,原本司法院提案內容是「少年法庭應將少年之前科紀錄及有關資料予以塗銷」,但在立法院委員會審查時,採用前立委謝啟大的版本,也就是現行條文:「少年法院於前項情形應通知保存少年前科紀錄及其有關資料之機關,將少年之前科紀錄及有關資料予以塗銷。」

司法院回函還附上當年的立法院審查文書紀錄,以「歷史解釋法」來說明修法過程,指稱《少事法》所定應塗銷紀錄的機關「顯不包括法院在內」。

知情人士指出,司法院私下認為,法院系統保存少年前科紀錄,若該少年再次犯案,有助於法官的裁判,考慮改判更適合的處遇,以達到輔導的目的。此外,若涉案少年遭遇性侵、家暴等不好的經驗,也可避免在審判時重提而造成二次創傷。

不過,李麗芬並不滿意司法院的解釋。她說,如果法官是為了再次量刑的考慮,才留存前科紀錄,真的沒有必要,李認為:「少年犯了錯,負完法律上應有的責任,如果再次犯案,應該一案歸一案,跟前案沒有關係,每一案都應該是獨立審判。」

「我主張連法院都不應留少年前科資料!」李麗芬說,如果犯錯的孩子接受矯正、協助,還再次犯錯的話,應檢討矯正、輔導系統有沒有發生功效才對。因此,李麗芬打算提案修正《少事法》,要求少年法院自己也要塗銷。

 

撰文:鄭宏斌 攝影:李智為 繪圖:唐瑋璘 特約設計:徐立芳

為了給少年改過自新的機會,犯法的前科紀錄將被塗銷,法院雖通知相關單位應塗銷少年前科紀錄,但自己卻留存資料。(圖中人物僅為示意,與本文無關。)

為了給少年改過自新的機會,立委李麗芬認為少年前科紀錄不應留存。

近五年少年犯罪概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