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三中風暴「該有的回饋願意給」馬英九遭親信偷錄背叛內幕

北檢重啟調查三中案,勢在必得。今年八月開始密集調查中投董事長張哲琛及總經理汪海清,張被偵訊三次,負責執行的汪則被傳訊高達十次。

尤其汪海清被突破心防後,進一步供出此案留有機密錄音檔。檢方如獲至寶,發動大規模搜索,在中投搜到十二年前的機密錄音,並還原三中交易案的密室會議,其中馬親口說到「回饋」的字眼,成為馬在三中案的軟肋。

雖然,馬曾對「怎麼會有五億元暴利」大怒,但關鍵時刻,律師一番「這是政治的FAVOR,不是商業的FAVOR」說詞,讓馬態度改為「該有的回饋願意給」,並指示「不要破局」。馬雖然嘗試向檢方澄清其中轉折,但錄音片段內容曝光後,馬知大勢不妙,提告北檢洩密,另闢戰場突圍。

本刊調查,北檢捲土重來調查三中交易案,在今年八月三日浮出檯面,一口氣傳了中投董事長張哲琛、總經理汪海清,及中廣董事長趙少康等人進行調查。檢方原以為,張、汪兩人會對三中案過程有所隱瞞,不排除以串證事由向法院聲請羈押;不料,兩人開庭時對檢方的提問一一回答,只在有些年代久遠的細節上表示「忘記了」。

重點是,檢方提問國民黨黨主席馬英九,對黨產處理了解不了解、深入不深入時,被隔離偵訊的張哲琛和汪海清,異口同聲地向檢察官表示:「他都知道。」指整個三中案交易過程,簽約前向馬英九說明、簽約時馬知道,簽約後還要向馬報告,所以「他都知道」。張和汪的應訊態度讓檢方發現,二人是開啟國民黨處分黨產秘密的鑰匙。

檢方為解開黨產處分之謎,從八月三日偵訊完畢後,僅對張哲琛及汪海清限制出境、出海及住居,並於十月十八日及十一月二十九日傳訊張、汪二人,但本刊調查,其實檢方明修棧道、卻暗渡陳倉,閃避媒體注意、暗地傳訊了汪七、八次,且一開庭就是好幾個小時,最後終於從汪口中磨出曾有密室錄音的內容,於是緊急在十一月九日搜索中投公司,取得關鍵錄音檔,還原三中交易案的密室會議內容。

北檢也很幸運,在中投搜到汪海清對三中交易案過程的錄音,檢方緊急聽譯後發現,汪在國民黨中央黨部、中投及台北市政府市長辦公室,只要與馬英九等人談論三中交易案,都會錄音。檢方調查時,也發現汪海清非常有正義感,知道檢方搜獲錄音檔時,也不以為意,覺得沒有什麼不可以公開的。

張哲琛也認為,三中交易案沒有什麼秘密,可以接受公評,所以檢方問什麼,他就說什麼。甚至檢方提及有沒有從三中交易案收到什麼好處?張突然向檢察官說余建新曾送五百萬元給他,讓檢察官傻眼。

張說,國民黨與榮麗公司簽訂增補契約書後,過了四、五個月,余建新曾單獨約他碰面餐敘,余的司機將裝有五百萬元現金的禮盒,透過他的司機轉交,司機以為是一般禮盒,隨手放在後車廂內。隔天打開後,發現裡面竟有五百萬元,他不敢收,隨即告知中投監察單位,但未向馬報告此事。

在汪、張招供後,檢方將對五百萬元禮盒展開追查,了解國民黨其他高層有無收禮;不過,五百萬之外,整起錄音檔中「回饋」的字眼,才是檢方急於釐清,也是馬英九想要對外說明清楚的。

本刊調查,國民黨與前中時集團旗下的榮麗公司在黨政軍退出媒體大限(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前,簽訂「收購股份合約書」後,榮麗到華夏公司實地查核,雙方曾對不動產價格等問題出現激烈爭執。余建新重評三中交易案後,向國民黨表示反悔,不想繼續下去,也就是不想履約了。

中投張哲琛及汪海清了解狀況後,從二○○六年三月十二日起,連續開三場會議向馬英九報告及處理。檢方從汪私下所錄的錄音檔發現,馬英九主持開會,該場報告內容為余建新有意簽增補契約協議,從原先吃下三中,變更為只買中視,中廣及中影則由國民黨另找買家接手。

本刊調查,開會地點在馬市府市長辦公室;第一次會議有五人發聲,分別是馬英九、汪海清、張哲琛、時任立委的蔡正元及中投法律顧問李永然。汪另向檢方指稱,時任台北市副市長金溥聰也曾現身會議,但錄音中沒有金或與金對談的聲音,故沒傳喚金作證。

馬英九在會議中,第一次聽到汪海清報告中視交易鑑價分析時,得知余建新表達,希望中視能參照資產負債表鑑價,推算每股交易價僅約六.五元,以此對比當時約十元的股價,約有四.八億元價差。對此,馬被錄到「有這個事」「從來不知此事」等動了肝火的聲音,還說:「怎麼可以這樣,計畫裡沒這個(指價差),怎麼可以有五億元暴利!」

不過,律師李永然發言:「這是政治上的favor,不是商業上的favor…。」意指各大財團企業因民進黨執政,不敢與國民黨接觸,只有中時集團余家的榮麗敢挺身而出。李的解釋、緩頰,讓馬英九態度轉變。

馬英九聽完汪、李說法後,還說「不可以這樣」,但可能擔心三中解約,中視、中廣重回國民黨,恐違反廣電法的黨政軍條款,面臨被撤照風險,這時馬態度軟化,交代注意適法性後,接著講「你們去研究一下」「怎麼樣讓他履行」,並說出希望榮麗能配合「回到正軌」「該有的回饋願意給」等關鍵字眼。

隔天馬英九與汪海清、余建新進行三人會議,馬在會中希望,余建新履行四十億元交易價金的三中合約「不要破局」。馬被錄到要「中投去跟余建新協商」「把契約確定下來」。這次會議後,汪也曾再度向馬報告與余進行會商。

但馬、余會面後,隔月三日雙方便簽訂增補契約協議,依余期望的價格(每股六元五毛),總共交易金額八億九千二百五十萬元買下中視。

檢方調查,當時行情約莫每股十元上下,如果以每股十元的行情出售,就出現約四億八千萬元的價差,懷疑這部分就是國民黨給余建新的回饋金。

另外,國民黨在二○○六年四月底,以三十一億四千多萬元將中影轉售給正葳公司董事長郭台強;中廣則在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轉售給飛碟董事長趙少康,交易價五十七億元。北檢查三中案,也對中影、中廣部分追問馬英九、張哲琛及汪海清等人,不過,他們分別指稱中影不動產新世界大樓、八德大樓及中影文化城訂有「不動產找補機制」,並未造成國民黨損害;中廣是頻道及不動產(松江大樓及林森大樓)分別處理的交易模式,股權轉讓也經通傳會審查並無違法。

上週三馬英九到北檢告發檢察長邢泰釗、主任檢察官王鑫健涉嫌洩密。馬說,他從來沒有指示回饋,圖利任何人或單位,他參加過的會議、買賣,全部依法行事,沒有違法暴利,但一直有錯誤傳聞扭曲事實,他實在是「忍無可忍」,才來提告並向最高檢及高檢聲請移轉,希望檢方能公平公正辦案。北檢發言人周士榆表示,三中案目前仍照進度偵辦,洩密案部分尚未分案。

馬英九對北檢的反撲大動作,立即引起藍綠陣營的注意。綠營立委要求「不得將此案移轉管轄」;藍營則痛批北檢淪為政治鬥爭打手。

法界人士指出,一旦檢方認定國民黨將華夏的中視股權,未依市價每股十元賣給榮麗,其中的價差四億八千萬元是回饋金,可能依《證交法》特別背信罪嫌起訴馬英九等人,而因本案金額龐大,若被判有罪,刑罰非常重,刑度為七年起跳,得併科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下罰金;不過,當時黨政軍退出媒體大限在即,馬等人不得不的舉措,也有可能被法院接受而判無罪。馬最後是否有罪,實在院方的一念之間。(撰文:林益民)

檢方偵辦三中交易案一開始就突破張哲琛汪海清心防,加上取得十二年前錄音檔讓馬英九身陷風暴。

前中時集團余建新當年反悔買三中而改買中視

李永然律師是國民黨委任處理黨產的律師

馬英九上周三忍無可忍到北檢控告北檢長洩密

北檢長邢泰釗偵辦三中案引起藍綠注意